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68章 尽量动静小一点儿

    外面没有开灯,陆长安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等厉慕白走到这边灯光能照得到他的地方时,陆长安才确定,没有看错,是厉慕白回来了。



    他脸上脖子上还贴着纱布,但是精神状态看起来,比之前好了太多。



    厉慕白是故意今晚回来的。



    因为陆长安需要他。



    晚上的时候,宋念他们给他做了最新的全身检查,确定他已经恢复了正常,说这几天随时都可以搬出隔离病房。



    厉慕白没让他们通知厉南朔白小时他们,他是想悄悄回来,给他们一个惊喜。



    心里想着,回来肯定先去陆长安的房间找她,哪知道刚进门,就看到厨房亮着灯,陆长安站在那儿。



    “饿了?”他第一句话,是微笑着问陆长安是否饿了。



    陆长安愣了下,“你怎么回来了?偷偷跑出来的吗?”



    “你猜。”厉慕白轻声回着,朝她张开了自己的双臂,示意让她抱。



    陆长安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假如隔离病房没有解除锁定的话,厉慕白也不可能从病房里出来啊!



    她迟疑了下,才快步朝他走了过去,一下子扑进了他怀里,勾住他脖子,吊在了他身上。



    “不放心你啊。”厉慕白用手紧紧托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叹了口气。



    所以即便感觉身体还有点儿不太舒服,还是连夜就赶了回来。



    听到他们说,今天陆长安去看了喻菀和陆枭的墓,特别不放心她。



    但是看到这丫头,竟然还能有心思,自己溜下来找东西吃,看来情况是还行,没有如他料想的那么伤心。



    陆长安随即委屈地给厉慕白倒苦水,“我晚上都没吃几口东西,因为那时候心里堵着难受,吃不下,现在好点儿了,就饿了。”



    “要吃什么?”厉慕白反手带上了厨房的门,轻声问她,“我帮你弄。”



    “你也就只会煮个泡面了。”陆长安忍不住笑,“说得自己厨艺有多棒的样子。”



    “我妈连泡面都煮不好,我至少比她强一些吧?”厉慕白想了下,一本正经地回道。



    陆长安想到白小时那惨不忍睹的厨艺,“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厉慕白把她抱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放下了,低头,盯着她看了几眼,柔声问,“那现在,好些了吗?还那么难过吗?”



    陆长安点了点头,“一看到你,好像就好多了。”



    “你是偷偷溜出来的吗?他们允许你可以出来了吗?”



    “自然。”厉慕白轻轻吻了她一下,“宋念他们今天晚上给我做了测试和全身体检,我已经完全恢复了。”



    “那……”陆长安眼睛亮了亮,“我现在就去告诉爸妈他们!”



    说着,就要跳下桌子,上去找厉南朔和白小时。



    厉慕白一手勾住了她的腰,有些无奈,“等等!”



    这丫头,关键的时候脑子怎么那么蠢?她难道不知道,他是故意先来找她的吗?



    他刚都已经说了,他是放心不下她,才回来的。



    陆长安反应了下,瞅着厉慕白灼灼的眼神,脑子这才转过弯来。



    “海爷爷他们住在一楼呢!”她咬了咬唇,轻声道。



    “那咱们,尽量动静小一些?”厉慕白想了下,用类似疑问的语气,询问她。



    “不行!”陆长安想到上次厉慕白过生日,几乎全家人都知道了,她是在厉慕白那儿过的夜,脸颊一下子染了几分绯红。



    要是再一次被大家发现,她的脸皮得有多厚啊!



    她非常坚决地扯开了厉慕白的手,想了下,又非常没骨气地,轻声道,“要么等我吃完东西,咱们回楼上再说。”



    说完,也没看厉慕白什么表情,自己转身去拿面包。



    刚把盘子端出来,厉慕白就从背后抱住了她,低头,细细吻着她的额角,耳廓,“那就听你的。”



    陆长安被他吻得,一下子就没了主意,心里痒得难受,勉强吃了一口东西。



    “你……”她刚开口,就被厉慕白含住了小巧的耳珠,忍不住轻轻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什么?”厉慕白在她耳边,轻轻吐气。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陆长安痒得忍不住往边上瑟缩了一下,一边轻声笑着问他。



    “吃,要吃你嘴里的。”厉慕白伸手,托住她半边脸,让她回过头来吻他。



    陆长安根本没来得及拒绝,就被厉慕白堵住了嘴。



    就这一小块面包,整整吃了有十几分钟。



    两个人吃得衣衫不整,陆长安实在是忍不住了,随手关掉了厨房的灯,挂在了厉慕白身上,轻声道,“吃好了,咱们上楼吧。”



    厉慕白抱着她上楼的时候,陆长安下意识往厉海他们的房间那边,看了一眼。



    还好,厉海没有听见动静,没人出来。



    两人刚走上二楼,厉朝歌的房间,隐约传出了一声抽水马桶的声音。



    厉朝歌一直没怎么睡熟,走出厕所,听到门外楼梯上有声音,打开门往外看了一眼。



    就看到陆长安的房门关上了。



    她想了下,轻声嘀咕了句,“长安姐怎么还没睡啊……”



    一边挠了下头,转身回房间继续睡。



    躺下的时候,听到对面隐隐约约传来了浴室放水的声音,忍不住又嘀咕,“怎么又在洗澡呢?”



    她实在是困得不行,眼睛刚闭上,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早上起来,刷牙的时候一思量,忽然感觉到了,好像有哪儿不对。



    陆长安确实昨天晚上吃完饭就去洗澡了啊!半夜又洗一次是怎么个意思???



    她匆匆洗漱完,睡衣也没来得及换,立刻蹿到陆长安门口,“咚咚咚”得敲门。



    “长安姐!醒了没有呀!”



    大概等了大约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才有人来开门。



    厉朝歌看见是谁来开门的一瞬间,愣了下。



    然后小声激动道,“我我我……我就猜到是你回来了!你快点儿贿赂我一下!不然我就告诉爸妈,你回来了也不先告诉大家!”



    厉慕白对于自己亲妹妹厚颜无耻的的行事方式,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一边穿好了衣服,一边皱着眉头轻声回道,“知道了!”“你别吵长安,她还没睡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