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69章 灵牌找不着了

    厉朝歌垫着脚,往房间里面看了眼。



    什么都没看到,厉慕白随即不动神色往她看的方向挡了下,用警告地眼神盯着她,低声道,“厉朝歌!赶紧换衣服上学去!”



    “我上次看中了一个限量版的包包,可是太多人想买,我怕自己抢不到。”厉朝歌笑眯眯地回道。



    “肯定给你买,送到你手上。”厉慕白低声妥协道。



    “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我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亲哥!”厉朝歌兴奋到不可名状,顺口就赞美了几句。



    平常也没感觉到,厉朝歌有这么欣赏他啊?



    给她买什么,或者给她帮忙的时候,他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亲哥了。



    一家四口,厉慕白的地位可谓是最低了。



    厉慕白有些无语,微微皱着眉头,瞥着厉朝歌,没吭声。



    厉朝歌见厉慕白的表情实在不耐烦了,怕他刚才答应的事会黄掉,二话不说,立刻乖乖转身回房。



    她换好衣服收拾好自己的时候,厉慕白已经在楼下餐厅坐着了。



    白小时起来的晚些,刚知道厉慕白回来,在问厉慕白,“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厉朝歌坐下的同时,轻轻咳了一声。



    她现在算是反应过来了,厉慕白昨天半夜回来的,楼梯上的动静,还有她看到陆长安房门关上,都是厉慕白发出的声音。



    他偷偷先去了陆长安的房间,直到今天早上被她抓住,两人做了什么,不言而喻。



    厉慕白朝她看了一眼,没作声。



    “朝歌,你看见你哥怎么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呢?你哥刚刚恢复哎!”白小时见两人脸上表情都怪怪的,好奇道。



    “哥,你身体好了啊?”厉朝歌努力憋着笑,敷衍地关心了下。



    厉慕白没理她,朝白小时回道,“我待会儿回办公室一趟,这两天可能还要参加访谈什么的,妈你们吃饭不用等我。”



    “参加完访谈节目之后,你爸意思就是要给你放个长假了。”白小时点了点头,回道。



    “这几年辛苦你了,一年都没休息过几天,你爸说呀,要把这些年欠你的假,一次性都给你补上!”



    “那婚假是单独算还是怎么算啊?”厉朝歌在边上神补刀。



    “婚假当然是另算的!咱们家再怎么也不能委屈了长安啊!”白小时朝厉朝歌翻了个白眼,道。



    厉慕白扫了二人一眼,没吭声。



    以后家里阶级是怎么分的,一目了然,儿媳的地位比儿子还高,这是必然的了。



    厉慕白熬了快三十年了,到头来还是食物链最底层,永远也翻不了身。



    “不吃了,去医院挂个水,还得去办公室。”他放下筷子,低声道。



    起身的同时,又朝白小时嘱咐了声,“妈,长安最近心情不好,昨晚肯定很晚才睡,你就别叫她吃早饭了,随她自己什么时候起来。”



    “哦,行。”白小时愣了下,才点头回道。



    直到厉慕白出门了,白小时才指着门口问厉朝歌,“你跟你哥吵架了?”



    “噗……”厉朝歌一口牛奶差点没喷出来。



    但是想着,厉慕白答应她要办的事,还是决定仗义一回,就不揭穿厉慕白了。



    硬着头皮回道,“没吵架呀,可能是因为早上去看长安姐,长安姐没醒,他有点儿不开心吧。”



    “这有什么的,我以为什么事呢。”白小时不在意地回道,“两人以后在一起的时候多着呢,不在乎这一早上。”



    “是啊。”厉朝歌低着头,附和道,“以后时间还长着呢。”



    陆长安早上也没起多晚,迷迷糊糊醒来,看了下时间,九点多了,立刻爬起来洗漱。



    浑身上下,痛得像被打了一顿似的。



    她和厉慕白两人,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早上她听到厉慕白跟她说了声,还得去办公室,所以知道他不在家,一个人下楼去吃早饭。



    白小时就在客厅,见陆长安下来了,立刻关切地问,“长安啊,昨晚睡得还好吗?要不然咱们明天再回陆家吧,省得太累了。”



    厉慕白自然不可能说他是昨晚回来的。



    陆长安虽然知道,白小时没有言外之意,却还是忍不住脸红了下,点头回道,“睡得还行,不累。”



    她自己倒是一霎时忘了今天要回陆家,白小时这么一提,她才想起来。



    “陆家反正离得也不远,就今天去吧。”她继续道。



    两人吃了个早中饭,白小时随即上去取喻菀和陆枭的灵牌。



    昨晚东西带回来,是她收拾的。



    跑上去找了下,没找到,她在楼梯上往底下大声问,“长安,昨天你爸妈的灵牌,是你收起来了吗?”



    陆长安想了下,回道,“没有啊,一直都是你收着的。”



    “奇了怪了……我放哪儿了?”白小时忍不住嘀咕道。



    在房里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忍不住问边上正在打扫卫生的齐妈,“齐妈,你记不记得我放哪儿了呀?”



    齐妈摇了摇头,道,“昨天回来,东西不都是你自己收拾的吗?”



    暗忖了下,又朝白小时道,“该不是咱们家遭了贼了吧?我昨天半夜好像听到家里有点儿动静,让你海叔起来看了下,又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白小时有些诧异,“那你们有没有丢什么东西?除了灵牌,我这边好像没丢东西啊!”



    “年纪大了,自己有什么东西都记不清楚了,哪能发现丢了什么?”齐妈笑了笑回道,“反正你海叔早上起来,检查了一圈,没有发现有贼闯进来的痕迹过。”



    “那我还是再找找。”白小时皱着眉头回道。



    然而这一找就是找了一整天,家里都翻了个底朝天,全都翻遍了,也没发现两块灵牌放哪儿了。



    打电话问厉朝歌,厉朝歌也不知道,只说她肯定没拿。



    “咱们看下家里的监控记录吧。”厉海将白小时拉到了一旁,轻声道,“这事儿有点儿蹊跷啊,会不会是陆枭……”



    白小时觉得不太可能。



    因为宋煜看到尸体时,立刻做了dna检验,发现就是陆枭没错,请示了她和厉南朔的意见之后,立刻烧了。不可能是陆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