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72章 你活该

    顾暖暖知道司谨是为了她,陆长安都已经全部跟她说清楚了。



    司谨为了她,做了这么多疯狂的事情,如今一一想来,已经想通了,他是因为什么。



    “你差点杀了陆长安,心里有没有过,一丝后悔?”她深吸了口气,拼命压抑住自己激动的情绪,低声问司谨。



    司谨犹豫了下,摇头回道,“不知道,或许没有后悔过吧。”



    “那你活该待在这里。”顾暖暖想都不想,朝他回了这样一句尖锐的话。



    从他差点做错事,强上了顾暖暖那晚之后,司谨听到过太多次,顾暖暖用这么尖锐的言辞针对他。



    他知道,这是他应得的。



    做错了事情,就得偿还。



    顾暖暖冷冷盯着他,继续问道,“司谨,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对于那些做过的,伤害过我的事情,有过悔恨吗?”



    司谨又朝她笑了笑,轻声回道,“肯定,有。”



    顾暖暖顿了下,低声道,“我再问第三个问题。”



    “那个女人的孩子,你打算要怎么办?”



    关于这个问题,司谨早就考虑过了,也跟那个女人通过电话。



    他暗忖了下,才轻声回道,“她想要就要,不想要,打胎的钱,还有精神损失费,我都会赔给她。”



    直到如今,司谨的脑子还是不清楚的。



    顾暖暖只问了他三个问题,就了解了司谨现在到底是什么想法。



    从小一起玩到大,她十分了解司谨,但是司谨却不够了解她。



    她已经去问过那个姑娘了,对方愿意等着司谨出狱,多久都愿意等,也非常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哪怕她的家族会因此而蒙羞。



    对方对司谨用情至深,到了让她内心甚至感到羞愧的程度。



    她起身,朝司谨轻声道,“那个女人生孩子的时候,我会在边上陪着。”



    “我欠你的,就此一笔勾销。”



    “暖暖!”司谨见她转身要走,立刻起身朝她吼了一声,“我想通了!假如你愿意……”



    “我不愿意。”顾暖暖不等他说完,微微侧过头,朝他低声回道。



    “人都是自私的,我没有那么喜欢你,所以,我只会做出对我自己有利的选择。”



    司谨听到喜欢这两个字,彻底愣住了。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顾暖暖原来,喜欢的人是他。



    不是厉慕白。



    因为她说厉慕白和陆长安两人领了结婚证的时候,眼睛都没眨一下,一点儿都没伤心的样子。



    他这几年都做了什么?



    他竟然活生生地,把顾暖暖推向了别人,推得离他原来越远!



    他原本是有机会的!



    是他自己,让这个机会,让这个可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暖暖知道司谨刚才要说什么。



    但是她不愿意,她不愿意在这个没有任何责任心,朝三暮四、思想不正的男人身上,再浪费更多时间。



    假如他对她的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后悔差点杀了陆长安,他的回答是后悔的话,她就还可以给他机会。



    然而司谨回答了没有。



    这个男人的本质,就如同他的父亲一样,没救了。



    他会犯错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做错过。



    假如有一天,司谨不爱她了,她会过得有多痛苦,她无法想象。



    就在她问完这三个问题之后,对于司谨的那一点点感情,完全消失殆尽。



    她也不恨他了,恨他,就会继续想着他,而且她并不是最惨的受害者。



    最惨的是那个怀孕了的,她要给那个女人一次机会。



    她自己,反正没有这个耐性,再陪司谨玩人命的游戏。



    死过了一次,才会知道自己内心最深处,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她不要司谨了,不要再跟他多做哪怕一秒的纠缠,都会让她感到恶心。



    被这样一个男人疯狂地喜欢过,留在她心里的感受,仅仅只是恶心而已。



    她没有再管背后的动静。



    她听到司谨拼命地想要从里面出来,想要追上她,听到狱警大声呵斥的声音,听到他叫她的名字。



    然而她连头都没回一下,径直快步走了出去。



    快要走出大门的时候,她听到后面隐约传来了几声枪响,回头看了一眼。



    背后的狱警随即低声解释道,“这是需要枪决的罪犯时间到了,不用紧张。”



    “哦……”顾暖暖点点头,应了一声。



    “说起来啊,司谨他爸时间也就这几天了。”狱警顺口又道,“你要去看看司威廉吗?”



    顾暖暖忍不住笑了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他。”



    司威廉这人死了,估计也不会有任何人,为他流一滴眼泪,包括他的小老婆,估计就眼巴巴等着他死了,好继承遗产。



    不仅死有余辜,还害了他的儿子。



    她低着头,继续往外走。



    刚上车,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就看到手机上顾易凡打来的三个未接电话。



    她想了下,打开通讯录,找到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对方很快就接了,问她,“暖暖啊,是今天回家吗?要不要爸爸去接?”



    “是啊。”顾暖暖笑着回道,“不用了,我有车,您身体不好,还是好好在家休息吧。”



    她对金老头假意奉承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她要回金家了。



    医生说这个姓金的,日子不长了,她会回去,拿到应该属于自己的那部分遗产,也算是,给她亲妈的一点儿补偿。



    这个老头子,早该死了,临死,也绝不能得到她的一点点怜悯。



    在她心里,只有一个人的位置,永远在那儿,永远都不会变。



    她挂断了电话,看到顾易凡打来的第四个电话。



    盯着屏幕看了许久,狠下心,按下了关机键。



    她的余生还长,但顾易凡已经不年轻了,她只能用这样的办法,逼顾易凡做出选择。



    她要冷落顾易凡一段时间,让他看到自己的态度。



    她就是喜欢他,就是想要他,别人她都无所谓,她不怕闲言碎语。



    她可以抛弃所有,跟顾易凡一起走,去到另外那个没有亲朋好友认识他们的星球,一起生活下去。



    假如他选择娶别的女人,生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孩子,她也不会怪他。就看顾易凡自己如何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