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74章 帅帅的小朋友

    “没有嘴贫,我说的是真的。”许唯书一边说着,一边凑上前,吻向池音红扑扑的脸,红扑扑的唇。



    池音垂眸望着他,脸颊更是红了几分。



    “咱们要个孩子吧,行不行?怕不怕生孩子痛?”许唯书轻声询问她的意思。



    池音认真想了下,许唯书早就不用吃药了,身体机能基本跟常人无异,现在要孩子,对孩子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不怕。”池音小声地摇头回道,“爸妈也希望我们能早点要孩子。”



    “而且,咱们要是还不准备要孩子,那就跟朋友的那些孩子,玩不到一块儿去了。”



    “很有道理。”许唯书点头回道,“小时的二胎都怀上了,咱们可不能太晚。”



    他一边一本正经地说着,一边将沙发上的池音抱了起来,带她往楼上房间走。



    将她放在床上的时候,他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不管以后咱们有几个孩子,第一个孩子,跟着你姓。”



    因为爱她,所以恨不得把所有的都给她。



    连孩子跟谁姓他都无所谓了,只要池音开心就好。



    池音就是在那个把月,怀上了池非。



    然后果然,许唯书去给池非上户口时,毫不犹豫让他跟了池音姓。



    许唯书和池音两人,坐在酒席上,听着宋煜的疑问,问为什么池非是跟池音姓,以后打算让池非和宋念的孩子,姓什么?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就想到了二十多年前,那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许唯书回头看了眼池音,朝她宠溺地笑了笑,悄悄抓住她一只手。



    “爸……”一旁的宋念脸有点儿红,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悄悄踢了下宋煜的腿。



    一旁的池非看了宋念一眼,道,“你踢错人了。”



    宋念更是尴尬到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才是双方两个家庭,正式在一起吃的第一顿饭,结婚还早得很,池非还没毕业,宋煜就问这样的问题!



    这让许唯书他们以后怎么想她呀?这不是明摆着要逼着池非家给个态度吗?



    “我们家,池非自己做主。”许唯书随即朝宋念笑了下,道,“池非跟他妈妈姓,是我决定的。”



    “所以将来,你们俩要是有了孩子,跟谁姓,也是池非自己做主。”



    池非目不转睛地盯着宋念,没说话,眼底带着笑。



    这一餐饭吃得实在是艰难,主要还是宋念觉得宋煜的态度,有点儿太认真了。



    以往两家相处起来,都挺随和的,从没像今天这样过。



    一餐饭差不多吃到了下午一点左右,两家人从酒店出去之后,许唯书随即朝池非道,“你送念念去上班吧,我们几个老的不用你们管。”



    四个老的,全都带着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宋念上了池非的车。



    宋念这肩上,像是压了一百斤的担子,关上车门时,才好些了。



    池非扭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道,“你爸今天没有以前可爱了。”



    “他原本也不是一个可爱的人。”宋念闷闷地回道。



    “我觉得不是。”池非摇头回道。



    “你爸其实心里通透着呢,今天是因为咱们确认关系之后,第一次在一起吃饭,他想到女儿将来要嫁给你现在面前这个男人,还是有些不安心。”



    “我都懂得的事情,我父母不会不懂,所以啊,不用觉得今天你爸过于严肃,你心里就有压力。”



    宋念现在是在一点点地发现,池非跟以往她认识的池非,越来越不一样了。



    以前在她面前,她总觉得,他还小,懂得不多。



    可是现在觉得不然,他是情商极高,一直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他确实比一般男人更细心,也比一般他这个岁数的男人,更成熟,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小心思,开解她。



    跟他在一起,从来不用隐瞒什么,因为即便隐瞒了,他也能第一时间,察觉出她的不对。



    她笑着瞅了他几眼,没吭声。



    正好厉朝歌给她发来了信息,问她这顿饭吃得好不好。



    宋念回她,“还不错吧,大家都认识了这么多年了。”



    厉朝歌随即给她发了个笑脸,一条语音。



    宋念随手点开了。



    厉朝歌发来贺电,“恭喜池非弟弟完美转正!普天同庆!”



    宋念没想到她声音这么大,想要关小音量,旁边的池非已经听见了。



    池非似笑非笑地回了句,“帮我回一句,感谢朝歌姐几次三番神助攻,以后咱们结婚,就让她当媒人了,一定给她塞个大红包。”



    “哪有让还没结婚的姑娘当媒人的道理?”宋念哭笑不得地回。



    “但第一个知道我喜欢你的人,确实就是她啊。”



    宋念觉得,确实在一段感情里,非得有一个人先死皮赖脸,才能修得正果。



    倘若不是池非坚持喜欢了她这么多年,一直陪在她身边保护她,她还不知道,会被任泽伤得多重,现在会有多可怜。



    她想起几年前,她还没毕业时,有一回,在学校里碰见了池非。



    他刚打完篮球,她下了课,要去食堂吃饭。



    于是问他,“池非,吃过晚饭了吗?”



    池非摇了摇头,然后就推着自行车跟在了她后面。



    当时她觉得池非可真够可爱的,她就随口问一句,他就跟着她去食堂了。



    大汗淋漓的,t恤都是湿的,就那么一言不发地推着自行车,跟在她身后。



    同宿舍的问她,“这是谁啊?”



    “军区医院副院长的儿子,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宋念当时笑着回。



    “好帅啊,他有没有女朋友啊?要不然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舍友小声问。



    “没有的吧,才刚上大一的小朋友,估计还没谈呢。”宋念这么回答的同时,回头看了眼池非。



    当时是逆风的,所以她们说话,池非全都听见了。



    当时池非的眼神,就有些受伤。



    随后忽然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宋念当时还不能理解,自己是哪一句话伤着他了,现如今回想起来,算是明白了,哪一句都伤得他不轻。



    池非把车停在了研究所门口,宋念看着他,忽然叫了他一声,“哎。”



    “嗯?”池非温柔地回她。宋念冲他抿着嘴角,笑了起来,“我要告诉我以前那个舍友,那个帅帅的小朋友,现在是我男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