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79章 龙凤胎

    刚开始厉慕白是睡不着的,因为看到验孕棒,激动到不行。



    但想着,也不一定就是怀上了,轻轻摸着陆长安的肚子,摸着摸着,就睡着了。



    “醒了?”他见陆长安坐了起来,轻声问。



    陆长安没吭声,点了点头。



    厉慕白又问她,“想不想上厕所?”



    陆长安又点了点头。



    于是他就抓着一把验孕棒,把陆长安抱到了卫生间。



    他拆着验孕棒,把量杯递给陆长安的时候,激动到控制不住地手抖。



    但是两人谁也没说什么,只是按照步骤,一个个地试下去。



    一共试了五支,随后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地,蹲在验孕棒们面前,等着五分钟之后出结果。



    第一支验孕棒显示两条杠的时候,陆长安终于忍不住了,轻声开口道,“我刚做梦,梦见咱妈说,我怀了龙凤胎。”



    “说不定呢?”厉慕白点头回道,“我爸那边的亲戚,有一个远房阿姨,就是怀的双胞胎,咱们家有这个基因。”



    “……”



    陆长安回头,和厉慕白对视了一眼。



    她想了下,轻声道,“可是假如是龙凤胎,估计就得剖腹产了,我肚子上会留疤,会好难看的。”



    “我身上的疤更多啊,怕什么。”厉慕白无所谓地回道。



    两人聊天的时候,剩余的四支验孕棒都有了反应。



    其中两支,是可以测出怀孕时间的,直接显示,陆长安受孕十二天了。



    “那我们现在收拾收拾,去医院验个血?把化验单拿给爸妈看?”陆长安想了下,轻声问道。



    “行。”厉慕白点头,表示同意她的决定。



    两人吃完了早饭,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



    陆长安用丝巾包着自己的脑袋,遮住自己的半边脸,去自家医院验血科,去抽血。



    抽血的护士看了眼站在陆长安身后的厉慕白,愣了愣,道,“陆医生,你身体不舒服啊?”



    “我包成这样,你怎么知道是我?”陆长安特别惊讶地反问道。



    “……”



    “……”厉慕白有些无语,伸手捂住了陆长安的眼睛。



    “别看,一下子就过去了。”



    陆长安虽然自己是医生,见惯了血腥的场面,但是她特别害怕自己打针抽血。



    两人在边上等待区,等了一会儿,陆长安拿到验血单子,自己看了几眼,小声道,“这回是真真的了,可以告诉他们了。”



    厉慕白微微皱着眉头,坐在她身边,没吭声。



    他甚至在考虑,以后他们孩子名字叫什么的问题了。



    初为人父的感觉,特别紧张,哪怕是在战场上,都从没这么紧张过。



    两人表面上看着特别平静的样子,似乎对于孩子的到来,并没有什么反应,然而厉慕白伸手去牵陆长安起身的时候,却摸到她一手的冷汗。



    “要是怕的话,咱们先不跟爸妈说,等你准备好了再怀?”他斟酌了下,轻声问陆长安。



    “害怕是肯定害怕。”陆长安点了点头。



    但她看得出来,厉慕白已经期待这天,期待了很久了。



    因为他想要,他喜欢,所以她也喜欢。



    “但是,这是咱们的宝宝哎!”陆长安说着,朝他抿着嘴角笑了起来。



    厉慕白看见她笑,这才松了口气,这才确定,陆长安已经做好准备,要当妈妈了。



    几个月后,陆长安去做过胎检之后,确定肚子里怀的就是龙凤胎,一儿一女。



    她和白小时一起去街上逛街买婴幼儿用品的时候,就对白小时说了,那天测出她怀孕做的那个梦。



    白小时忽然想起一桩陈年往事,笑了笑,问她,“你知道,为什么你爸特别特别爱朝歌,比对厉慕白的感情要深很多吗?”



    这个问题,陆长安心里琢磨过。



    因为谁都看得出,家里厉朝歌的地位,要比厉慕白高得多,厉南朔对于厉朝歌的爱,明里暗里都是多一些。



    她一直都想不通这个问题。



    按理说,厉慕白更听话,更优秀一些,应该会更得宠一些的,虽然厉朝歌是小二子。



    “为什么呢?”白小时自己提起来了,陆长安便顺势好奇地问道。



    “因为我也曾经做过一个类似的,关于我孩子的梦。”白小时非常认真地回道。



    “在厉慕白之前,我跟你爸,还有过一个孩子,只不过还没满月,我就流产了,那之后,才怀上了厉慕白。”



    “后来,我在做左边卵巢切除手术mázuì的时候,做梦梦见一个小女孩,叫我妈妈。”



    “我跟你爸都觉得,我们不会再有第二个孩子了,但是后来又有了朝歌。”



    “所以你爸觉得,那个小女孩就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朝歌就是她,就是为了圆我们没有女儿的梦,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



    陆长安安静静地听她说完,想起厉慕白跟她说过的那段陈年往事。



    说厉南希以前犯过大错,坐过牢,说为什么厉南朔一直不喜欢顾暖暖,说厉南朔以前年轻的时候,有个红颜知己叫做江妍儿,原本应该嫁给厉南朔的,是那个江阿姨。



    厉慕白现在还隐约能记得,那个江阿姨长什么样子。



    但是后来厉南朔遇见了白小时,天雷勾地火地,两人就在一起了。



    后来那个江阿姨,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在病床上躺了两年,最后还是被判定为脑死亡,去世了。



    陆长安望着白小时,暗忖了下,轻声道,“这其实是爸的一个心结吧?第一个孩子,他是想用双份的爱,来弥补第一个孩子的遗憾。”



    “或许吧,但其实我早就不怪他了,在我这儿,那算不得是心结。”



    白小时点了点头,回道,“但我仍旧觉得,孩子跟父母的缘分,是天注定的。”



    她说完,朝陆长安眨了眨眼,“就比方说,你自己早就预见到,会怀龙凤胎。”



    会吗?



    会是白小时说的那样,而不是巧合吗?



    陆长安低头,看着自己比一般怀一胎孕妇大得多的肚子,半晌,没吭声。



    白小时已经走出去好远,在远处叫她,“长安啊!过来看看这个双人婴儿推车,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哎!”“来了。”陆长安没有继续多想,朝白小时那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