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84章 一辈子

    白小时点头回道,“对啊。”



    陆长安一边给馒头喂奶,一边轻声道,“那我有个想法,不如,试探一下对方,看要不要先把结婚证领了再说。”



    “朝歌以前那个男朋友啊,连我也确实都看不上,别说爸了。”



    用私奔这种方式来带走厉朝歌,那个男人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算得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所以白小时看不上。



    她顿了下,继续道,“有结婚证套住了,说不定朝歌就会乖一点儿,她住在景家,也不至于会有人在咱们家背后说闲话。”



    陆长安说的,确实有道理。



    这边两个孩子刚喂完奶,底下就传来了动静。



    厉慕白走到窗户边,往楼下看了一眼,朝白小时道,“妈,景少卿来了。”



    景少卿,就是厉朝歌的未婚夫。



    仅仅只是遥遥看一眼他下车的身影,就能看出这个男人,确实不简单。



    能入厉慕白眼,并让他觉得对方还不错的男人,很少见。



    毕竟厉家,代表了a区至尊无上的地位。



    虽然景家及不上厉家,但是厉慕白查过景家的底细,景少卿这个男人真的不简单。



    虽说还没掌控景家大权,但是两家这么大的事情,景少卿可以自己代替家里的大家长前来,和厉家商议婚事,足以可见,景少卿在景家的地位。



    景家少主,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陆长安没有下去,直到吃饭的时候,才带着两个孩子下楼。



    景少卿倒是很知礼数,给馒头和花卷都带了礼物,大概是知道,厉朝歌特别宠这一对侄儿侄女。



    陆长安朝他浅浅地笑,道谢。



    这是陆长安第一次跟景少卿见面。



    她这一双眼睛,也见过太多的男人,不是吹牛,她知道自己升级为rénqī之后,更比之前添了几分韵味。



    然而景少卿叫了一声嫂子之后,再没多看她一眼。



    偶尔眼角余光扫过她,半秒钟的停留都没有。



    这个男人,并不贪恋美色。



    然而等着厉朝歌下楼,看见厉朝歌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的目光,就一直是落在厉朝歌身上的。



    人的眼神,骗不了人。



    虽说陆长安也并不明白,景少卿到底是看中了厉朝歌哪一点,性格,家世,还是长得漂亮,就那么忽然,托中间人到厉家急吼吼地提亲。



    他看上去,不是那么不稳重的男人。



    但是至少陆长安可以看得出,景少卿,是真心实意地喜欢厉朝歌。



    就这一晚上,陆长安就放心了。



    厉朝歌不仅仅只是她的小姑子,也是她的挚友,也是她的妹妹,她也希望厉朝歌可以找到一个足以与她相配的男人。



    怪不得厉南朔和厉慕白两人,都对景少卿特别满意。



    她也满意。



    家里最后一个重要成员,陆长安也表明了态度,对景少卿是满意的,厉南朔就愈发坚定了,要让厉朝歌和景少卿立刻领证的念头。



    而跟景少卿一起吃完晚饭,准岳父和准女婿,在书房里再次促膝长谈之后,厉南朔出来时,脸色已经好看多了。



    景少卿带着厉朝歌离开的时候,厉南朔一点儿都没有不放心或者不舍的意思。



    陆长安有一种预感,她的这个准妹夫,一定可以娶得到厉朝歌,因为太讨人喜欢,太让人放心。



    一年之后,厉朝歌便带着好消息回来了,说自己怀孕了,怀了景少卿的孩子。



    虽然厉朝歌和景少卿两人都没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厉朝歌,确定要生下这个孩子。



    厉南朔的最后一桩大心事,算是就此了了。



    也在同一年,将肩上的重任,彻底交到了厉慕白手上。



    那一年,厉南朔在年前最后一次阅兵的时候,从观礼台上走下来时,一脚踏空,肋骨骨折。



    送到医院仔细一查,才知道是当年脑子里的旧伤复发了,所以导致了经常头晕的毛病。



    但是厉南朔一直忍着,没有说出口过。



    直到老了,还是铮铮铁骨的一条硬汉,从不将自己脆弱的那一面示人。



    就连白小时都不知道,厉南朔早就在那之前,就开始,总是看不清眼前的东西,早上起来的时候,十有**脑子都是晕的。



    她坐在厉南朔病床边的时候,又是生气又是心疼,然而打不得也骂不得,只能怪自己对厉南朔不够细心,没有早点发现。



    三天之后,陆长安和许唯书两人,一起给厉南朔做了一场脑部手术。



    整整经历了十二个小时,出来的时候,陆长安的腿都软了,直接坐在了地上,冷汗和眼泪,爬满了整张脸。



    厉慕白将她抱到了一旁的空病房里,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轻声问她,“妈不在这儿,什么情况,你如实跟我说。”



    “假如这次熬过去了,对以后就不会有太大影响,假如熬不过去……”陆长安这一句话,说得几度哽咽。



    厉慕白已经做好了,要给厉南朔办后事的打算。



    然而一个礼拜之后,在白小时几乎不眠不休,在病房,陪了厉南朔整整一个礼拜之后,厉南朔醒了。



    醒来之后,更是跟白小时黏黏糊糊,比以前还要恩爱,把几个孩子全都赶出了自己和白小时的家,只愿意跟白小时黏在一块儿。



    在轮椅上坐了几个月,也终于恢复了正常,恢复了以往的精神状态。



    彻底渡过了他人生最危险的那一年。



    陆长安第二次怀孕,坐月子的时候,白小时和厉南朔还犯了几天的别扭,因为白小时一定要照顾陆长安,但是厉南朔舍不得白小时辛苦。



    陆长安又是尴尬又是哭笑不得。



    于是就变成了白天在白小时那儿,晚上再回厉慕白那儿休息。



    陆长安也知道,白小时没有前些年那么精明能干了。



    有的时候,她早上去白小时和厉南朔那儿的时候,看到老两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白小时睡着了,厉南朔搂着白小时,让她枕着自己的肩膀睡觉。



    每每这个时候,陆长安就会很自觉地,出门回家,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她希望等以后,自己跟厉慕白老了,也会像他们这样。



    她看到厉南朔和白小时,总是想起喻菀说的一句话,“夫妻才是相伴一辈子的人。”现在,她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