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87章 宁姨,是我

    不仅是张建国愣住了,宋煜也愣住了。



    厉南朔在昏迷之前,从来没提过中考的事情,怎么忽然一醒过来,就提了这么一茬?



    而且明显,高考比中考要重要吧?



    高考厉南朔倒是没怎么管,中考却如此上心,好像有哪儿不太对啊。



    张建国见厉南朔已经在穿军装外套了,看这架势,是拦不住了大概。



    想了下,硬着头皮回道,“那这样,咱们就在病房开个视频会议,你也别下床了。”



    “就算是你要亲自负责中考安保的活动,还有一个礼拜了,你也得在病床上把身体养好一些再说,是吧?”



    张建国已经让步到如此地步了,厉南朔要是再坚持下床,未免显得有点儿不太正常。



    虽然渴望见到白小时的心情,急迫到让他快要控制不住,但他脑子,还是清醒的。



    就这么突兀地去白家拜访,去见宁霜,不符合礼节。



    而且他现在这个样子,让白小时看见,会影响白小时对他的第一印象。



    他沉默半晌,还是点了点头妥协,“行,那就视频会议,半个小时后准时视频会议!”



    许唯书刚从国外医学研讨会交流回来,听闻厉南朔病情稳定了很多的消息,几乎是一分钟都没停歇,直接赶了过来。



    进病房的时候,看到厉南朔坐在那儿,正在用电脑准备待会儿的会议资料,心里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他离开阳城的那天晚上,厉南朔再一次伤重昏迷,接到电话的时候,他直接用电话指挥,给厉南朔做了一台小手术。



    虽然是成功了,但他这些天,没有一天是不担心厉南朔的。



    他放慢了脚步,故意想给厉南朔一个惊喜。



    只是还没走到病床边上,厉南朔已经察觉到有人在悄悄靠近自己,反手一个擒拿,将许唯书半边肩膀狠狠按在了床帮子上。



    “哎哟我的妈哎!要死了!”许唯书痛得哭爹叫娘。



    厉南朔低头看着许唯书那矫情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笑意。



    许唯书啊,从来都没变过。



    他瞥着许唯书,没吭声,收回了扣住他的手。



    “半个多月没见,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啊!”许唯书忍不住愤愤地嘀咕。



    “什么事,说。”厉南朔简直对许唯书是了若指掌,他有这么好心,专程跑回来看他,他厉南朔三个字倒过来写。



    “那个……”许唯书果然特别积极地凑了过来,朝他道,“我这不是出国了半个多月嘛,当然,担心你是肯定不用说的!还有另外……”



    “等下。”厉南朔合上了电脑,淡淡瞥了他一眼,“你先答应我件事,我再帮忙。”



    “什么事?”许唯书特别殷切地问他。



    “帮我,把这家公司最近发生过什么,还有底细那些,全都摸清楚了,整理成资料给我。”厉南朔随手将手机上一张照片,给许唯书看。



    “我又不是你的警卫员又不是你家保镖!”许唯书不服气地回道。



    关于白小时,厉南朔暂且不想被任何人知道她,包括宋煜。



    因为现在的宋煜,正是被他背后的特务组织看得紧的时候,他不能过于亲近宋煜,要等以后,慢慢来。



    所以目前他唯一能够完全信任的人,只有许唯书。



    上辈子也是,这辈子,还是逃不脱这个孽障。



    他暗忖了下,低声道,“我看妍儿最近,好像心情很差,要不然你们……”



    “算我怕了你了!”许唯书咬牙切齿地回,“我帮你去查行了吧!!!”



    他最近确实是跟江妍儿闹别扭了,可以站在中间帮他们调解的人,除了厉南朔还能有谁呢?



    他匆匆走出病房的时候,正好碰到池音跟着副院长身后,进来观察厉南朔的病情。



    池音看见许唯书,立刻笑着喊了他一声,“师兄,你回来了啊!”



    许唯书一本正经地,朝她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



    池音脸上的笑渐淡,目光追随着许唯书的背影,追了几眼,才跟在副院长身后,进了厉南朔的病房。



    厉南朔扫了他们二人一眼,随即收回了目光。



    许唯书对不是很熟的人,会很刻意地保持距离。



    虽然跟池音在国外一所学校做过师兄妹,也是池音今年将他引荐到军区医院的,但他对池音没有交往的意思,自然是比较冷淡。



    再加上,许唯书这才答应了江妍儿没多久,两人正是热恋期,怎么可能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这两人的事情,他暂时也管不了。



    一两个小时后,厉南朔开完了视频会议,许唯书也整理好了白氏地产的资料,拿了进来。



    “现在白氏地产的掌权人,是白继贤,副董事长呢,是白继贤的儿媳妇,宁霜。”许唯书将资料放在了厉南朔跟前,厉南朔一边快速翻阅着,他一边解释道。



    见厉南朔不吭声,又好奇地追问道,“是他们公司财务有问题,还是这间公司有地下黑交易行为?”



    厉南朔翻到介绍宁霜的那一页时,停了下来,盯着宁霜的照片,定神了几秒。



    随后指着她的两寸照,轻声道,“她,救过我一命。”



    许唯书随即挑了下眉,反问他,“所以你现在回来,打算报恩吗?”



    不仅是报恩。



    这句话,厉南朔没有说出口。



    他微微皱着眉头,沉默良久,继续朝许唯书吩咐道,“打听到宁霜的电话号码,给我。”



    许唯书随即笑,“就知道你会要他们的电话号码,给你一并查到了,就在最后一页纸上。”



    厉南朔快速翻到最后一张纸。



    看着宁霜的电话号码,指尖,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



    日常生活中,他从来不愿费心去记数字方面的东西,因为军方资料库里的数字资料,已经很庞大,很让他费神了。



    然而心中只是默念了两遍,就将宁霜的号码,记得清清楚楚。



    许唯书出去了之后,他随即用手机拨通宁霜的电话。



    “喂?哪位?”这道在记忆之中,封存了许久的声音,终于,鲜活了起来。



    厉南朔死死捏着手机的右手,几乎痉挛。



    隔了几秒,才强压住心中翻涌的情绪。“宁姨,是我。”他轻声,朝宁霜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