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91章 好帅好帅

    两天后。



    白小时和同学一起坐校车,到了几十公里以外的考点学校。



    下车的时候,宁霜打来了一个电话。



    “小时啊,妈妈下午应该会过去陪你,宾馆房间都已经定好了,就在你房间底下一层。”



    学校已经统一给她们家离得比较远的学生,定了房间,大家都睡在一个宾馆里。



    本来宁霜说的是,带她出去吃个晚饭,两人饭后一起散散步,然后宁霜就回去的。



    白小时愣了下,才反问道,“为什么呀?”



    “你这两天吃东西要注意一点儿,正好你月经不快要来了吗?可不能吃生冷的东西,所以妈妈要亲自去陪你,监督你吃东西。”



    白小时月经来的时候有多痛苦,全家人都知道。



    中考要考七门课,要三天,说不定一不小心,月经就来了。



    宁霜原本是想着,给白小时买一粒避孕药吃,听说吃那东西,会影响内分泌,月经会推迟几天。



    但是吃这东西,对白小时身体不大好,所以只是想想,并没有付诸实践。



    思来想去,还是打算陪着白小时一起考试,比较放心。



    白小时听宁霜这么说着,无奈地回道,“那行吧,我们下午那门四点半结束。”



    “好的,妈妈知道了。”



    挂了电话,正好下车。



    他们学校来得比较早,因为离得远,怕路上会堵车,所以提前了半个小时发车。



    现在离第一门考试,还有一个多小时,时间上绰绰有余。



    老师便组织学生,先去食堂那边休息半小时。



    几个班正好走到食堂那边的时候,正好有一大队兵从身边经过。



    食堂门口,还有几个军衔比较高的,在叮嘱班长之类的,在训话。



    白小时边上的女同学,忽然扯了下白小时的衣袖,轻声道,“哎哎哎,小时你看,那边那个特别高的军官,是不是长得超帅!”



    白小时原本没怎么注意,她脑子里在想着,宁霜会在宾馆陪她三天的事情。



    女同学这么一指,她才注意看。



    他们快要走到那些军官边上了,要进食堂了。



    离的很近,所以白小时几乎是在注意看的第二眼,就认出了,那个站在最边上,高大挺拔的帅军官,就是厉南朔。



    她愣了下,忍不住“咦”了一声。



    奇怪,厉南朔的军衔是整个闵湖区最高的啊,宁霜才跟她说过的。



    他怎么会亲自来监督一个小小的中考秩序?



    这不是他应该做的事啊!



    “哎!你们看那个!”



    “哇!真的好帅!而且看起来他是这些人的老大吧?这么年轻就是老大了!”



    白小时周围的几个女生,也都注意到了厉南朔。



    厉南朔无论在哪儿,都是人群之中最耀眼的存在。



    白小时抿着嘴,没说话。



    她们要是知道,厉南朔是整个闵湖区的老大,而不仅仅只是这帮士兵的老大,估计会激动到都要晕过去了。



    但是她还在因为前晚上的事情,对他耿耿于怀。



    他又不是她的谁,不是她的亲人长辈,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实在看他有点儿不太顺眼。



    学生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那几个高级军官,随即往边上让了让,让学生先进去。



    而厉南朔,听到那帮小女生的尖叫声,也下意识地,冷冷朝边上扫了两眼。



    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那帮女生之中,最镇定的,黑着脸的白小时。



    也因为她个子高挑,长得又漂亮,所以在一群女生之中,让人不自觉地,就会第一眼看到她。



    白小时没想到厉南朔会发现她的,她只不过,正好心情郁闷,多白了他两眼,又被他抓了个正着。



    两人对视的一刹那,厉南朔的眸光,微微动了下。



    让他觉得特别骄傲的是,他的小时,在任何时候,不管她开心还是不开心,笑或者不笑,都能让他一眼看到。



    不管白小时是否愿意,恐怕接下来的三天,他们会经常遇到彼此了。



    “他看过来了哎!”



    “他是不是在看我们谁呢?”



    那边的女生又是一波强烈的激动。



    “……”白小时轻轻吸了下鼻子,别过头,望向前面,躲开了厉南朔的注视。



    一直到食堂里面坐下的时候,班级里的女生,还在注意着外面水池边上的厉南朔。



    厉南朔的目光,不自觉地,一直在追随着白小时。



    他看到她找了个位置坐下,掏出了书本看书,在嘈杂的那帮小女生中间,显得尤其与众不同。



    嘴角,不由得微微勾起了一丝弧度。



    “长官?”边上的宋煜正在请示厉南朔下达命令。



    然而他轻轻叫了厉南朔一声,厉南朔非但没理他,反而忽然笑了下。



    他盯着厉南朔嘴角的弧度,愣了两秒,有点儿摸不清楚状况。



    厉南朔是在笑吧?



    他几天都不见得能笑一次,这也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怎么就笑了?



    随后又硬着头皮,又叫了他一声,“长官,差不多就是这么安排了吧?”



    厉南朔听到了宋煜的请示,随即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又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嗯”了一声。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帅长官,好像真的一直在看着我们这里啊!我都看见他往这里看了第三次了哎!”



    食堂里的那帮女生,继续在花痴。



    “要不要去要个电话号码?”



    “不好吧?而且班主任在哎!会不会被他骂?”



    说到这里,班主任正好接了个电话,出去了,好像是要干什么。



    “班主任走了!”



    “那谁去要号码呢?”



    “我有个矿泉水瓶子,咱们就转,转到谁就谁去要,好吧?”



    这边的食堂桌子,是跟家里差不多的那种长方形的大长桌,一桌可以坐十几个人。



    白小时被同桌的这些人,吵得没看进去几个字,皱着眉头,收拾了下书包,正要坐到边上一桌去,忽然这一桌的人,全都沉默了下来,齐刷刷地望向白小时。



    矿泉水瓶瓶盖的一头,正好是对准了白小时。



    正合她们意!



    有几个跟白小时关系好的,知道白小时有喜欢的人,在阳城一中。



    而且白小时从刚才开始,就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点儿兴趣。那么让白小时去要电话号码,倒是正好!不会跟她们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