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98章 看光光

    厉南朔却又不忍心弄醒白小时,忍了许久,眼角余光瞥见了旁边的空调遥控,长臂一伸,立刻关了制冷,打了热风。



    白小时越睡到后来,越是热得不行,被子也踢了,才松开了厉南朔的身体。



    厉南朔足足憋了两三个小时,浑身热汗。



    白小时松开他的同时,他立刻起身,快步去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



    一二十分钟后,才微微喘着气,停下了。



    白小时还太小了,他舍不得,哪怕知道自己跟她以后肯定是夫妻,但依旧是舍不得。



    离她长大,离她毕业,还有至少三年。



    接下来的这三年,他无法想象,自己要怎么忍下去。



    他忍不住苦笑。



    顺手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打算在白小时起来之前,快速冲一个澡。



    他热得浑身都湿透了,黏着不舒服。



    刚脱掉上衣,裤子退到一半,就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



    他怔了下,微微侧过头,正好瞥见白小时的一片衣角,从门外掠过。



    白小时刚才看见他了。



    酒店里的拖鞋都是软底拖鞋,厕所外面铺的都是地毯,所以厉南朔没有听到她走到门口的动静。



    他暗忖了下,现在出去,白小时只会更加不好意思。



    她又来着月经,身体不舒服。



    思忖了几秒,还是只能继续假装,不知道白小时刚才就在外面。



    继续脱了衣服冲澡。



    白小时一回到床上,立刻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他门没关好,她迷迷糊糊地,觉得有点儿尿急,就爬起来准备上厕所。



    谁知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他几乎脱得精光的身躯。



    也不知道是被子捂的,还是因为刚才,不由自主地,站在厕所门外,盯着他看了好几秒,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所以脸充血了。



    她热得额头上瞬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却又不敢把脑袋伸出去。



    他应该不知道,她刚才在门外看到他了吧?



    她不是小孩子了,该懂的不该懂的,都明白了。



    他的身材真的可以称之为完美。



    白小时从小就不喜欢肌肉太多的男人,觉得恰到好处的肌肉才符合她的审美观。



    就刚才那么几眼,她忽然就明白了,符合自己审美观的肌肉身材,到底是怎样的。



    心“砰砰”跳得厉害,她轻轻捂着自己的心口,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就看了那么几眼,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而且,她收回目光的时候,正好透过浴室里的镜子,看到了不该看的那里。



    不能想,一想到那匆匆一瞥,她忍不住又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她从没看过男人的身体,这真的是第一次!



    平常女生开玩笑,也会说金针菇啊什么的,厉南朔那是应该是属于巨型金针菇吧。



    越是逼着自己忘记刚才那一幕,脑子里越是控制不住地去想。



    厉南朔一直在浴室里冲澡,一直等到听到外面白小时设的闹钟响了,才关掉了水。



    随后,穿得整整齐齐的,才出了浴室,朝床上的白小时瞥了一眼,轻声道,“醒了吗?闹钟响了。”



    白小时硬着头皮,继续演戏,在被子里闷着声音回道,“马上就起来。”



    厉南朔知道她是在演,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弧度,顿了下,低声回道,“我帮你烧了壶热水,在浴室里,红糖姜茶在床头边,自己起来之后,记得泡一杯。”



    他不想让她难堪到,甚至影响她的考试。



    低声嘱咐了几句,又道,“那我先去学校了。”



    “嗯。”白小时小声地回。



    直到听到厉南朔关上门的声音,白小时才悄悄松了口气,从被子里钻了半个脑袋出来,往门口看了一眼。



    确定厉南朔确实走了,她才坐起来,穿衣服。



    房间里到处都是干净的,床上的另一半整整齐齐,一个褶子都没有。



    厉南朔昨晚可能一夜没睡,就陪着她了。



    白小时愣愣地盯着整齐的另外半边床,发了几分钟的呆,才起床洗漱。



    又背了会儿早上要考的科目的公式,脑子才彻底清楚了。



    她看着床头边的止痛药和红糖姜茶,心里,忽然有一点儿暖暖的感觉。



    喝了姜茶和止痛药之后,确实没有昨晚那么痛了,至少是可以忍受的那种程度。



    除了妈妈和陈姨之外,家里没有几个人对她是关心的。



    “白小时,五分钟之后,跟大家一起去吃早饭了啊!”班主任忽然在门口敲门。



    “好的!”白小时应了声,随即起身收拾东西。



    收拾好了书包,想了下,又把厉南朔的止痛药,给揣在了书包里。



    早上的一门考试,是白小时最强的物理,所以痛经几乎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轻轻松松提前考完,出了考场的时候,肚子又开始痛了起来。



    白小时这月经时间,至少要十天往上,前面两天痛苦得不像样子。



    红糖和止痛药要是对她有效果的话,她也不至于这么害怕月经了。



    她去上了个厕所,几乎是最后一个回了休息食堂,同学们都已经在吃饭了,她才拿着餐盘去打饭。



    食堂阿姨以为学生已经全都打完了饭,见白小时来打饭,看着面前所剩无几的菜,有点儿尴尬。



    白小时盯着几乎什么都不剩的盘子,愣了下。



    正好,边上有人轻声说笑着,从食堂小门走了进来,去后面的小食堂单独吃饭。



    白小时下意识回头看去,是维持中考纪律的巡逻兵。



    他们比学生晚了二十分钟来吃饭。



    厉南朔走在最后,几乎是一进门,就看到白小时端着干干净净的餐盘,站在打饭窗口前。



    他眉头微拧,快步走到白小时跟前,轻声问,“没饭了吗?”



    “嗯。”白小时没看他的眼睛,微微垂下脑袋,点了点头。



    厉南朔看到,她的脸色实在有点儿差,惨白如纸,心里不免更加心疼。



    “那给小姑娘打份你们的菜吧?”大妈试探性地问他们俩。厉南朔一声不吭,拿掉了白小时手上的餐盘,丢到一旁,拉着她的手,就从小门出去了,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