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02章 考试晕倒

    第三天,最后一门考试,化学。



    白小时中午忘了吃止痛药,坐在位置上,如坐针毡。



    她痛到,感觉自己的zǐgōng都要快掉出去了那么夸张,坠腹感严重影响了她的答题效率。



    而且做到最后几题,看着那些化学公式,她觉得脑子晕得厉害,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用笔撑着自己的下巴,强逼着自己看题。



    谁知,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监考老师经过她身边时,看到她还有几道题没答完,就在睡觉,立刻轻轻敲了下桌子,提醒她。



    监考老师第二天上午,就是监考的白小时这个考场,注意她很久了。



    可以看得出来,她身体不太舒服,脸色特别差,尤其是今天下午,她的脸都黄了。



    白小时一下子惊醒过来,脑子缓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随即朝监考老师笑了下,表示感谢。



    然后,赶紧加快了速度做题。



    做到最后两题的时候,她的身体又有点儿不太对了,那种不由自主的困意,根本都控制不住,而且肚子越发的疼。



    厉南朔刚好走到他们考场门口,站在窗外,发现了白小时的异常。



    他看到她,几乎快要撑不住自己的眼皮了。



    她在努力用左手,撑着自己的眼睛,远远看一眼她的答题纸,好像是在写最后一道题。



    写完了之后,她几乎是立刻放下了笔,下巴搁在自己的手背上,闭着眼睛,像是要睡着了。



    而且她的身体,在往座位底下慢慢滑。



    据前世白小时自己说,她青春期刚来月经没有多久的时候,有时会伴随着感冒,甚至有两次,直接晕过去了。



    厉南朔站在窗外,盯着她的状态,看了两分钟。



    在看到她整个屁股,几乎都要滑出座位的同时,立刻走到门边,敲了敲门,朝监考老师道,“那个学生,晕过去了。”



    老师回头看了一眼白小时,又快步走回到她的座位边,轻轻叫了声,“同学?”



    叫第二声,白小时都没反应的时候,厉南朔眉头紧锁,径直进了考场,推开了老师,一把将白小时打横抱了起来。



    “她提前交卷!”面对着老师惊讶的眼神,厉南朔冷冷摔下一句话,抱着白小时就大步走出了考场。



    他不管白小时shìjuàn有没有做完检查完,重要的,是她!



    中考考砸了,还有重来的机会,她要是因为这次昏厥而身体出现了什么毛病,对于她身体的伤害,那是不可逆转的!



    他清清楚楚记得,自己在临终之前,还在想着。



    假如在白小时小时候,就能根治掉她月经不调的毛病,她的zǐgōng不会如此脆弱,也就不会得卵巢癌,也就不会年纪轻轻,才七十岁左右,就早早身体衰竭!



    现在有这个机会了,让他从一开始就帮助她。



    无论白小时醒来之后会不会怪他,帮她提前交卷。



    哪怕她因此而恨自己,他都不会后悔现在为她所做的一切!



    ·



    三个小时后,白小时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她的化学考试好像还没考完的时候。



    她眼睛睁开的同时,脑子里一个激灵,猛地就坐了起来。



    然后才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



    外面天快要黑了。



    她愣了几秒,朝四周围扫视了一圈,才发现,自己确实是在一个单人病房里。



    虚掩着的门外,透过门缝,隐约传进来厉南朔跟人低声交谈的声音。



    白小时真的不记得,自己是否做完了那张化学考卷,只记得自己最后的时候,几乎意识都模糊了。



    厉南朔似乎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动静声。



    他推开门,往里看了一眼。



    看到呆愣愣坐在那儿的白小时,随即沉声朝对面的许唯书道,“我不管你老师有多忙,今天,必须过来,给白小时诊脉!”



    他对许唯书中医老师的医术,还是相当信得过的。



    那时候,白小时不过吃了几帖药,月经就慢慢恢复正常了,而且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宝宝。



    他不觉得那是巧合。



    而且他和白小时的第一个孩子流产之后,一个月之后,白小时又怀上了冒冒。



    世上没有那样的巧合。



    只能说明,许唯书老师给白小时开的药方,确实好。



    中药没有西药伤身,白小时从现在慢慢开始调理身体,最好不过。



    许唯书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的表情,轻声回道,“我老师也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电视台都邀请他做过专题讲坛,你让我这样逼……”



    “限你,今晚八点之前!”厉南朔不等他说完,朝许唯书冷冷甩出了这四个字。



    随即转身回了病房,重重关上了门。



    许唯书鼻尖都被房门砸中了,痛得忍不住在门外哀嚎了声,“我这挺拔的小鼻子啊!你还有没有人性了!”



    厉南朔没理他,直接走到了白小时病床跟前。



    微微低头,望着她,轻声问,“感觉好些了吗?”



    白小时知道自己一定是发烧了,因为有过一次那样的先例。



    她的神情带着些许焦虑,点了点头,随即问他,“我后来交卷了吗?我怎么出的考场啊?这里是哪个医院啊?我得跟我妈联系一下,省得她着急呢!”



    “这是新军区医院,不要急,我都安排好了。”面对着白小时连珠带炮似的发问,厉南朔只有这么一句话。



    他伸手,轻轻探了下她额头的温度,比刚过来的时候,好多了。



    “从今天开始,你放暑假了,要玩,就尽兴地玩,不要再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但是假期第一天,你得乖乖待在医院里。”



    白小时还是惦记着她的考卷,想了下,还是忍不住问厉南朔,“那我……化学shìjuàn做完了吗?”



    “做完了。”厉南朔朝她肯定地点了点头,“我看着你做完的。”



    白小时这才长松了口气。



    要是没做完的话,那就完了!



    虽然化学满分就一百分,占比分不重,但哪怕有一题没做,后果都是很严重的!



    一定会影响她是否能考进阳城一中!“那我妈,有没有打电话过来,问我考试考得怎么样的问题啊?”白小时继续追问厉南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