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06章 不要丢下我

    几分钟后,厉南朔回了病房,反手带上房门的时候,望向白小时的一双冷眸,让白小时甚至有一种,控制不住想打哆嗦的冲动。



    他一句话没说,只是走到中医身旁。



    低头,看着中医给她写诊断结果,还有药方。



    和前世给她开的诊断书,差不了多少,只是下药没有那么重。



    白小时一脸的不服气。



    她去见个朋友怎么了?



    她跟顾易凡刚才确实没有做什么啊,他为什么要这么生气的样子?



    而且,说什么告诉她妈妈,他自己更过分好不好?



    她只是跟顾易凡牵了几秒的手,厉南朔跟她接吻都没止这么点儿时间!



    中医给白小时开完了药方,一份给了厉南朔,一份给了白小时,笑呵呵道,“小姑娘啊,你这是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毛病,体虚,不是特别严重的毛病。”



    “你把这份药方,也带回去,给你家长一份,每次月经结束那一天呢,连着喝三天,一个疗程是六次,假如有明显好转的情况,就再来找我。”



    “好。”白小时点了点头,把药方收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宁霜这两年,带她去看过好几个医生,吃过不少药,都没有太大作用。



    所以她其实对这次,也没抱什么希望。



    但因为这是厉南朔找来的医生,所以勉强表现得,兴致比较高涨的样子。



    厉南朔亲自把人送出了门口,再转身进来时,白小时已经背对着门口,躺下睡了。



    厉南朔知道她是装的。



    就白小时现在这胆子,打从娘胎里出来,估计都没自己单独在医院睡过觉。



    他强压着怒气,走到床边,掀开了她身上搭着的薄被子,低声道,“起来,今晚不住医院。”



    白小时闭着眼睛,没理他。



    她心里也挺生气的。



    “白小时,关于顾易凡的事情,我想,我应该有必要,跟你好好谈一谈。”厉南朔见她不理自己,索性坐在她身边,继续沉声道。



    白小时还是不理他。



    厉南朔几乎是被她气得,脑子发晕。



    想了下,忽然冷笑了声,顺手就就替她关掉了灯。



    “那好,你不想谈,那就休息吧,你隔壁病房,前两天,才有一个伤员抢救无效,走了。”



    他说完,起身就往外走。



    白小时虽然知道,厉南朔十有**是骗她的。



    但是被他这么一吓,猛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及时一把拽住了厉南朔的一只手,“等等!”



    她其实并没有特别害怕,但是以前的一件事情,给她心里带来了些许阴影,关于医院。



    厉南朔回头,看向她,眼里闪着一丝戏谑的光。



    对付白小时,他有的是办法。



    房间里灯关了,只有外面走廊上一线灯光透进来,他们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但是厉南朔忽然察觉到,白小时拽着自己的手,比刚才凉了很多,她手心在出冷汗。



    厉南朔愣了下,随即回身,飞快地开了灯。



    “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医院。”白小时脸上的表情,有些惊恐,厉南朔开了灯的同时,她立刻小声示弱讨饶。



    外公走的那一天,她和妈妈从国外赶回来,在昏暗的医院里坐了一整晚。



    宁霜忙前忙后,就让她一个人待在病房附近,外公的尸体,直到后半夜,才收进了太平间。



    她永远都记得,外公躺在那儿,是什么样的。



    她不害怕,但是从那以后,对医院都有着一种恐惧感,这是夺走她亲人性命的地方。



    厉南朔垂眸,盯着她看了两眼。



    随后,心里悄悄叹了口气,还是对她心软了,低声道,“起来吧,你的烧已经退了,咱们不住医院。”



    “那住哪儿?”白小时有些好奇。



    “我家。”厉南朔低声回道。



    这是白小时这辈子,第一次坐直升飞机,坐在上面,有点儿晕机,毕竟直升飞机没那么稳。



    半个小时后,她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腿都软了。



    她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建筑物,是一幢比白继贤家大点儿的别墅,但是四周围,很空旷,可以看到附近不远处,有的机关单位,都有防护铁网,随处可见的士兵。



    这就是厉南朔的家呀。



    跟白小时想象的,不太一样。



    她还以为,他会天天住在军区,没有单独的房子。



    但仔细一想,也是正常,他这身份,必然要配一幢独立的房子。



    她跟着厉南朔走进大门的瞬间,看到门口,有一对长相都很让人感觉亲切的中年男女,站在那儿。



    “这就是白家的女儿,小时吧?”男人先笑眯眯地问白小时,“我是这个家的管家,海叔,这是我夫人,齐妈,我们是跟着少爷一起来阳城,照顾他起居生活的。”



    白小时很有礼貌地叫了他们一声,“海叔,齐妈!”



    厉南朔扫了海叔和齐妈一眼,没说话。



    海叔在厉慕白孩子出生的第三年,走了,因为年纪太大了,走的时候,正好九十岁。



    齐妈在他后面一年,也走了。



    白小时经常会念叨起他们两人,说想他们,大家相处了那么多年,跟家人没有区别,当成是亲叔叔和亲婶婶那么对待的。



    两人没有后人,因为齐妈的身体不大好,生小孩会有很大的伤害,就没要孩子。



    后来,白小时给他们立碑时,碑文上写的就是,“女儿白小时立”。



    相信他们这辈子,也能处得像前世关系那么好。



    “房间啊,都已经收拾好啦,就在二楼,齐妈带你上去看看!”齐妈特别热情地招呼白小时。



    这是厉南朔,带回家过的第一个女人。



    不是,是小姑娘。



    因为厉南朔有点儿洁癖,连朋友都不怎么让他们过来,更别说说异性了。



    小姑娘长得真好看,特别标致,长大了肯定更漂亮!



    齐妈朝海叔看了一眼,眼里满满的,全是深意。



    海叔也笑吟吟的,特别满意的样子。



    也不是太小,十五岁了,她妈妈又救过厉南朔,多好的姻缘!从小时候就开始diàojiào,多好啊!



    厉南朔这都二十六岁了,就从没见对哪个女人上心过,这么下去怎么得了?



    多好的小姑娘!就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