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08章 白子纯喜欢他

    “想继续受惩罚,还是把东西拿出来,你自己选择。”厉南朔面无表情地回道。



    白小时不想再被这个接吻狂魔吻下去了。



    这才几天?算上不亲嘴亲脸亲额头的,他都亲了多少回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皱了下小眉头,随后乖乖,指向自己包的方向。



    虽然她自己都还没来得及打开看,顾易凡送给她的是什么。



    厉南朔亲眼看到了,顾易凡和白小时坐在河边小凳子上面的时候,顾易凡手上拿了什么,塞进了白小时手里。



    顾易凡这件事,今晚不可能就这么过去了。



    他松开了白小时,伸长手臂一捞,轻松将旁边她的包捞到了手上,打开,找到了里面一个盒子。



    上面还缠着一条恶心的丝带。



    厉南朔敢打赌,里面还塞了小纸条。



    虽然后来,他不讨厌顾易凡了,但是现在他又跟自己抢白小时,所以他又开始讨厌他了。



    掏出这个小盒子的同时,厉南朔周身的气压就变了。



    白小时甚至有一种,捂住自己眼睛的冲动。



    她都不敢看里面会是什么,厉南朔打开礼物之后,又会是什么反应。



    有点怕怕的。



    厉南朔不动声色地抬眸,扫了眼白小时,看到她痛心疾首地别过脸,望向了别处。



    他解开丝带,打开盒子,看了两秒,随即合上了。



    白小时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瞄了一眼。



    还没看清楚,就眼睁睁看着,厉南朔手腕轻轻一抬,手上的小盒子,准确地落入到了隔着至少五米开外的,小小的垃圾桶里。



    还是空心球,发出“咚”得一声,完美。



    “你……”她一下子急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垃圾桶。



    “然后,我们来说一下,顾易凡跟你的问题。”厉南朔继续朝她轻声道。



    见白小时有想去垃圾桶捡回礼物的样子,搂在她腰上的手,隔着厚厚一层毯子,牢牢扣住了她。



    不等她反抗,径直沉声问她,“你知不知道,你爸从好几年前开始,就在外面给白子纯办生日宴,请朋友过去捧场?”



    白小时不知道厉南朔为什么要这么问。



    一提到白子纯,她的脸色随即有了明显的变化。



    隔了几秒,抿紧了小嘴,点了下头。



    宁霜跟她说过,三四年前,白子纯隆重的生日宴,几乎将半个阳城的名流,全都请过去了,没有给宁家一点点面子。



    就是那回,把外公气得够呛,病倒了。



    那天,她放学回家时,看到满屋子的狼藉,还以为家里遭了贼。



    一个人都没有,整个屋子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后来才知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外公生气砸的。



    她问宁霜,外公到底因为什么,甚至气到住进了医院?



    宁霜说,外公那么自尊骄傲的一个人,但凡伤及到他自尊的事情,他生气,都是正常的。



    但是白小时不信,她跟外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了,鲜少看到外公发火,甚至连板下脸来骂人,都很少。



    但是从那天之后,大概至少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她都没看到过白濠明。



    而且宁霜自己主动从文工团退出转业了,南区的军区大院,也写上了大大的“拆”字。



    白小时这才明白,是父母之间,出了很大的问题。



    班里的同学,有时候会在暗地里,指着她,偷偷地笑。



    她跑去问言家比她大几岁的哥哥,问他,“言哥哥,你知道我外公出什么事了吗?”



    言家的老爷子,跟她外公关系最好,想必会知道些什么。



    对方没有直接说明,而是看了一眼内屋,道,“你可能有跟我一样的困扰吧。”



    言家有个私生子,从小就在言家,跟着正室一起生活。



    白小时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深意。



    所以同学们笑她,是因为那个在外面的,她名义上的妹妹。



    她又跑去对宁霜说,“妈,你实话跟我说吧,外公是不是被陆友心和白子纯给气的?”



    宁霜见瞒不住了,才向她坦承,说了那个令宁家和白家,同时尊严狠狠扫地的,那个隆重的生日宴。



    白濠明从来没有,为白小时筹备过一次生日宴。



    白小时甚至觉得,只要白濠明看着她的时候,不露出那种不耐烦的神情,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所以,她从小到大,待在白濠明身边的时候,屈指可数。



    她以前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爸爸,跟别人的爸爸不一样,为什么别的同学,老是嘲笑她没有爸爸。



    长大了,就逐渐明白了,是因为白濠明不爱她跟宁霜,他心里,只有外面那对母女。



    想到外公去世那段时间的伤心事,白小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厉南朔不说还好,一说,就尖锐地,戳到了她的痛处。



    她不知道厉南朔为什么,要把这种不堪的事情,拿到明面上来讲。



    她甚至不想听到白子纯的名字。



    一听到,就觉得恶心。



    厉南朔察觉到了她的抵触,思量了下,却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不管你愿不愿意听,该说的,我还是要说。”



    “顾家的家长,跟你爸认识好多年了,是朋友,所以,顾易凡,每一年,都去参加白子纯的生日宴。”



    “白子纯,喜欢他。”



    随着厉南朔一句句残酷的话,白小时彻底陷入了呆滞。



    她回头,怔怔地盯着厉南朔,没说话。



    她一直以为,顾易凡不知道他们白家的丑事!



    或者说,她觉得顾易凡哪怕从陆枭那儿,听到只言片语,也不会太了解内情。



    谁能知道,顾易凡竟然每一年,都去参加白子纯的生日宴会?!



    这个**裸的真相,让她一时之间,有点儿无法接受!



    她想起,顾易凡似乎有两次,在尝试着问她,她的家事。



    包括今天晚上见面的时候,顾易凡也问她,是不是家里出事儿了?



    正常像他们这么大年龄的同龄人,听到自己朋友临时出了点儿事,谁会第一时间,往家庭纠葛上想?!



    最多也就是问,是不是因为考试没考好,被家里训了?



    白小时仔细一想,立刻察觉出了异常。



    所以顾易凡,早就知道了,她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并且每一年,都去参加这个妹妹的生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