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29章 一切有我在

    喻菀这个年龄,已经能够轻易理解陆枭话中的道理了。



    她愣愣地望着陆枭,没有吭声。



    “所以啊,小不点儿,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会在适当的时候,保护自己,而不是一味的退让,一味的宽恕。”



    “过度地宽容对方,那是错的。”



    陆枭继续循循善诱,“所以以后,要是你爸不管你,你同学又欺负你的时候,你就过来跟叔说,叔来学校找你们老师找他们家长解决问题。”



    陆家,凭陆昌圣的地位,有几个人敢招惹?



    陆枭要是出面,那些熊孩子,一个都跑不了。



    但是喻菀却不知道,陆家有多厉害。



    她只知道,从小到大,哪怕喻天衡回家看到她身上有被欺负过的明显的痕迹,也从来不会过问,到底是怎么搞的。



    喻菀记忆最深的就是那次,学校中午睡午觉,醒过来的时候,老师在发考试shìjuàn儿,让她上去领shìjuàn。



    她迷迷糊糊地站起来,走了一步,就狠狠摔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手臂被桌角的不锈钢包边,划了一条一二十厘米的口子。



    虽然不深,但是流了不少血。



    那么严重的问题,老师打电话叫双方家长过来,喻天衡也没过来,说是公司很忙,没空。



    从那以后,那几个总是欺负她的男生,就会说她,你爸也不要你了吧?



    今天这是第一回,她被人欺负,有人帮她讨回公道了。



    她看着陆枭,一边哭着,一边点点头回道,“好。”



    陆枭见她哭得眼睛鼻子都是红红的,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我送你去上学吧,待会儿去你们班主任办公室打声招呼。”



    “不用担心,一切都有叔在呢。”



    一直到快要考试的时间,喻菀才背着书包,姗姗来迟进了教室。



    那两个欺负了喻菀的男生,正想取笑她两声,消消刚才的气,一回头,却又看见陆枭站在他们教室窗户外面。



    两人一下子就蒙了,乖乖地缩在座位上,一声都不敢有。



    陆枭看着喻菀回到了自己位置上,拿到了shìjuàn,开始做题,才转身,朝他们班班主任低声道,“喻先生平常公司业务繁忙,他妻子走得早,顾不上自己的孩子是正常的。”



    “希望你们老师,能够对孩子的事情,多上上心。”



    “但凡再有今天早上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也不要干了!”



    “是的陆先生,我知道了,以后一定多注意这孩子的情况!”陆枭亲自来,喻菀的班主任吓得一句还嘴的话都不敢讲,只是点头同意了。



    陆枭又站在窗户边上,盯着乖乖坐在位置上做shìjuàn的喻菀看了一会儿,才默不作声地,转身离开了。



    ·



    顾易凡车祸的事情,白小时回去之后,考虑再三,还是打电话,告诉了宁霜。



    这毕竟不是什么小事,顾易凡的小骨骨折,在医院要待上个一两个礼拜。



    宁霜接了电话之后,考虑了一会儿,回道,“那你至少要去看一趟的,哪怕只是去十分钟,等妈妈手边的事情忙完了一部分,肯定也会去医院看他。”



    “你先让南朔那边的海叔,帮你买点儿合适的水果鲜花什么的,带你一起去看一趟,就当是先给妈妈做个代表,不然不礼貌,用妈妈给你的那张银行卡。”



    “好。”白小时听话地回道。



    想了下,又犹豫地叫了她一声,“妈……”



    “嗯?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宁霜柔声回道。



    说话的同时,白小时听到那边传来了别人的声音,“宁董事,会议快要开始了……”



    白小时听说,妈妈这些天,都是睡在酒店里的,家门一趟都没进去过。



    她想了下,又小声回道,“没什么,我就是想说,离婚的事情,朔哥哥肯定会帮你的,你不要那么累。”



    “我知道啊。”宁霜朝她笑了笑,道,“他已经帮了我不少了。”



    “那就这样吧,你去忙吧。”白小时说完,便挂了电话。



    她挂了电话,发了会儿呆,就转身坐在了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的雨,噼里啪啦砸在窗户玻璃上。



    下暴雨了,昨天就是多云阴天,今天果然下大雨了。



    妈妈让她去医院看顾易凡,天这么不好,要不要去呢?



    实际上,她是不想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顾易凡是为了追她才出了车祸,她心里很愧疚,但更加不想看到他了。



    只要一想到顾家人,她心里就膈应得慌。



    真的真的不想去。



    可是为了妈妈的面子,还是去吧?



    海叔正好撑着伞从窗户边上经过,他出去办什么事情回来了。



    “海叔!”她立刻叫住了海叔,“我妈说,拜托你帮我买点儿合适的水果鲜花,然后送我去医院,看一下顾易凡。”



    “是吗?”海叔愣了下,随后回道,“那我先给少爷打个电话问下,看他是什么意思。”



    白小时倒是希望,厉南朔能接这个电话的。



    厉南朔十有**是不希望她去,只要厉南朔说一个不字,她也就有理由不去了。



    然而海叔打了两三个电话过去,厉南朔也没接,可能是在参加什么重要的会议,手机没带。



    白小时用特别期待的表情,盯着海叔盯了好一会儿,直到他最后都没打通厉南朔的电话,一张小脸,慢慢垮了下去。



    已经下午了,看样子,晚上雨会下的更大。



    海叔和白小时面面相觑,稍稍犹豫了下,道,“那就快去快回吧,咱们吃晚饭之前赶回来,行不行?”



    “行吧。”白小时闷闷不乐地回道。



    虽然心里还是极其不想去。



    海叔开车将白小时送到医院的时候,正好顾易凡病房里,只有顾易凡一个人。



    白小时抱着花进去的时候,顾易凡明显有些惊喜,问她,“小时,你怎么来了?”



    白小时让海叔把水果也放在了一旁的沙发茶几上,才面无表情地轻声回道,“我妈让我代替她,先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好一点儿。”



    “麻药过后,比昨天疼了些,倒没有其它不舒服的地方。”顾易凡摇摇头回道。白小时朝四周看了一圈,没看到其他人,便问他,“你爸妈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