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31章 爸爸开门

    海叔在回去的路上时,好多次看着白小时,欲言又止。



    白小时好像知道,海叔要说什么,但是他不可能当着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面,把话说得那么直白。



    白小时知道,厉南朔要是听说了这件事,估计会生气的。



    哪怕她在厉南朔面前提一下顾易凡的名字,厉南朔都会那么生气,更不用说是去顾易凡病房,照顾他两个下午。



    但是她心里有她的打算啊。



    海叔想了半天,还是把那些话咽进了肚子里。



    毕竟人家小姑娘跟他们少爷,也没发生什么呀,厉南朔也没说要白小时做他女朋友呀,那他们厉家有什么权利,要求对方小姑娘不能做什么呢?



    那样未免显得太霸道太强势了,而且白小时还这么小啊。



    白小时看着外面漆黑的天色,才六点多而已,已经天黑透了。



    今天晚上估计暴雨会下得更大。



    多下两天才好,飞机不能回来,那么厉南朔回来的时候,她也从医院回来了,厉南朔就不会知道,不会生气了。



    ·



    陆枭在开车回去的路上时,看见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喻菀。



    她家司机确实是有事不在,这么大的雨,没有人去接她,她自己怎么回去呢?



    虽说,附属小学离他们大院并不远,十几分钟的步行路程。



    已经是六点了,学校早就放学了。



    然而陆枭心里想着想着,还是不由自主地,从附属小学门口绕了一圈。



    学校大门都关了,保安也不在门口,高年级的学生都放光了。



    陆枭这么看了一眼,心里才放了心,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喻菀应该已经回去了。



    陆枭车子驶过去的一瞬间,保安室里的喻菀,朝外看了一眼。



    虽然雨大到几乎都看不清楚外面了,但是每经过一辆车子,喻菀都会看一眼,希望能开到学校门口,希望是爸爸来接她回家。



    坐在里面准备吃晚饭的老保安,朝外面凳子上坐着的喻菀瞧了一眼。



    那么多小孩都被匆匆赶来的大人接走了,就喻菀一个小姑娘,一直从下午三点多考完试,在保安室里等到现在。



    借他的手机也打过两次电话,但是都是没人接。



    明天都放暑假了,小姑娘最后一天被困在学校,心里肯定很难过吧。



    看来她的家长也不可能来接她了。



    “小姑娘哎!你家离这里远不远的啊?”保安和蔼地朝喻菀招手,问她。



    “不远的。”喻菀摇了摇头,“十几分钟就走到了。”



    “那确实不远,我这里还剩下最后一把有点坏了的伞,你自己走回去行不行的?”保安又问她。



    喻菀想了下,眼看着天色就要黑透了,她刚才一直以为爸爸会来接她,所以没有借伞回家,但是再不回去,她一个人走回去会害怕。



    于是点了点头回道,“好,我经常自己一个人走路回去的。”



    保安于是拿了最后一把破伞,递给了喻菀,将她送到了门口。



    喻菀一个人便闷着头往外走,这个伞确实坏了,伞骨断了两根,狂风一吹过来,伞面就要翻过去。



    喻菀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全能勉强握得住手里的破伞。



    经过学校附近的一排店面时,又是一阵狂风吹过来,伞彻底翻了过去。



    喻菀这下子是再也拽不住了,眼睁睁看着伞从自己手里滑脱了开去,飞走了。



    瞬间被雨从头淋到了脚。



    她朝周围看了一圈,匆匆跑到了一家关着的店铺屋檐底下。



    今天好冷,风夹着雨吹在身上,冻死了。



    喻菀找了一个最不容易被雨淋到的角落,蹲下去缩成了一团。



    外面开始一阵阵地打雷,声音震得喻菀心都在抖。



    她不知道怎么办了,要怎么回去。



    或许雨待会儿会小一点,她自己跑回去吧。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保姆阿姨,今天没来接她,爸爸不来接她,阿姨为什么不来呢?



    想不通。



    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不接电话。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路边等了有多久,路上根本都没有什么人了,雨才稍微小了一点儿。



    她不想再等下去了,又冷又饿又困,头也有点儿晕,浑身都好难受。



    她想了下,把书包顶在头上,就跑了出去。



    跑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楼上爸爸的房间,是亮着灯的,楼下的客厅也是亮着灯的,爸爸在家的啊。



    她哆哆嗦嗦从书包里掏出了钥匙,开门,然而转了几圈,发现大门反锁上了,从外面打不开的。



    她拍了两下门,叫,“爸爸!”



    喊了好几声,也没人理睬她。



    她跑到边上,扒在窗户上往客厅里面看,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客厅里没人。



    她正要继续跑到大门那儿去打门,忽然看到他们家楼梯上,有个裹着一条浴巾的女人,走了下来,露出了一大片白花花的肉,去厨房间了。



    她不认识这个女人,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陌生的女人会跑到她的家里来。



    她往后退了一步,看了下自己家的门牌号,二十号,没有错,她没有走错地方啊。



    就在这时,她看到喻天衡也从楼梯上下来了。



    喻菀心中一喜,正要喊他,却看到喻天衡直接往厨房去了,将那个女人抱了出来。



    那个女人身上的浴巾都没了,喻天衡的嘴,一个劲地往那女人身上亲。



    她隐约听到他们两人的嬉笑声,看到喻天衡把女人放在了沙发上,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喻菀又往后退了一步,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有点儿害怕,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要怎么办,要不要让喻天衡给她开门。



    她转身,跑出了自己家的院子,站在围墙外面,淋着瓢泼大雨,却又没胆子回头去敲门。



    她似乎有点儿懂那是什么,又不太懂他们在做什么。



    但是她好累,好想找个地方,能让她淋不到雨的地方,让她能坐一下的地方。就在这时,她脑子里忽然闪过了陆枭抱着她的样子,对她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