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35章 陆枭的梦(3)

    变异人其实,很怕很怕水,只不过力量强大,所以在水里也是相当灵活。



    当水覆盖住他的全身的时候,哪怕他可以呼吸,也会窒息。



    当陆长安掉进海里的那一刻,陆枭犹豫了一瞬。



    因为他想死在喻菀身边。



    可是一看到陆长安那双眼睛,他便醒悟了,那是他和喻菀的女儿啊,喻菀肯定是希望长安活下去的。



    那么,即便用他的命,来换长安的命,又能如何呢?



    因为他是陆长安的父亲,为了陆长安死,也是应该的,哪怕为了救她,而不能回去陪喻菀,喻菀也一定可以理解他,可以原谅他吧?



    所以当他把陆长安推向厉慕白的一刹那,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可以了,解脱了。



    他也只想对陆长安说,“长安,爸爸真的也很爱你,要好好活下去啊。”



    要肩负着他和喻菀两个人,活下去。



    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要死在海里。



    然而海底的潮汐忽然发生了变化,在厉慕白走了之后,将他推向了岸边。



    后来,他又去看了喻菀的画展,他藏在了画展的厕所里面,等晚上没有人的时候,才出来,仔仔细细地,看了喻菀的每一幅画。



    喻菀曾经给他画过一张,他的背影,站在遥远的海滩上,繁花似锦的小屋前,他只不过占了整个画面的,一百分之一吧。



    只有被海风吹得飘扬的衣角,是画得清楚的。



    但是喻菀告诉他,这是她最爱的一幅画,这是她爱的人最好的模样,带着她远走高飞,爱得最伟大最深沉最隐忍的模样。



    他在这幅画面前站了整整一晚,然后走了,彻底离开了陆长安身边。



    他去陪喻菀,变异人很怕酒精,他灌了几升酒精下去,终于还是在喻菀墓前,zìshā成功了。



    走的时候,很开心,很满足,没有任何遗憾,没有不舍。



    自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重生了的那一瞬间,更加开心。



    “小不点儿啊,你不知道,当我知道,自己可以重新来一次,这次可以陪在你身边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有多开心啊……”



    前世还不够,所以有遗憾。



    这辈子,就是来弥补遗憾的。



    他悄悄对怀里小小的喻菀道。



    他说完了一整个故事以后,窗外天都快亮了。



    喻菀睡得很沉,没有再手脚一惊一惊地不安稳。



    陆枭摘掉她头上的退热贴,摸了下她的额头,出了一头的汗,温度降下去了。



    于是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她,退回到了沙发上,躺下了。



    睡着之前,又看了一眼喻菀。



    这是他睡得最安稳的一觉,故事说完了,话都一股脑的倒出来了,好像就没了那么重的心思。



    一个梦都没做,一直到醒来,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喻菀对他笑得甜甜的样子。



    假如这辈子,喻菀再像上辈子那样,在他面前脱了衣服,告诉他,她喜欢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她,好巧,我们一样啊。



    他平静地醒来,缓了几秒,从沙发上坐起身,看到小小的喻菀坐在他的床上,也醒了。



    她似乎也是刚醒,正在看着陆枭。



    两人对视的一刹那,喻菀朝他抿着嘴角笑了下,问他,“叔,这是你的床吗?”



    “是啊。”陆枭点了点头。



    喻菀想了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对陆枭说,“早啊。”



    “早啊。”陆枭也朝她淡淡回了两个字。



    陆枭觉得,她一定在想,这是第一个对她这么好的男人。



    然而喻菀却不止在想这么简单的事情,而是想着,昨晚听到的一个故事,特别神奇的故事。



    她不知道是自己烧糊涂了,做梦梦见的,还是真的,有人跟她说了那样的故事。



    反正,大概以后就会知道了。



    她记得最深的,就是那个名字:“长安”。



    特别美的名字。



    ·



    白小时醒来,看到外面还是下雨,虽然没有昨天那么大了,但好歹还是一直在下。



    她拼命地给老天爷祈祷:继续下雨啊继续下吧,虽然是个小台风,但在我们这儿多停两天吧!



    于是,雨一直到下午,还在继续,风也一直在刮。



    白小时跑到医院,这次还带了齐妈,两人就在顾易凡的病房里,陪了顾易凡一下午。



    临走的时候,白小时让齐妈先出去了,对顾易凡说了几句话。



    她对他说,“假如明天不下雨,我就不来了,你一个人的话也没关系的吧?”



    “我要对你说的,始终就是那个意思,你家人不想接受我,再加上你隐瞒了白子纯的事情,所以即便我对你以前不仅仅只是好感,也不可能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她又对顾易凡重复了一遍。



    顾易凡静静看着她,好半天,答非所问回道,“明天可以查分数了,我觉得你可以考上阳城一中。”



    “是吧,那又怎样呢?”白小时不在乎地回。



    她也觉得,或许她可以达到阳城一中的分数线。



    毕竟厉南朔让她在数学上,多拿了十分,她对了标准答案,一步都没做错,那一整道大题,全对。



    “你喜欢的人是谁呢?”顾易凡又问她。



    白小时朝他笑了笑,道,“应该就是你心里猜的那个人吧。”



    “你知道他比你大多少吗?你真的分得清崇拜和喜欢吗?你确定,他一定会只对你一个人好吗?会跟你在一起吗?”顾易凡继续平静地反问她。



    “我并不在乎。”白小时想也不想地回道。



    她这样说,也是想要顾易凡更快地死心,她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了。



    “不在乎哪一点呢?”顾易凡又问。



    白小时想说,全都不在乎,她昨天晚上回去想了好久好久,忽然意识到,自己果然,好像是,有点儿喜欢厉南朔了。



    只是还没说出口,顾易凡的妈妈便进来了。



    白小时和她客气了几句,便走了。



    回去的路上,她问齐妈和海叔,“齐妈,海叔,你们可以帮我向朔哥哥隐瞒一下,我这两天都去了顾易凡那儿的事吗?”



    “我不想他生气,而且从这件事以后,我都不会去找顾易凡了。”齐妈和海叔两人,面面相觑,对视了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