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41章 变相囚禁她

    “对不起少爷,是我的错,我应该受罚。”海叔随即第一个出声道歉。



    海叔与警卫员的区别就是,海叔跟厉南朔之间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所以有些事情,海叔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去做,而不是像警卫员那样,完全遵从厉南朔的命令。



    但是这次他的判断出错了,让厉南朔生气了,所以,就应该是他来承担这件事的所有责任。



    “不是海叔的错!”白小时立刻替海叔辩解,“是我自己的原因!”



    “xiaojie,是否要向少爷禀报您的行踪,是我的选择,所以,追根究底,就是我的错,xiaojie不要再维护我了。”海叔不等白小时说完,立刻轻轻皱着眉头,解释道。



    “行。”厉南朔点了点头。



    海叔内心简直忐忑到了极点,齐妈是他的妻子,白小时又是个孩子,理所应当是他一力承担所有的责任。



    他担心,厉南朔很有可能会将他扫地出门,或者还有更严重的惩罚。



    他站在原地,微微低着头,等着厉南朔最后的惩罚。



    厉南朔暗忖了几秒,冷冷道,“既然如此,罚你半年的薪水奖金。”



    “假如还有下次,你和齐妈直接自己收拾收拾,回k国。”



    还好!还好只是罚了他的薪水奖金而已!



    海叔这才松了口气,忙不迭地回道,“谢谢少爷宽容!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这件事不是海叔一个人的错,假如是钱的问题,我……”白小时在旁听着,却不服气到了极点,忍不住插嘴道。



    “白小时!”



    “xiaojie……”齐妈和厉南朔几乎是同时出声,阻止了白小时。



    “你假如希望明天就看不到齐妈和海叔,大可以继续不听我的话。”厉南朔沉声道。



    “还有,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允许,不允许踏出大门半步!”



    所以厉南朔这是变相地囚禁她了???



    白小时抬头,看了海叔和齐妈两眼,咬了咬牙,忍下了,什么都没说。



    假如她现在继续违逆厉南朔,恐怕齐妈和海叔明天真的会被直接赶走。



    海叔被扣了半年的薪水,已经够无辜够可怜了,她不能继续祸害他们。



    “不出门就不出门呗,有什么大不了的。”白小时若无其事地小声说了两句。



    随即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去楼下消毒室消毒自己沾过马桶水的双手。



    不给她用家里的电话,不给她用齐妈海叔的手机,那就不用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消毒就消毒,消毒十遍之后她就问厉南朔要手机。



    她就不信了,她要是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亲自过来接她,厉南朔还能不准!



    她一边愤愤地想着,一边不服气地进了消毒室。



    这个男人真的有够biàntài的,谁家家里还特意备着个消毒室?又不是医院!



    她一边在心里暗暗骂着厉南朔,一边走到水池边上,找到洗手专用的消毒剂,倒了一点在手上,拼命地快速地搓着。



    用水冲干净之后,继续第二遍。



    连着洗了五六遍之后,齐妈悄悄走了进来,轻声道,“xiaojie,少洗几遍,少爷也不会管的。”



    “不用。”白小时倔强地回道。



    免得到时候厉南朔又拿她作弊当借口,不给她手机用。



    齐妈正要继续说什么,外面忽然传来了厉南朔的声音,“齐妈!”



    白小时和齐妈被突如其来的声音,都吓了一跳。



    “来了!”齐妈愣了下,立刻赶紧转身出门,去找厉南朔。



    “他长了透视眼不成?”白小时忍不住轻声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好不容易,数着洗完了十遍,白小时擦干手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掌心干得都要起皮了,又干又涩,还发红。



    她出门,对着光,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两眼,发现还确实起皮了。



    上次被厉南朔打得红肿的手心,原本就没好透,手心里有点儿皱皱巴巴的,再加上用消毒水洗了这么多遍,不起皮才奇了怪了。



    在厉南朔这里继续待下去,估计她这条小命都得交待在这儿!



    “xiaojie,可以吃晚饭了。”齐妈站在饭厅门口,见白小时从消毒室出来了,随即轻声招呼了她一下。



    白小时强忍着不适,垂下了自己的手,转身朝饭厅的方向走了过去。



    厉南朔已经坐在那儿了。



    白小时犹豫了下,还是朝他走了过去。



    坐下的同时,没看厉南朔,低声道,“我洗好了,手机可以给我了吗?”



    “我有说过,洗完手就会把手机给你吗?”厉南朔面无表情地回道。



    “你……”白小时又急又气。



    想要和他理论的同时,却又发现,他好像确实没说一定会给她,而是让她去把手消毒十遍以上。



    白小时愣了几秒,气急败坏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乖乖在家待着,等我心情好了,自然会把手机给你。”厉南朔说话的同时,看到白小时搁在餐桌上的一只手。



    等他心情好,他什么时候才能心情好呢?



    白小时觉得这个条件很荒唐!



    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强忍住了心中的愤怒,刚拿起叉子的右手,随即把筷子丢回到了桌上,冷冷回道,“我不饿,不吃了。”



    说完,起身就往外走。



    “假如你觉得,这种方式能让我心情好起来的话。”厉南朔瞥了白小时一眼,轻声道。



    她不吃饭又碍着他事了!



    白小时背对着他,站在原地,努力调整几下呼吸。



    半分钟后,又转身,回到了餐桌旁,朝厉南朔露出一个假笑,“我好像忽然又饿了。”



    说完,又屈辱地拿起了桌上的刀叉,一叉子用力朝自己面前的牛排,用力戳了下去。



    好像这就是厉南朔,用力多戳几下,就能让她心里好受点。



    厉南朔又撇了眼她通红起皮的手掌,没说话。



    随后,将自己面前的牛排,切成小块状,丢到了白小时面前,将她的那盘拿到了自己跟前。



    白小时盯着自己面前的,原本属于厉南朔的牛排,低着头,没吭声。他以为用这样的方式,就能弥补她受伤的自尊心的话,他大概是想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