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44章 你又不是我家长

    白小时的声音里,忍不住带了一丝委屈,“我都跟顾易凡说好了,以后让他不要再缠着我了,我也不会去找他了。”



    “我去照顾他,是因为顾家奶奶上次给你塞银行卡贿赂你,你惩罚了他们家,他们家忙得不可开交,没空照顾顾易凡,所以我就在那陪了两个下午。”



    “而且前天,齐妈还跟我一起去了,我在那跟顾易凡都没说几句话,就只是帮他通知护士换药换水,根本没有什么啊。”



    “你要是继续因为我的原因,对顾家做什么,那往后我跟顾易凡的关系,只会是越来越牵扯不清,顾家人肯定要缠着我的。”



    厉南朔见她越说越委屈,之前心里有再多的不快,此刻也烟消云散了。



    “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也不信我呢?”白小时自顾自絮絮叨叨地说着,越说,心里就越是不痛快。



    他简直是蛮不讲理啊!



    宁霜有的时候因为她犯得一点儿小错误罚她,也不可能说,一点儿也不听她解释啊!



    厉南朔垂眸望着她,没有作声。



    晚饭后他要走,白小时匆匆忙忙跟在他身后,向他解释的时候,他就已经相信她了,是误会。



    但因为她帮着顾家,所以当时心下还是有些恼火。



    但是在给她上药的时候,就已经很平静了,没打算继续因为顾家的这件事,再找白小时麻烦。



    白小时现在把心里话,一股脑地全掏出来跟他讲了,他看着她着急解释的样子,忽然觉得,这样的她,真的蛮可爱。



    白小时见他只是看着自己,一声不吭,心里就更着急了。



    他还要她怎么说嘛!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



    她脾气着急,从小就是这样,又着急又倔。



    她最怕的就是,在乎的人误解自己,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肝掏出来给别人看证明自己才好。



    偏偏厉南朔又是个不爱说话的,惜字如金的。



    她着急地想了又想,忽然,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朝厉南朔的唇凑了过去,啄了了他一下。



    “这样你还生气不生气了?”她硬着头皮,小声问他。



    吻他的同时,小脸一刹那间,就变得红扑扑的。



    “都吻了这么多回了,也不会接吻,真的好笨。”厉南朔眼角眉梢,忽然透出一丝笑意,轻声朝她回道。



    说话间,忽然伸出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



    “记住了,以后要这样。”



    ……



    三天后,白小时正坐在家里,百无聊赖地刷着电视剧。



    虽然她跟厉南朔和好了,但是厉南朔依旧不给她手机,不让她出去,大概还是怕她偷偷出去见顾易凡。



    正好不容易看到精彩的部分,把自己代入了进去,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直升机的声音,盖过了外面树上的知了声。



    她从沙发上,爬起来就往外跑。



    跑到草坪上,果然看到是厉南朔从直升机上下来了。



    现在才临近中午时间啊,厉南朔怎么就回来了?



    她有些好奇地朝厉南朔走了过去。



    厉南朔见她穿着一件小吊带背心和牛仔小热裤就跑出来了,忍不住皱眉,随手就将昨夜值夜带着备用的长袖军装,搭在了白小时雪白的肩头上。



    不想让她被别人看到。



    一旁的几个警卫员,立刻自觉地低下头,一眼都没敢多看白小时。



    白小时倒是没意识到什么,伸手勾住厉南朔的胳膊,蹦蹦跳跳地走在他边上,好奇地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两天比较闲,没什么事。”厉南朔言简意赅地回道。



    随后,上下扫了白小时一眼,道,“待会儿上去,换套布多点儿的衣服。”



    “可是今天很热哎,天气预报说三十六度,反正我在家待着,有什么关系?”白小时特别不解地回道。



    “你今天下午,不是要去学校填志愿吗?”厉南朔微微皱起眉头回道,“你妈让我跟你一块儿去。”



    白小时这才意识到,厉南朔的意思,是要跟她一块去学校,填志愿。



    她本来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的,虽然同学应该大多数都是有家长陪同的,但她家情况特殊,所以她自己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厉南朔没提过,她也没想到,厉南朔竟然会主动提出要和她一块儿去学校。



    他这种身份,去学校,要是被人认出来的话,她还怎么好好填志愿呀?



    白小时诧异地盯着他看了好几眼,才摇头回道,“可你又不是我家长,我自己去吧。”



    说完,见厉南朔脸色又不对了,她立刻解释了一句,“就是填报志愿而已,你001牌照的车,往学校门口一停,警卫员前前后后跟着一大帮,我们还怎么填志愿啊?”



    “去校长室填。”厉南朔理所应当地回道。



    “……”



    白小时特别严肃地回道,“可是……可是我同学上次喊我问你要电话号码,我说不认识你,你也没把号码给我,你要是跟我一起去了,我同学不都知道我在撒谎了?”



    “反正都毕业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厉南朔继续面无表情地回。



    反正白小时高中也就那么几个朋友,初中时的同学,后来都没联系了。



    厉南朔知道那是因为什么,因为白小时家里出了事,在附属中学念书的那些所谓的朋友,在白小时出事之后,就没跟她继续有联系了。



    那些朋友啊,现在因为嫉妒什么的不跟白小时往来,最好不过,不要也罢。



    等白小时长大了就会知道,交心的朋友,这辈子有三五个,足矣。“可是……”白小时继续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