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53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白小时以为,自己已经算是宅心仁厚了。



    对于这种狗仗人势的佣人,都能有耐心,跟她磨一下午不发作。



    是她逼自己的,既然她不听话,白小时就只能肆意发挥了。



    她看到女佣面无人色,跑出了房间,猜她大概是想搬救兵,让保镖上来制住她。



    于是,随手,捡起了地上一块边缘锋利的瓷娃娃的碎片,纳入掌心。



    也走出了白子纯的房间。



    楼上就三个房间,白小时看对面那个房间,好像比较大,猜那是陆友心和白濠明平常住的房间,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将房间里所有的抽屉柜子,全都打开了,见到有值钱的东西,就往地上丢,然后发现了一个保险柜。



    白小时知道白濠明有个习惯,喜欢把重要东西的钥匙,藏在他平常抽烟的烟盒里。



    白濠明的烟盒自然跟外面的不一样,是那种不锈钢的或者银质的烟盒,很容易能找到。



    白小时飞快地将房间里所有的地方都找了一边,果然在卫生间里,找到了一只烟盒,里面放着几把钥匙。



    等保镖闻讯上来的时候,白小时已经试出了是哪把钥匙,打开了保险柜。



    房间地上门口,满是值钱的衣服鞋子包包,没有下脚的地方。



    保镖发现白小时在这边房间的时候,想进来,却又无从下脚。



    等挪开了地上的东西走到白小时边上时,白小时已经翻出来柜子里的一叠文件存折之类的东西,手上拿着一把打火机。



    “你们只要敢过来,动我一下,我立刻点燃这些东西,丢到保险柜里。”白小时扬了扬手上的东西,



    说话时,目光狠戾,不带一丝犹豫的。



    保险柜里的自然全是重要的东西,保镖们随即站在了原地,紧张地看着白小时手里的打火机。



    “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呗,你们不给白濠明打电话,我也不会让白濠明和陆友心好过!”



    “随她去吧,她总有累的时候!”保镖后面的那个女佣,立刻面带嫌弃道,“她不可能一直不睡觉吧?”



    “是!我不可能一直不睡觉,所以我有的是办法!”白小时咬着牙,恶狠狠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再给你们五分钟时间考虑,假如不给白濠明打电话,我烧了这个房子都有可能!”



    只要点燃了东西扔进保险柜,把打火机也扔进去,肯定会造成bàozhà。



    化学课上老师曾经做过类似的实验,白小时很清楚自己手上捏着的是什么筹码。



    而面前这几个人,也知道白小时捏着的筹码是什么。



    “你吓唬谁呢?烧了这个房子你也活不了!”女佣这时有些紧张了,朝白小时大声回道。



    “我是不是能活得下去,我管不了了,我能拖一个下水是一个!”白小时已经打开了打火机,作势要烧手上的东西。



    “且不说,白濠明保险柜里的这些东西有多值钱,烧毁了之后你们会不会倒霉!”



    “等房子着火的时候,隔壁的人看到,必然会报警,不管你们放不放我出去,等警察来了,你们肯定要完!”



    谁都没想到,bǎngjià回来的,这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竟然会性格强势成如此!



    白濠明走的时候,也没特别嘱咐过什么,只说不要亏待白小时,不要让她逃出去就行。



    保镖们和女佣,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白小时见自己唬住了他们,再一次威胁道,“五分钟已经马上要过去一半了!打不打电话,是你们的事情!”



    假如他们不打,她就只能烧了房子。



    因为假如这次她被制住,那么下次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他们一定会严防她,把她锁在房间里,不让她出去。



    保镖们对视了几眼,互相给对方使了个眼色。



    反正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而已,他们想从她手里夺走打火机,制住她,不是什么难事。



    虽然她背靠着墙,背后没有死角,但是总归还是有办法的。



    白小时眼睛也不是瞎的,她正在观察着面前这几个人的表现,发现他们交换了下眼神。



    她想了下,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刚才从地上捡的锋利的碎片,夹在食指中指之间,抵住了自己的手腕,“你们不准过来!只要敢靠近一步,我立刻割腕!”



    没有人会对自己这么残忍的吧?更何况这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保镖对于白小时要割腕的威胁,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反而又交换了一个神色。



    白小时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给白濠明打电话了。



    那么,她只能自救了。



    她丝毫没有犹豫,在保镖朝她扑过来之前,立刻用打火机点燃了手上的纸张,连带着打火机丢进了保险箱里。



    她用自己的后背抵住了保险箱门,然后朝面前的人沉声道,“是你们逼我的!”



    保镖看到白小时割下自己的手腕的瞬间,齐刷刷变了脸色。



    他们只来得及拖住白小时,不让她割得更深,没来得及阻止白小时把烧起来的纸张和打火机丢进保险箱。



    等他们拖住白小时的时候,保险箱里已经烧了起来。



    白小时被女佣拉出房间的时候,脸上满是冷笑。



    她举着自己的手腕,看着鲜血大股大股地从伤口里涌出来,内心却十分平静。



    没有比白濠明bǎngjià她,更让她觉得心寒的事情了。



    流血,已经激不起她心中的波澜,虽然伤口很痛。



    她自己也知道,割腕是死不了人的,最多流血过多休克过去而已。



    她站在外面,冷眼看着因为打火机引起的,小小的bàozhà,已经让陆友心和白濠明的卧室烧起来了。



    用水盆打水救火,完全赶不上烧起来的速度。



    白小时见女佣也着急过去救火的样子,用自己没受伤的那只手,用力拽住了对方,轻声道,“等我全身的血流光,死了,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她故意将后果说得很严重。



    就这一句话,让手足无措的女佣,吓得都差点要哭了。主人的房子救不了了,白小时又割腕了,她不知道要先处理哪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