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54章 沦陷

    白小时因为大量的失血,脸色迅速变得惨白,而且拉着女佣的手,甚至在控制不住地,轻微地发抖。



    “还不要叫救护车过来吗?”白小时咬着牙,朝女佣轻声道,“你真想给我陪葬,咱们一起死吗?”



    “你大概不知道吧,我家和厉将军的关系,有多好?我死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女佣听到厉南朔的名字,愣住了。



    谁不知道闵湖区现在的老大,是一个年轻的姓厉的将军?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闹哄哄的声音。



    晚上着火,很容易被左邻右舍,还有小区保安发现。



    “家里有人吗?”楼下有人在大声问道,“你们家着火了知道吗?!”



    白小时看着女佣,只是淡淡地笑。



    女佣这才知道,面前这个十五岁的小女孩,手段到底有多厉害!



    但是现在知道,已经晚了。



    白小时手腕上的血,流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因为火势太大了,几个保安没听到楼上有人回答,自己便闯了进来。



    他们走到楼梯口往上看,正好看到白小时扶着楼梯的扶手,靠着栏杆,身上都是血。



    “哎呀小姑娘你怎么了啊!”楼上是开着灯的,保安一下子就看到了鲜血淋漓的白小时,二话不说就冲了上来。



    等白小时听到救护车的声音的时候,意识已经有点儿模糊了。



    失血过多,加上她白天被下了药的药性,还没完全排出体外,让她看东西都是重影的。



    她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听到各种议论声,听到救护车和消防车,还有警车的声音,只觉得脑子都要炸了。



    她朦朦胧胧间,只觉得特别庆幸,庆幸白濠明对自己的漠不关心。



    他要是了解她的脾气,也不会就这么放心,把她一个人丢在这儿了。



    而且,随着这场大火,她对白濠明最后的一点留恋,也被烧了个精光。



    心里很痛快,毁了他一栋房子,心里痛快异常。



    也算是,给自己和妈妈,出了口这么多年以来的恶气吧。



    意识模模糊糊间,她忽然感觉,周围一下子安静了很多。



    她感觉到,昏暗之中,有个人,有一双温暖有力的臂膀,将她从门口的椅子上,抱了起来。



    她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清冽的薄荷味。



    她努力睁开眼睛,看向抱着她的那个人,撞进了一双异常熟悉的眼眸里,那双眼睛里,异常温柔之中,带着心痛。



    厉南朔来了。



    他来得好快,就算没有这场大火,他也能找到她的吧?



    白小时意识不清地想着,勉强朝他扯出了一个丑丑的笑。



    厉南朔眉心都拧成了一个“川”字,她竟然还笑得出来?



    “傻了吗?”他快步走向车子,将她抱上车的同时,沉声责备道。



    白小时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是傻了。



    她陷进了一个男人的温柔漩涡,好喜欢好喜欢他,就这一下子,她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在对她说,“白小时,你完了。”



    厉南朔将她放下去的时候,白小时却没有松手,扣在他后颈的一双手,十指紧扣,不肯放开他。



    她也在害怕,害怕这是她意识不清楚的时候,做的一场梦。



    害怕自己一松手,发现自己还躺在白子纯的床上,被白濠明锁在房间里。



    她紧闭着眼睛,靠在厉南朔怀里,黏着他,不敢松开。



    厉南朔愣了一瞬,低头看向怀里的她。



    他轻易地,便读懂了她的心思,她在害怕。



    他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仍旧将白小时,紧紧搂在怀里,抱着她一起坐下了。



    “小时,对不起,是我不好,一定不会再有下次。”他低头,轻声而又坚定地,在她耳边给她承诺。



    白小时吃力地,转过头,将自己的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他身上都是湿的,全是汗。



    大热天,他一定找她找得好辛苦。



    不是他的错,不是他们任何人的错,她跟厉南朔谁都没做错,妈妈也没做错,错的,是那个生了她却不管她的男人。



    厉南朔曾经对她说,不要再为白濠明,掉一滴眼泪,哪怕受了再大的委屈。



    但是白小时还是好难过,她好累,累到虚脱,却还是忍不住在花力气,难过。



    她将脸埋进他怀里的一瞬间,眼泪控制不住地,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但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了。



    心死了之后,就不会再为那个人伤心。



    厉南朔关上车门的瞬间,车外面的警卫员立刻低声询问厉南朔,“长官,这边要怎么安排?那几个保镖和佣人?”



    “bǎngjià犯共犯,你说怎么安排?”厉南朔冷冷低声回道。



    “好的,知道了!”警卫员立刻回道。



    厉南朔顿了下,又轻声道,“还有,在这个房子边上挖一条防火带,以免殃及到左邻右舍的房子。”



    所以,厉南朔的意思就是,不救火,随它烧成废墟。



    因为这是白濠明的房子。



    警卫员一下子就明白了厉南朔的用意。



    “好的!明白了长官!”



    厉南朔说不准诶,谁还敢又异议?



    哪怕厉南朔说要烧掉这一整个小区,都不会有人敢提一句反对的话!



    白小时朦胧间,听到了警卫员和厉南朔的这么两句对话。



    她撑不住了,好累好累。



    窝在厉南朔的怀里,没隔几分钟,便沉沉睡了过去。



    厉南朔察觉到白小时昏睡过去的同时,轻轻抓起她手腕,心疼地看了几眼。



    虽然邻居给她做了紧急的止血处理,她的手腕也不再继续流血了,但她满身鲜血的样子,仍旧让他心痛到了极点。



    这个傻丫头!



    为什么不能再多等他一个小时呢?



    他已经带人控制了白濠明,已经找到了他的作案证据,火灾发生的同时,他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了!



    白小时只需要再等一个小时左右,他就可以过来带走她!



    大概是他的保护还不够,白小时早就习惯了,自己保护自己,所以她不信任任何人,只相信自己。



    以后不会了。



    他一定不会再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他的宝贝,他不会再容许旁人伤到她一根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