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57章 记得要想我

    两个月后,阳城一中校门口新生安排报道处。



    “真的不用我送吗?”厉南朔看着一旁认真确认,是否带了报道必须证件的白小时,轻声问。



    “不用不用。”白小时微微皱着眉头回道。



    虽然厉南朔没有开军车过来,但以厉南朔出众的外形,轻易就能招惹是非。



    再不然就是校领导亲自出来迎接。



    两人之前在家里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为了白小时的安全起见,还是低调些的好。



    白小时将要在这里度过她三年的高中生活,三年长得很,她可不想一开学,就被同学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白濠明bǎngjià她那天,厉南朔就替她安排好了志愿,替她填了志愿书,填了阳城一中。



    其实说到底,白小时自己内心里的选择,就是阳城一中,得知厉南朔和宁霜迁就了她的想法的同时,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厉南朔伸手,宠溺地揉了下她的头发,“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我在校门口陪你一会儿,等你们开新生大会的时候我再离开。”



    白小时和他对视了一眼,不可置否地弯起嘴角笑了。



    “记住,手机不能离身,军训的时候教官要是收你手机,就用他们内线电话,打电话告诉我。”厉南朔继续巨细无遗地朝她一样一样嘱咐。



    “知道啦!”白小时有些无奈。



    平常也没见他这么啰嗦过,不就是新生报到之后,要封闭式军训十天嘛!



    对于即将开始的高中生活,白小时是充满了新奇的。



    所以对于和厉南朔的暂时分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反倒有一种,终于不用家长管束,被从笼子里放出来了一样激动的情绪。



    特别激动。



    她不知道,厉南朔早就习惯了和她朝夕相处,尤其是这个暑假,两人几乎天天见面,一两天见不到,厉南朔这心里都像是缺了点儿什么。



    更别提,会十天见不着白小时。



    更不用提,十天之后,白小时就要开始住校了,一个礼拜才能见面一天。



    一礼拜见面一天都是多的,假如厉南朔正好碰上周末有事,要去外地或者京都开会什么的,两人可能连着两三个礼拜都见不着一面。



    考虑到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厉南朔昨晚几乎是一夜没睡,搂着白小时,盯着她看了一整晚没合眼。



    其实城北别墅离阳城一中还是很近的,开车也就半个多小时而已。



    但厉南朔家毕竟不是白家,白继贤和宁霜两人,都是好面子有骨气的人,白小时和厉南朔这八字还没一撇,自然不能让她常年在厉南朔家住着。



    厉南朔见白小时有些不耐烦的样子,要提着自己的行李箱下车,忽然倾着上半身,伸手扣住了她这边的车座靠背。



    白小时后背贴着真皮靠背,望着近在咫尺的厉南朔。



    想了下,眨了眨眼睛,轻声问,“还有什么忘记说的吗?”



    “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忘了说。”厉南朔垂眸,望向她嫣红的唇。



    “记得要想我。”他轻声道。



    沉稳的低音炮声线里,带着浓浓的眷恋。



    厉南朔从未在她面前,说过这样的话。



    白小时愣愣望着他,心跳控制不住地,漏跳了一拍。



    “好。”她迟疑了几秒,才红着脸,点头小声回道。



    厉南朔的唇,随即朝她压了过来。



    白小时下意识看了眼前面的宋煜。



    宋煜立刻很识相地,一手挡住了后视镜,一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两分钟后,白小时自己拖着小行李箱,红着脸逃也似的下了车。



    她没回头,走向校门口的同时,忍不住轻轻用指尖触了下自己有些红肿的唇。



    厉南朔说自己,特别喜欢她用的这支,草莓味的唇膏的味道,所以只要她涂了唇膏,便想吻她。



    白小时觉得,这完全是圈套,完全是借口!



    她上次换着涂了柠檬味的唇膏,他还是吻了她啊!



    偏偏有的人,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是接吻狂魔,总是要找那些稀奇古怪的理由吻她。



    因为在车上浪费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所以白小时快要迟到了,一边想着厉南朔刚才的那个吻,一边走得飞快。



    刚走到校门口,冷不丁就和另外一个方向,朝她这边飞快地跑过来的另外一道人影撞上了。



    白小时还好,只是倒退了两步,就站稳了,撞她的那个女孩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车上的厉南朔和宋煜两人,清清楚楚看到了事件的经过。



    “长官?”宋煜愣了下,回头询问厉南朔的意思。



    厉南朔只是扫了两眼那个摔在地上的女生,见白小时朝那女生伸手,要拉对方起来,暗忖了下,沉声道,“没事。”



    因为对方是秦苏苏,所以没事。



    白小时比秦苏苏高了半个头,正好被秦苏苏撞到了鼻子,痛得眼前晕了几秒。



    “我的妈哎!”她听对方的惊呼声,只知道对方摔得更惨。



    揉了两下自己的鼻子,确认没有出鼻血,才哭笑不得地,朝对方冒失鬼伸手,“同学,没事儿吧?摔到哪里了吗?”



    “嘶……”秦苏苏一边倒抽着凉气,借着白小时的手站了起来,一边大度地回道,“没事!屁股肉厚,摔不坏!”



    “这两位同学,你们要迟到了知道吗?几班的呀?赶紧的吧!”门口的保安热情地提醒她们。



    “b班的。”



    “b班在哪儿啊?”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道。



    “一个班的呀?”保安笑了笑,指着离她们最近的教学楼道,“就那边,三楼,左手第二个教室!”



    白小时和秦苏苏两人对视了一眼,秦苏苏看着白小时被她撞红的那块,傻呵呵笑道,“待会儿去教室我给你找块创口贴!”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b班门口,班主任已经站在讲台上了,除了白小时和秦苏苏两人,全都到齐了。



    “什么名字?”班主任对照着花名册,问他们两人。



    “白小时。”白小时硬着头皮回道。“你就是白小时啊,倒数第二排那边有两个空座,过去坐吧!”班主任看了她一眼,淡淡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