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66章 想你了

    白小时只希望,厉南朔可以不要管她管得那么紧。



    他们暑假在家的时候,都已经说好了的。



    宁霜也是担心,厉南朔假如明面上跟白家走得太近,对白小时太好,会让白小时陷入比较危险的境地。



    厉南朔自己也知道那会有什么后果。



    所以都说好了,尽量让白小时渡过平静的高中三年,能让她像个正常的高中生一样上学交朋友。



    可白小时的高中生活才开始了两天,就觉得好累,厉南朔无处不在。



    “xiaojie,您还是去车上一趟吧……”警卫员有些为难地,轻声回道。



    “是他自己没有遵守规则,我的同学还在附近,她们假如看到了,我要怎么解释?”白小时皱紧了眉头回道。



    警卫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绞尽脑汁想着,要怎么把白小时哄上车。



    僵持了约莫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白小时把拖把丢到水桶里,正准备清洗,忽然被边上伸出的一双手,一下子扛了起来。



    “哎呀……”白小时吓得忍不住一声轻呼。



    警卫员很识相地,转身,背对向了厉南朔和白小时的方向。



    想了下,朝一旁跟着厉南朔下了车的司机轻声询问,“一起拖个地?”



    “是你自己没有乖乖听话,怨不得别人不遵守规则。”厉南朔将白小时丢到车上时,立刻危险地朝她眯了下眼,沉声道。



    秦苏苏隐约间,好像听到篮球场那边传来白小时的声音。



    回头看了一眼,那边有个蹲着的背影,在水桶旁洗拖把。



    她没有察觉出异样,自言自语道,“赶紧捡完垃圾,帮小时拖地去……”



    白小时此刻被厉南朔严严实实,压在了车后座上。



    车内没有开灯,仅凭着外面路灯洒进来的朦胧的光,她才能勉强看得清,近在咫尺的厉南朔的眉眼。



    他脸上带着一丝愠怒的神色,“让你吃药,是不是为了你好?”



    “是啊。”白小时微微皱着眉头回道,“但是……”



    “那就没有但是。”



    厉南朔低沉的声线,一下子淹没在两人唇齿厮磨的轻微声响里。



    白小时很想推开这个接吻狂魔,奈何抵不住他的力气,刚伸手推他的肩膀,便被他狠狠捞入怀里。



    白小时一下子感受到了,他对她的渴求和想念,整个身体僵在他怀里,不敢动弹。



    厉南朔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纤细的脖颈,细细吻着她的下巴。



    “第一,我没有对下施压,控制你的学业zìyóu,第二,我没有出现在你任何一个同学朋友面前,这是你的规则。”



    “第三,你不得抵抗对你来说有益无害的,我的任何决定。”



    他一边轻轻咬着她细嫩的肌肤,一边低声道。



    “直到现在,我没有违反规则,倒是你,耍小性子耍了一天,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惩罚你?”



    白小时抿着唇,尽量克制着自己不要发出声响,在他身下不安地扭动了几下,却始终无法挣脱开他。



    一个月前,厉南朔当着宁霜和白继贤的面,直接开诚布公,说了自己和白小时大概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白继贤差点出手打了厉南朔。



    然而冷静下来之后,白继贤还是跟厉南朔好好交谈了一番。



    又单独询问了白小时的意思,问她是bèipò的,还是自己愿意的。



    白小时觉得其实自己一半是被强迫,一半,也是心甘情愿的,至少后来,对于厉南朔的亲近,她没有抵触心理。



    对于白继贤的怒火,她没法把责任全都推到厉南朔一个人身上。



    于是她点头了,说自己至少对厉南朔,是有好感的。



    白继贤手上的杯子差点就砸到了她身上。



    白继贤从没想过,自己引以为傲的小孙女,竟然会在这么小的年纪,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还是自愿的!



    厉南朔及时闯了进来,护住了白小时。



    茶杯砸在地上的碎片,弹起来割伤了厉南朔的手臂。



    白继贤看到厉南朔受伤出血了,警卫员的枪对准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对厉南朔做了多不可饶恕的事情。



    厉南朔是心疼白小时被打被骂,白继贤怎么对他发火,他都无所谓,但是他不能让白小时受了委屈。



    白小时知道,这件事有一半的过错在于她自己。



    于是向白继贤写了一封保证书,保证自己在高中毕业之前,绝对不会跟厉南朔,包括他以外的异性,发展超出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关系。



    包括要保持跟厉南朔之间的距离,她要怎么把控跟厉南朔之间的关系,对白家来说才是最好的。



    写了好多好多,好几页纸。



    这才同时平息了白继贤和厉南朔两人的火气。



    厉南朔为了白小时,不让她受委屈,自然也做出了相应的退让。



    开学前一天,因为城北别墅离阳城一中很近,所以厉南朔提前去白家接了白小时。



    离开的时候,两人才向白继贤保证,说开学之后,就让白小时一心一意在学业上,严格遵守保证书上的内容。



    然而这才第二天,厉南朔就跑来见她,抱她,亲她。



    虽然他们不说,谁都不知道,但白小时心里还是有点儿负罪感。



    她有些恼了,“那你说要怎么办?你原本不应该来的,现在来了,不也是违反了规则吗?”



    “除了将错就错,你觉得还有什么办法?”厉南朔轻笑了声,反问她道。



    白小时被他吻得心里扑通扑通乱跳,自从那一次之后,她明白了男女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后,总是会被他吻得有些情不自禁。



    身体的反应,根本不受她的大脑控制。



    他吻她,她便忍不住想要回应。



    “不行,爷爷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白小时还在逼着自己努力挣扎,低声回道。



    这个臭丫头,为什么不能明白,他让宋煜过来,是因为担心她,对白继贤出尔反尔,是因为不想让她争吵过后,一个人生闷气呢?



    虽然她中午,当着宋煜的面把没喝完的中药都倒了的行为,着实惹恼了他。



    他很生气。



    然而现在,吻着白小时,心里一直憋着的那股气,一下便烟消云散了。“我想你了。”他在她耳边,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