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74章 陆枭一定不会出事!

    在宁霜和秘书出现的同时,他的脑子,又开始尖锐地疼痛起来。



    宁霜和秘书一直是在一起的,当年飞机失事,这个秘书肯定也在她身边。



    但是后来,陆枭对这个秘书是死是活,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也就是,这个秘书,从宁霜出事之后,就失踪了。



    会不会,秘书有问题……



    他想到这点的同时,猛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快步朝宁霜那边走了过去。



    他等不到保镖过来了,没时间了。



    所有人都在往外走,只有陆枭一个人,逆着rénliú,往远处宁霜和秘书的方向走去。



    他越走越快,到最后,几乎是狂奔过去。



    因为他看到,秘书和宁霜说了几句话之后,往旁边走的时候,忽然回头,超周围看了一圈。



    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死角,又回头,看向了低着头坐在那儿打电话的宁霜,行为相当诡异!



    他这时,脑子里完全反应了过来!



    是飞机失事这个问题,xiànzhì了他的思维!



    所以他一直以为,在飞机上出事,才是对的,而忽略了,这分明是一个人为的问题!这个人可以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用任何手段,杀了宁霜!



    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变了,那么秘书改变了杀宁霜的方式,也是正常的!



    “宁姨!!!”他一边狂奔,一边朝着坐在那儿的宁霜大吼,“过来我这里!!!”



    宁霜打着电话,注意力完全都在电话上。



    她朝朋友歉然地解释,“对不起,我们这边机场不知道为什么,暂停了所有飞往国外的航班,我今天应该赶不及过去了……”



    说着话的同时,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宁姨”。



    她愣了下,抬头,茫然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然后看到了,距离她只有数十步的,满脸焦灼的陆枭。



    “过来!”陆枭见宁霜终于抬头看自己,朝她又吼了声。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宁霜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陆枭要让她起来,那边的秘书,已经从身上掏出了枪,遥遥对准了宁霜的脑袋。



    在厉南朔逼着白濠明签离婚协议的时候,陆友心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鱼死网破。



    陆友心对这个早就被她买通了的秘书说,假如她出事了,就杀了宁霜。



    她假如出了事,宁霜也别想活,谁都别想好过。



    陆枭来不及多想,猛地朝宁霜那儿扑了过去,一下子挡在了她的面前。



    厉南朔就在附近的透明直升电梯里,亲眼目睹了枪击的过程。



    “草!”厉南朔愣了下,脱口而出骂道。



    警卫员是头一回,听到厉南朔说脏字,扭头望向厉南朔,不知所然。



    等到下一秒,外面因为枪击事件,而乱成一团的时候,电梯里的其余人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快上去!保护好长官!”厉南朔身后的经理立刻大声吩咐道,“安保呢!安保赶紧通知特警过去啊!都傻了吗?!”



    “下去!”厉南朔咬着牙命令道。



    “但是长官……”



    “耳朵聋了吗?我说下去!!!”厉南朔反手,一把狠狠揪住经理的领口。



    与此同时,陆枭一把抓起座椅上的宁霜,拉着她躲在了一旁的广告牌后。



    “上来没有?!”陆枭努力撑着,朝电话里大声吼道。



    “我们已经在在这一层了!立刻到!”保镖在一片嘈杂之中,也扯着嗓子大声回道。



    宁霜这时忽然发现,陆枭背靠着广告牌的那块,满是鲜血。



    她愣了下,立刻抓住陆枭的肩膀,看了一眼他的背后,陆枭左边肩膀靠下,中枪了!



    “陆枭,你受伤了!”



    陆枭知道,他痛得几乎连喘气都困难。



    “没事儿的宁姨。”他一张脸由于大量的出血,一下子变得惨白,咬着牙摇头回道,“没事儿,不用担心……”



    他往广告牌后面看一眼,看到自己的人果然上来了,稍稍松了口气,撑着一旁的护栏,直接坐在了花坛边缘。



    宁霜从脖子上飞快地解下自己的丝巾,想要给陆枭做一个紧急止血。



    然而一看伤口,她的手都忍不住在打颤。



    差一点儿,就打中后心口了!就差那么一点点!



    而且肯定擦到了动脉,就这么一会儿时间,陆枭后背的衣服都被鲜血浸得湿透了!



    她不敢下手包扎,虽然她在部队里早就学过紧急包扎自救,但陆枭那个伤口的位置,太危险了,她不能轻易乱动!



    “你怎么会在这儿呢?”她想了下,狠心用丝巾轻轻压住伤口附近,一边责道,“你不该过来救我!”



    “巧了……”陆枭缓了两口气,努力朝宁霜笑了下,轻声回道,“我也忽然有急事要出国。”



    一说话,肩膀靠下的枪伤,流血流得更凶,几乎是大股大股地往外喷涌。



    “陆枭!”宁霜吓得惊叫起来,“你别说话了!听阿姨的话,别说话了!”



    陆枭是陆家的独苗!他父母早就过世了,陆老也就一个儿子一个孙子!



    要是因为她出了什么事,她怎么向陆老交待?!



    宁霜宁愿现在中弹的是她!



    其实到机场门口的时候,她想着厉南朔的话,就有点儿动摇了,就想着,要找怎样的借口,向朋友道歉,推迟两天再出国。



    她就是感觉有点儿不对,第六感告诉她,厉南朔坚决不让她出国,可能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不能说出口的原因!



    正好听到广播里说今天的航班不能起飞了,她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没想到,谁能想到会在这儿出事!



    厉南朔一心只想着,宁霜是否受伤出事了,赶到这边时,看到倒在地上的竟然是陆枭,而宁霜毫发无损,不禁愣住了。



    怎么会这样呢?



    他有点儿想不通。



    “南朔啊!快点儿!陆枭中弹的地方很危险!”宁霜急得全身都在抖,看到厉南朔赶过来,控制不住地,一边哭一边求厉南朔。“没事,一定没事的!机场的急救医护人员已经赶过来了!”厉南朔怔忪了一下,才半跪在了陆枭身边,压住了他出血的地方,咬着牙沉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