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78章 陆枭家的小公主

    白小时还是生气,坐在他腿上的同时,黑着脸问他,“你觉得我们门当户对吗?”



    厉南朔就知道,白小时会因为江妍儿的事情,跟他置气。



    虽然他确实是为了许唯书和池音好,才对江妍儿说了那么些话。



    但是白小时肯定不相信。



    没想到,她还因为门当户对这个字眼,跟他生了气。



    “你说呢?”厉南朔搂着她的腰,轻声反问道。



    “我觉得并不。”白小时立刻撂下气话,“我家跟你家,怎么能算门当户对呢?厉家的资产是白家资产的……”



    话还没说完,嘴便被厉南朔堵住了。



    “唔……”白小时愣了下,对于厉南朔突如其来的吻,还是有点儿抗拒。



    刚才她要亲他,他不给,现在她生气了,他倒来亲她哄她!



    她随即伸手,撑住了厉南朔的心口,想要推开他。



    然而还没推开,便被他一个翻身,压在了身子下。



    厉南朔不是不想,他都快憋疯了。



    就差几十天,他便可以名正言顺跟白小时在一起,越接近这个期限,他发现自己越是要控制不住。



    哪怕只是轻轻碰一下白小时,都想撕开她的衣服,立刻拥有她。



    更别说,她穿着这样的衣服,出现在他房间。



    他憋得要bàozhà,甚至憋得他身体隐隐作痛。



    他将白小时压在下,扣住她后脑勺,目光凶狠地望着她。



    白小时气喘吁吁地和他对视着,脸颊有一丝红,她感受到了他的变化。



    所以,不是她不够迷人,而是他能忍。



    可他为什么要忍呢?



    换成是她,肯定二话不说就上啊。



    她目光闪烁了下,忽然伸出舌头,舔他的唇,一边小声道,“朔哥哥,我好想要你……”



    大不了,她牺牲一点,先主动勾他呗。



    她已经成年了,和成年人做成年人之间的事情,有什么不可以?



    她像是小猫似的,刚舔了他两下,厉南朔便更加控制不住。



    她的那句想要,彻底击溃了他最后一层坚持的防线。



    他低头,猛地噙住了她的唇。



    白小时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难受,光是亲亲抱抱举高高,完全不够,不够止住她心里的痒。



    她一个翻身,坐在了厉南朔身上。



    动作虽然有些笨拙,但是她难耐地咬着下唇的样子,让厉南朔更是双目猩红。



    他握住她一只小手,往下探,声音低哑,“真的想好了要吗?”



    “要!”白小时是第一次,没有任何阻碍地,直接地触碰他。



    心下一阵惊骇,会很痛很痛吧?



    但因为这个人是厉南朔,所以,就算痛死,她也要。



    她俯身,吻住厉南朔的唇,在他耳边软软道,“我准备好了。”



    就在这时,厉南朔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少爷……”门口海叔,轻轻敲了下门。



    厉南朔搂住了白小时,沉声反问,“怎么了?”



    “陆先生亲自送请柬过来呢,说是给家里的小公主要办生日宴。”海叔知道房间里的两人正在亲热,但陆枭来了,他只得硬着头皮上来。



    白小时有些恼,正到了关键时刻,陆枭怎么来了?



    厉南朔浑身滚烫,被这么打扰了一下,忽然清醒了些。



    正如宁霜所说,就算两人在一起,也不能让白小时因为这几年的放纵,而将来后悔。



    他闭着眼睛,缓了两口气,低声回道,“知道了,你们先给他倒杯茶。”



    等到海叔下楼了,厉南朔才松开了白小时。



    白小时似乎有些不甘心,刚才两人的前戏,已经让她彻底进入了状态。



    厉南朔考虑了下,低头,咬住了她的唇,右手往下探,轻轻重重地揉了她几下。



    白小时忍不住皱眉,没一会儿,快要窒息了一般,微微张开嘴,牙齿咬着厉南朔的下唇,轻哼出声。



    好一会儿,才放松身体,瘫软了下去。



    “等你考完试,不然会痛得三天下不了床。”厉南朔收回手,朝白小时柔声道,“还有两个月而已。”



    说完,抽手离开,翻身下床,穿衣服。



    白小时有点儿幽怨地侧过身,躺在床上看着厉南朔穿衣服。



    就差临门一脚了,好可惜。



    厉南朔察觉到白小时的目光,忍不住轻笑了下,转身又回到床边,吻了下白小时的小鼻子,“乖。”



    “我要下去吗?”白小时小声问他。



    “陆枭应该不知道你在这,你就不用下去了,好好休息。”厉南朔安抚了两句。



    去卫生间洗了下有点儿黏的手,便下去了。



    他下去的时候,陆枭正站在他的书房里,看他的古董收藏品。



    “喻菀生日?”厉南朔给自己倒了杯茶,问陆枭。



    “是啊。”陆枭回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本来是这个礼拜三,但考虑到,大家礼拜三的时候最忙,便拖到了明天。”



    厉南朔看了眼万年历,果然,已经过了喻菀的生日。



    “她最近还难受吗?”厉南朔又问。



    “好多了。”陆枭淡淡回道。



    他见陆枭站在一副国画珍品面前不动,紧接着道,“喜欢就送你,明天和喻菀的生日礼物,一块儿包装了送你那去。”



    “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喜欢不喜欢的,没什么讲究。”陆枭不在意地回道,“只要小不点儿开心就行。”



    厉南朔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陆枭看完了那幅画,转身回到了会客沙发前,坐下了,将手上的请柬,送到了厉南朔手边。



    厉南朔看了一眼,忍不住哑然失笑。



    这请柬摆明了是喻菀画作中的一副,画的是陆枭门口的蔷薇,粉粉的红红的。



    陆枭为了喻菀第一次在他这儿办的生日宴,用了心。



    “你倒是不怕,旁人看出来,你喜欢你家小公主啊?”



    小公主这词,是海叔说的,外人谁都能看得出来,陆枭是真的把喻菀当成是宝贝疙瘩一般宠着腻着。



    “看出来又怎样?我以前,就是有这样的顾虑,才让她受了那么多罪,现在不会了。”陆枭笑了下,摇摇头回道。“你明天晚上倒是有空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