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04章 陆枭喻菀甜番:轻佻浪子

    经理领着穿着黑色百褶裙,深蓝色小碎花雪纺上衣的喻菀,刚到了十楼陆枭专属楼层,喻菀的脸色越发紧张起来。



    陆枭的宝贝,从来没来过这儿。



    但经理见是陆枭的保镖,用加长房车将她送过来的,便猜到,面前这个长相清秀,白báinèn嫩的小姑娘是谁了。



    经理原想通知陆枭,喻菀过来了,但是喻菀阻止了他,说要给陆枭一个惊喜。



    于是,经理便谁也没通知,带着喻菀上来了。



    十楼陆枭的贴身保镖,看见喻菀的一刹那,愣住了。



    “叔现在在忙吗?”喻菀看见熟识的人,随即小心翼翼,柔声问。



    “在接待贵客呢。”保镖确定自己没看错,面前这个人就是喻菀,才慢半拍地回道。



    陆枭从不让喻菀过来。



    因为会所里的工作性质,想来也很不干净,陆枭怕吓着他的小宝贝。



    保镖想了下,才犹豫着回道,“要不然,小xiaojie先在会客厅休息一下,我现在过去告诉老大一声。”



    “但他今天有很重要的贵客,不知道什么才能时候谈完事情。”



    “好,不要紧。”喻菀点点头回道,“反正我今天没什么事,可以在这儿等他。”



    保镖将她领到了一个大房间门口,朝她轻声道,“老大就在最里边谈事情,小xiaojie就在这边会客厅等着吧。”



    “嗯。”喻菀看起来相当紧张的样子,抿着唇,点了点头。



    保镖心道,喻菀从来也不会主动来这儿,陆枭也不让她来,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估计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但偏偏喻菀却说不着急。



    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



    他按了密码,对着摄像头低声道,“是我,有急事跟老大说。”



    喻菀一个人在会客厅里,待得有些无聊,等了几分钟,保镖没有回来,她便忍不住起身,在会客厅里逛了起来。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方才那个保镖进去的门边上。



    她发现,门是开着一条小小的缝隙的,应该是保镖进去的急,没注意。



    她听到里面,隐约传来谈笑声,夹杂着女人的娇笑。



    有女人在里面吗?



    喻菀愣了愣,下意识,将面前的门,悄悄推开了半扇。



    里面的灯,打得有点儿暗,打的是lánguāng黄光,喻菀适应了几秒,才看清楚里面的摆设,好像是陆枭的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



    而正对着陆枭办公桌的那面墙,又开了一扇门,门也是虚掩着的,谈笑声,正是从里面传来的。



    鬼使神差般,她走了进去,朝那扇门,越靠越近。



    与此同时,房间里的陆枭,听着保镖在他耳边耳语,“小xiaojie忽然来了,没说什么原因,就说会一直等到您出去见她。”



    他目光稍稍一凛,面上还是笑着的,朝保镖低声道,“跟她说,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今晚我会回家,到时再讲。”



    “送她回去,立刻。”



    “但是……”



    “陆少,怎么了?”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衬衫完全是敞开的,锁骨处印着鲜红的唇印,眼梢带桃花,微微狭长的眼扫过来,却无端的,让人觉得有点儿凉。



    陆枭勾着嘴角,面不改色地回,“没什么,手下有点儿小事要处理,棠少您玩您的就好。”



    “去吧。”陆枭说完,又朝保镖低声道。



    棠华此人,年纪虽然不大,二十出头,却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爱玩女人,在他手底下经过的女人,少说有几十上百个了。



    出了名的浪子。



    只要他看上的女人,一般都逃不掉。



    因为仗着,棠家是京都四大家族中的一家,背景强大,他又是年纪最小,家中幼子,被惯得无法无天,行事轻佻狠辣无比。



    换成其他人倒不要紧,因为棠华在这,所以陆枭一下子便神经紧张起来,就怕他看上生得水灵灵的喻菀。



    “好。”保镖听了陆枭的吩咐,立刻转身出去。



    刚推开门,便听到门后传来轻轻的“哎呀”一声。



    保镖过来的方向,正好是喻菀看不到的死角,保镖推门的力气又比较大,直接撞上了喻菀的额头和鼻尖。



    这一声发出来,陆枭一下子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一旁的棠华在注意着陆枭,冷不防伸手,拦住了他,轻声笑道,“难不成是陆少金屋藏娇,怕我看上?”



    “自然不是。”陆枭顿了下,硬着头皮回道。



    喻菀被撞得眼冒金星,倒退了两步才站稳。



    她没注意听刚才里面的人都说了什么,她只注意到,陆枭刚才身边坐着一个娇媚的女人,搂着他胳膊没松过。



    她脑袋鼻子又疼,又因为看到那个搂着陆枭的女人,此时心里五味杂陈,眼里含了一包眼泪。



    她捂着自己的额头,怔怔地看着站起来的陆枭,又扫了眼那个陪酒的公主,眼里有些受伤。



    陆枭怎么能不懂喻菀的心思?在他面前,她的情绪从来都只写在脸上,丝毫不做掩饰。



    两人对视了几秒,喻菀又往后退了几步,转身就往外走。



    “小不点儿!”陆枭心中一紧,想也不想,轻轻拂开棠华拦着他的胳膊,就朝喻菀追了过去。



    喻菀一转身,眼泪就掉了下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过,陆枭这个年纪了,有女人不是很正常吗?



    但是一想到刚才房间里那个画面,她心里更是一抽一抽的疼。



    刚走出陆枭的办公室,还没走出外面那个会客厅,陆枭便追上了,一把紧紧拽住她胳膊。



    他看到喻菀脸上的眼泪,心疼地将她带入怀里,“先别生气,不你想的那样!”



    说话间,他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猜是棠华过来了,又低声道,“你现在先回去,有什么事,晚上回去咱们再说!”



    说罢,便朝一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喻菀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止都止不住,她闻见陆枭身上浓烈的玫瑰香水味道,自己用力推开了他。



    她抬眸,盯着衣衫不整的陆枭看了几眼,什么都没说,一边无声地哭着,一边转身推门就走。不用陆枭赶她走,她自己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