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07章 爱你,听懂了吗

    正因为陆昌圣的这个电话,所以喻菀才去皇家一号找陆枭。



    她想问问陆枭,为什么这件事情,不是他亲自跟她说,而是陆昌圣告诉她的呢?



    陆枭从未把任何一个女人带回家过,也没有在家人面前,提到过任何女人的名字,所以喻菀接到陆昌圣电话的第一时间,有些震惊。



    谁能想到,十几个小时后,陆枭却把她压在洗手台上,压在床上,做了这种事情。



    陆枭离开的一瞬间,她随即将自己的脸,埋进鹅毛枕里。



    眼泪根本都止不住,哭得直打嗝。



    陆枭先去清洗了下自己。



    虽然身体里那股热,还没有完全消退下去,一次根本是不够的,但喻菀是第一次,他怕继续下去,会弄伤她。



    迅速用凉水冲了把澡,他便返身,坐在了床沿边,伸手轻轻捏住了喻菀的肩,将她抱了起来。



    喻菀很累很累了,就陆枭洗澡的这几分钟,身体的疲惫让她不由自主地,进入了浅眠状态。



    陆枭抱起她时,她勉力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又打了个嗝。



    “乖。”陆枭怜爱地吻了下她哭红的鼻尖,低声道,“叔帮你洗个澡,马上就好了。”



    喻菀浑身上下都软得没力气,任凭陆枭将她抱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流,缓缓浇在她身上。



    他的指尖,触到她肩上,被他咬得很深的一块齿痕上时,喻菀忍不住地颤了下。



    陆枭方才,确实有点儿失控了,因为她的青涩,让他想起了以前的她,动作便没了轻重。



    现在冷静了些,看着喻菀身上被他弄得红红紫紫的一片,心疼到不行。



    “下次一定不会了,叔一定会更温柔些。”他略带歉意地哄她。



    还有下次吗?



    喻菀想到方才陆枭失控的样子,像一只野兽,想到方才的疼痛,下意识地,往后稍稍瑟缩了些。



    她不想要下次了,而且,以后他会有女朋友的,他们不能再有下次了。



    “太公公说,明天,带我一起去见我未来的婶婶。”



    她说着这两句话时,睫毛不断地颤着,上面不知沾的是眼泪,还是浴室里的雾气。



    “什么婶婶?”陆枭的动作顿了下,皱紧了眉头反问她。



    “就是一个比我大五岁的,长得很漂亮,人又很温柔的婶婶,太公公说,明天一起吃完午饭后,会带她回来的。”喻菀破碎的音调,带着一丝倔强。



    陆枭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



    怪不得,今天喻菀不听话,反常地跑到皇家一号去找他了。



    他暗忖了几秒,继续方才的动作,撩着水,轻轻往喻菀身上浇。



    “明天我不会回来,你不要告诉太公公。倘若他问起,你就说不知道。”



    “可是她……”



    陆枭不等她说,又沉声道,“我甚至不知道,太公公带回来的女人会是谁,你误会了。”



    “等那个女人走了,我再回来。”



    “然后挑一个合适的时机,向太公公坦诚和你之间的关系。”



    他们之间的关系?



    喻菀有些不太明白,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她是陆家的养女,难道不是吗?



    “这里,从未吻过,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一个女人。”陆枭指着自己的唇,“叔说了那么多年的喜欢你,还不明白吗?”



    喻菀彻底愣住了。



    原来陆枭……也喜欢她。



    可是她一直以为,他对她的那种感情,是对妹妹对亲人的喜欢。



    她在学校也有朋友,上了一年多的美院,美院的学生比一般学生开放一些,开豪车去酒吧打架闹事谈男朋友堕胎,都很正常。



    虽然喻菀经常一起玩的朋友,行事作风没有堕胎的那些女生那么夸张,但也几乎都是有男朋友的。



    她的朋友和男朋友相处的感觉,完全不是陆枭对她这样的。



    她也很隐晦地问过两个朋友,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会是什么表现,把她当成是亲人的时候,又会是什么表现。



    问的时候,她的朋友还很善意地嘲笑了她。



    因为她们不知道,喻菀的心智有些许的缺失,喻菀平常话比较少,她们只当她是太单纯善良,家里把她保护得太过,所以有点儿傻乎乎。



    她们也不知道,她的成长环境,是怎样的,家里除了五六十岁的麦奶奶,从未有过年轻的女性,跟她在一起生活过。



    她听了她们直观的描述,心想,陆枭果然把她当成是妹妹看,陆枭跟那些男人,完全不一样啊。



    那之后,她还消沉了一段时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还是她们说的,有点儿恋父情结。



    到后来,索性不想了,觉得陆枭把她当成是妹妹,她想通了也无济于事啊。



    等她彻底平静下来的时候,陆枭,却对她做了这种事情。



    她刚才某一瞬间,甚至绝望到想要zìshā。



    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他醉酒之后,用来泄欲的一个工具,她宁愿他没有碰她。



    直到现在,听到陆枭说,一直都喜欢她,才明白,原来自己想错了。



    “因为之前你还小,我怕吓着你,现在懂了吗?”陆枭看着她惊呆了的样子,继续低声道。



    为了今天,他足足等了十年。



    那么浓烈的感情,在喻菀面前,从来都是压抑着。



    但是从今天开始,他不会再掩藏自己对她的任何情绪。



    喻菀也喜欢他,但是她自己不明白,所以就需要他耐心去引导,并且,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正因为站在面前的人是你,所以我才忍不住要对你做这个事情。”他说着,低头,又轻轻啄了下她的唇。



    “这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把两个字分开念,爱在前面,做在后面,正因为爱,才会控制不住地做下去,叔是因为爱你啊。”



    喻菀一直都没有说话,盯着他,没有作声。



    还好,陆枭也喜欢她。



    她最近总觉得,自己很坏,是个坏孩子,并且贪得无厌。



    她喜欢陆枭,贪恋他对她的好,她无法想象,陆枭将来会把对她的这份好,转移到别的女人身上,届时她会有多嫉妒。



    所以才会不管不顾地,去皇家一号找他。但是他也喜欢她,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