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15章 她活该!

    陆昌圣其实还是很疼喻菀的,虽说罚她跪着面壁思过,至少还想着不能饿着她。



    麦奶奶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便将纪然和喻菀两人的饭菜送了上去。



    其实纪然就猜到,陆枭可能不会回来,所以也没说什么,继续赖在陆枭的床上,吃饭。



    她就不信了,陆枭会一直不回来。



    他什么时候回来,她就什么时候走,见不到陆枭,她就一直在陆家赖着。



    麦奶奶替她把饭菜摆好了,正要端着喻菀的那份下去,纪然忽然叫了她一声,“哎,我还没吃完呢!等我吃完了,你一起把剩饭剩菜收下去。”



    麦奶奶怔了下,回道,“我马上就上来,我先把小xiaojie的饭送过去。”



    “在我们纪家,规矩可是很重的,主人客人吃饭的时候,佣人一定要在边上陪着,等我们吃好了,佣人把东西收拾干净了,才可以离开。”



    麦奶奶在陆家这么多年了,虽说确实就是佣人,但从来没有一个人,会用这么刻薄的语气,对她呼来喝去。



    包括陆枭的父母在世时,他们也全都是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的。



    这是一个人教养的问题,是否尊重人,是否善良的问题。



    麦奶奶心里虽然有一点儿不舒服,但看在纪然是客人的面子上,可能确实各家规矩都不一样,没有表现出来。



    她暗忖了下,轻声道,“但是小xiaojie她……”



    “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在吃饭,又不是她在吃饭,你先来了我这儿,就得先把我服侍好了再说!”纪然冷笑了下,回道。



    麦奶奶感觉,纪然好像是故意的,她好像是故意要饿着喻菀,不让她吃饭。



    但她又不敢当面顶撞陆昌圣的客人,只得耐着性子,站在一旁等纪然吃好饭。



    然而她在旁看着,越看越是恼火。



    纪然连喝一盅汤,绝不超过两百毫升的那一小盅,都喝了十几分钟,更别提吃菜,一口没吃。



    “纪然xiaojie,小xiaojie还在底下饿着呢。”齐妈忍不住了,轻声提醒纪然。



    “哦,你不说,我差点儿把她都忘了。”纪然笑眯眯地回道。



    “不好意思啊,我们纪家吃饭呢,都是先喝完汤再吃饭菜,而且呢,讲究细嚼慢咽,不然吃太快了,对身体不好。”



    “我总不能为了她,就伤害自己的身体吧?”



    麦奶奶忍不住皱眉,她有点儿想骂人。



    麦奶奶素来就是热心肠直脾气,在陆家待久了的人,都是这个脾气。



    她活了这么大年纪了,从来就没见过纪然这么大xiaojie脾气的,或者说,纪然根本就是很坏。



    隔壁白家,白小时这些年也是被娇惯着长大的。



    厉南朔连白小时手上破了块皮都能心疼到骂人的程度,生儿子全家人都差点把儿子给忘了,只顾着白小时疼不疼好不好,怎么没见白小时这么大脾气,这么娇气呢?!



    这根本就是品格的问题!



    “行,纪然xiaojie您慢慢吃。”麦奶奶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有点儿拉下来了。



    纪然就等着找茬,拖延时间呢,见麦奶奶这样,立刻放下了手里的碗,问麦奶奶,“你对我有意见是吗?”



    “不敢。”麦奶奶冷淡地回道。



    “不敢,你还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甩脸色给谁看呢?你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纪然语气凶狠了几分。



    “没有,我老太婆天生就是这副脸。”麦奶奶不动声色地回。



    陆枭这老婆不能要。



    麦奶奶会在陆昌圣跟前说的,将来这样的人嫁进陆家,陆家还不三天两天闹得鸡飞狗跳?



    纪然这姑娘,不说跟旁人比,甚至远远及不上喻菀。



    “是吗?你难道不是因为喻菀,才对我这个态度吗?”纪然毫不客气地,用讥讽的语气反问道。



    “不敢,但我家小xiaojie,我们自己当然是心疼的,您在这儿吃得开心,我们家小xiaojie,这一整个下午,可是一口水都没喝过呢。”麦奶奶看着她,冷淡地回。



    “犯了错的人,她打了我,我凭什么要跟你一样,心疼她呢?她活该!”纪然冷冷笑道。



    “好了,我也不跟你啰嗦了,不然影响我的食欲。”



    纪然说完,便继续慢条斯理地,开始拿起筷子吃菜。



    早知道如此,麦奶奶就在这份菜里下泻药了!让她吃得开心,还准备了这么多菜。



    还专门因为她来,炖了虫草鸡汤,她就该直接丢条虫子进汤里炖!



    她越是盯着纪然看,纪然吃得越是慢。



    麦奶奶眼睁睁看着,喻菀那份饭菜都快凉透了,时间过去了快一个小时,马上八点了。



    不夸张地说,喻菀真的一下午都没喝上一口水,这么下去,喻菀的身体怎么吃得消?



    她实在rěnwúkěrěn,端起喻菀的那份饭菜就走。



    “你去哪儿呢!”纪然一声沉喝,“我饭还没吃完!”



    “您自己慢慢吃,反正您吃得这么慢,再吃一个小时也不成问题。”麦奶奶朝她笑了笑,就推门出去了。



    纪然看着关上的房门,气得直接将手上的筷子,用力砸向房门的方向。



    正想把碗也砸过去,忽然觉得不行。



    她今天的戏份已经演得足够了,过分了的话,会让陆昌圣觉得反感,过犹不及。



    她还指望着陆昌圣专门替她撑腰呢。



    只不过,这陆家的人,真是一点儿规矩都没有!连佣人都如此嚣张!



    等她嫁给了陆枭,一个个收拾过去!



    她记住了,今天麦奶奶是用怎样的态度对她的!也不看看将来陆家的女主人是谁!



    麦奶奶在楼下把饭菜热过了,又重新给喻菀端了上去。



    她轻轻敲了下书房的门,里面的喻菀,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小xiaojie?”她就怕喻菀有个什么好歹,赶紧推门进去,又叫了喻菀一声。



    房间里没有开灯,因为没有人进去过,喻菀又在罚跪,所以没人开灯。



    麦奶奶什么都看不见,往里走了两步,摸索到了开关。打开的同时,才看见沙发旁边,喻菀额头抵着墙壁,跪在地上,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