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19章 一个礼拜不要同房

    麦奶奶在旁看着两人,考虑了会儿,还是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替两人关上了房门。



    她喜欢喻菀,也不忍心看着喻菀和陆枭难过。



    陆昌圣不允许是陆昌圣的事情,她只知道,自己心疼他们俩,所以她不会管的。



    虽然暂时还是没法接受,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这个事实。



    陆枭在喻菀背后垫了个枕头,没让她坐起来,自己朝她凑近了些,让她看他脸上的伤。



    “帮你呼呼。”喻菀聚精会神地看着陆枭的鼻子,眼里满是心疼。



    陆枭则看着她,没有吭声。



    她轻轻朝她脸上吹气,他眼睛眨都没眨,还是定定地看着她。



    忽然,轻声问她,“你喜欢叔吗?”



    “喜欢啊。”喻菀不明白,陆枭为什么忽然这么问,愣了下,才点头回道。



    “那你,愿不愿意,给叔生个小朋友?”陆枭又轻声问她。



    喻菀没有血色的脸,一下子涨得发红。



    “我……”她嗫喏了下。



    “愿不愿意?”陆枭继续问她。



    喻菀抿了抿唇,神色又渐渐变得有点儿忧郁,轻声回道,“可是太公公,好像真的不希望我们在一起,他希望你跟纪然阿姨在一起,那我们怎么生小朋友呢?”



    陆枭朝她笑了下,柔声回道,“你不要管,旁人是怎么想的,我只要你一个回答,愿不愿意?”



    “我……”喻菀还是说不出那句话来。



    她喜欢陆枭没错,也想和他在一起,假如有这个可能的话。



    但她也不想惹陆昌圣生气,陆昌圣这两年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喻菀知道的。



    她想了半天,还是摇头了,“除非太公公同意,不然的话,不可以。”



    “叔,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前天晚上的事情,我也不会怪你,你就当做是我自愿的吧,可是太公公对我那么好,我不希望看到他伤心。”



    陆枭轻轻叹了口气,将她搂入了怀里,“那你就能忍心,让叔伤心了?”



    “也不是。”喻菀立刻惊慌地摇头。



    她都把自己的身体交给陆枭了,因为陆枭要她,所以她就给了。



    陆枭无论问她要什么,只要他喜欢的,她都愿意给!



    陆枭看出了她的极度为难,暗忖了下,轻轻抵住了她的额头。



    陆昌圣那边的问题,自有他去解决,他心里那个计划,越来越坚定。



    既然喻菀不排斥他对她做那个事情,那就最好。



    他这段时间,会努力让她怀上他的孩子,等到喻菀肚子大了,陆昌圣那里,应该会好办一点。



    他沉默了会儿,又轻声问喻菀,“现在叔不逼你,回去了之后,还跟以前一样,好么?”



    其实喻菀也有这个意思,她就怕陆昌圣看出她和陆枭有什么。



    孩子的想法,总是简单的,她以为陆昌圣还不知道,那就最好不过了。



    她听话地点了点头,带着一点儿疲倦的奶鼻音,小声回道,“好。”



    “睡吧,医生让你这两天多休息。”陆枭像平时哄她睡觉时那样,让她枕在自己的腰上,轻轻摸着她顺滑的长发,柔声道。



    “叔,你为什么不问,今天发生了什么啊?”喻菀忽然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情,闭着眼睛,软软地问陆枭。



    陆枭垂眸看着她,自然也看到了她脸上的巴掌印子。



    麦奶奶跟他说了,陆昌圣今天是怎么罚喻菀的。



    “叔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所以不想问。”他低声回道,“睡吧。”



    “嗯。”喻菀只听了陆枭这一句话,心里边安定了。



    哪怕全世界都不相信她,只要陆枭一个人信她,就好了。



    憋了一天的委屈,只听了陆枭这一句话,便瞬间烟消云散。



    她又累又困,贴在陆枭身上,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淡淡香味,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陆枭轻轻摸着她的小脑袋,眼神,逐渐凌冽。



    纪然害得喻菀差点儿大出血这件事,他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他的女人,谁都不能欺负。



    ·



    两天后,医生再三嘱咐陆枭,“这一个礼拜,尽量不要再同房了!等她伤口养好了再说!”



    喻菀站在陆枭身后,拉着陆枭的衣摆,羞得头都抬不起来。



    还好,太公公他们不知道,她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进了医院。



    刚才最后一次检查的时候,陆枭也看了,这两天他甚至不让喻菀下床走一步路,连她上厕所都是他抱去的,伤口愈合得很快。



    他心里自然是着急,希望喻菀今天就痊愈了才好。



    医生说的话,他只当没听见。



    他自己长了眼睛,知道伤口在哪儿,而且每天都要抹药,他会根据自己的判断,来决定是否能跟喻菀再次fāshēngguānxì。



    一个礼拜肯定是不行的,他忍不住。



    他敷衍地不耐烦地点了下头,正好保镖办理完了出院手续,上来来接他们。



    陆枭也不让喻菀自己走,俯身就将她公主抱抱了起来。



    “叔,我自己可以走啊……”喻菀红着脸,不好意思道。



    大白天的,到处都是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怎么了呢,又没伤到手脚。



    陆枭没理她,抱着她就往外走。



    医生在后面嘀咕了句,“这会儿知道温柔了,之前干什么去了?”



    因为喻菀出血的时候,陆枭太着急了,随便就找了个附近的大医院,就把喻菀送了过来,这不是军区医院,医生不认识他,很正常。



    保镖却是忍不住替这个医生捏了把冷汗。



    幸好这医生医术不错,不然分分钟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几人刚走到停车场,正好碰见下车来的陆昌圣。



    陆枭说喻菀今天出院,陆昌圣便想着过来看看,亲自来接喻菀,免得她还因为两天前的事情生他的气。



    打归打,他还是很疼喻菀的。



    正好,看到陆枭抱着喻菀,喻菀窝在他怀里,脸颊有点儿泛红。



    他看着两人,停在了原地,脸色紧跟着沉了下来。



    “小xiaojie还有点儿难受。”麦奶奶赶忙在旁,替他们两人解释道。



    “太公公。”喻菀见陆昌圣来了,随即挣扎着,从陆枭身上跳了下来。陆枭没有强迫,顺势松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