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21章 快要吐了

    还没碰到,门口的纪然,忽然叫了一声,“陆枭哥哥!你别用毛巾擦手,有两天没洗了,脏!用这个擦!”



    说话间,殷勤地凑过来,递了两张纸巾给陆枭。



    陆枭扫了眼自己的毛巾,又看了眼喻菀的,喻菀爱收拾卫生间,毛巾有自己独特的整理方法。



    但这边的毛巾,显然被弄乱了。



    “你用过我们的毛巾吗?”陆枭接过纸巾的同时,轻声问纪然。



    “没有啊,麦奶奶那天给我准备了我自己的毛巾啊!”纪然肆无忌惮地说着瞎话。



    “哦,这样啊……”陆枭点了点头。



    “对啊对啊,我怎么可能不经过你同意,就乱用你的东西呢!”纪然无辜地回道。



    陆枭慢条斯理地,用纸巾擦干了自己的手。



    丢掉纸巾的同时,忽然转身,靠近了纪然。



    纪然望着忽然逼近的陆枭,有些心虚,又有点儿害羞,忍不住往后退了两小步。



    “陆枭哥哥,你要干什么呀?”她小声问。



    “你说我要干什么?”陆枭将她逼得,退到了墙边,伸手,撑在了她身侧,低头,轻声问她。



    “你来我这儿,你自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可是我……”纪然愣了下,看着近在咫尺的陆枭。



    陆枭长得好好看啊,笑起来的样子,带着一点点痞气,加上成年成功人士,与生俱来的那种气质,简直让她都不敢直视他。



    她从小,第一次见面,就喜欢陆枭了。



    甚至也幻想过类似的场面,陆枭把她推到墙边亲她。



    但是真到了这个时候,她心跳快得根本都不受自己控制,紧张到完全不知道怎么自处。



    她快要开心疯了,但是又对于接下去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有点儿害怕。



    陆枭会不会对她温柔呢?会不会弄疼她呢?



    陆枭看着她,嘴角的笑,更加温柔,又凑近了她一些,“可是什么?你不想要吗?如果……”



    纪然听他这么说有点急了,立刻用力摇头,“没有!不是的,我就是因为第一次,所以有点儿紧张!”



    第一次?



    开什么玩笑。



    纪然之前谈的男朋友,估计都能排成一个足球队了,她是怎样的人,陆枭再清楚不过。



    其实他个人,并没有chùnǚ情结,从来都没有。



    但有些人去医院做了个几百块钱,以假乱真的膜跑到他面前娇羞地说,这是她第一次,这就有点儿恶心人了。



    他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轻柔地回道,“是吗?你还是第一次,真的挺难得的。”



    纪然抿着唇,看着他,心里简直开心到了极点。



    还好啊,她性行为次数不是很多,而且在来之前,去医院重新做了膜,陆枭一定不会发现的!他喜欢就好!



    “闭上眼睛。”陆枭又朝他道。



    “好!”纪然满心欢喜地,听他的话,闭上了眼睛。



    她也想闭着眼睛,好好体会,跟陆枭的第一个吻!



    她闭上眼睛的同时,陆枭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随后回头,抓起喻菀的牙刷,挤了牙膏,沾了水,又回到纪然跟前。



    “嘴巴张开。”他继续轻声引导。



    第一次,就要吻得那么深入吗?



    纪然心里开心幸福到,几乎在往外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她还以为陆枭不是很喜欢她呢,所以一直在想,要怎么讨好他,讨他欢心,没想到,陆枭回来就要跟她来一个法式深吻!



    陆枭看到,她眼皮都在激动地抖着,忍不住无声地冷笑了声。



    他不知道她对喻菀的牙刷做了什么,反正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不算过分吧。



    纪然张开嘴的同时,陆枭直接把牙刷戳了进去。



    纪然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牙刷已经戳进了她的嘴里。



    她愣了下,飞快地睁开眼睛,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西瓜红的颜色时,脑子一晕,差点儿没倒下去!



    陆枭左手扶着她的脸,假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继续温柔地问,“早上没刷牙?懒虫,你不希望咱们的第一个吻,是不完美的吧?”



    一边开了电动牙刷,亲自帮她认真地刷了起来。



    纪然快要吐了!



    这几天,她上完厕所之后,都是拿喻菀的牙刷刷马桶的啊!



    她原本是想让喻菀用的,没想到这支牙刷进了她的嘴里!!!



    “陆枭哥哥!”她清醒过来的同时,一边推着陆枭的手,一边含糊不清地叫道,“我从来不用别人的牙刷刷牙的!我有洁癖!”



    “这不是别人的啊,这是一支没用过的新牙刷,乖,刷完了就好了。”陆枭不动声色地,紧紧扣住纪然的下巴,不让她乱动。



    纪然越是挣扎,陆枭便越是不让她挣脱。



    她自己这么抵触,想必确实对这个牙刷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假如他没有察觉,就会是喻菀用它。



    一直等到电动牙刷定时的两分钟结束,陆枭才收回了手,继续拉着纪然的手,到水池边,漱口。



    纪然像是经历了十大酷刑,脸色惨白,整个人都没力气了,几乎是虚脱着被陆枭拉到水池边。



    “没有弄疼你吧?”陆枭明知故问。



    纪然明白,自己不可以在陆枭面前表现得太过,不然陆枭要是追问起来,她为什么要这样,她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强忍着,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没有,陆枭哥哥很温柔的。”



    “那就好。”陆枭也朝她笑。



    然后,把一旁的洗脸毛巾抽了下来,用水淋湿了,拧干了,伸到纪然面前,“来,我帮你洗把脸,牙没刷,脸肯定也没洗呢。”



    那支牙刷伸进纪然的嘴里的时候,她挣脱不开的瞬间,已经绝望了。



    擦过脚的毛巾擦脸,还算得上什么呢?



    她木然地,盯着那块伸到自己面前的毛巾,没说什么,只是呆呆地,任凭陆枭替她擦脸。



    “乖,洗漱完了,咱们先喝水,吃点儿东西,好吗?”陆枭把毛巾丢到一旁,又问纪然。纪然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猜到了,画着小猪头小猫爪的那只异形玻璃杯,是喻菀的杯子,所以前两天用它装了马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