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26章 牛奶味的

    吃完晚饭之后,麦奶奶便拉着麦爷爷一起出去,说去附近超市买点儿东西,散个步。



    陆枭知道,麦奶奶这是故意给他和喻菀创造机会。



    麦奶奶还是疼他,疼喻菀,即便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对的,还是帮了他们。



    喻菀因为伤得地方很特殊,所以这几天都没洗澡,只是擦擦身子。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心情大好,忍不住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哼着歌。



    陆枭进她房间时,她正对着镜子弄头发。



    陆枭走到她身后,接过了她手里的吹风机,一边替她吹头发,一边问她,“心情这么好?”



    “是啊。”喻菀点了点头,回道,“我今天用了牛奶味的沐浴露,好不好闻?”



    陆枭低头替她弄着头发,嗅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好闻的香味,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闻不到。”



    “不会啊。”喻菀有些好奇地,抬起自己的手臂,送到鼻子边上嗅了下,“我闻得到是牛奶味的哎!”



    说着,转身把自己的手凑到陆枭鼻子边上,有些焦急道,“你再仔细闻闻看!”



    这么好骗。



    幸好他从来都没打算让她离开自己身边,不然喻菀就是那种,被人卖了还要傻乎乎帮着数钱的小傻瓜。



    陆枭面无表情地,继续帮她吹着前面的头发,吹得半干了,才放下吹风机,道,“哪儿香,你给我闻闻?”



    喻菀又献宝似的,把自己的手,举到了陆枭跟前。



    陆枭低头,闻了下,摇头回道,“没有。”



    “那你闻闻这儿!”喻菀怀疑自己的鼻子是不是出了问题,又把自己感觉留香特别浓的手臂内侧,举给陆枭闻。



    “还是闻不到啊。”陆枭继续装。



    “那你……那你闻闻我这儿!”喻菀着急地指着自己锁骨颈窝的地方,别人说香水喷这儿最好,沐浴露也应该是一样的道理吧。



    因为她的朋友说,这个沐浴露特别好用,特别好闻,男人应该都喜欢闻这个味道,所以她才托了朋友替她带了一大罐回来。



    她想让陆枭也喜欢闻这个味道。



    谁能知道,陆枭根本闻不见啊!



    喻菀有些懊恼,自己傻不拉几的,听别人的怂恿,买了最大罐的,不便宜呢。



    现在是陆枭又不喜欢闻,放在那儿多浪费啊!



    陆枭眼底带着一丝淡淡的笑,轻声道,“那你自己让我闻的。”



    “对啊!”喻菀指着自己,“我同学说,男人都喜欢这个香味……”



    说到一半,便硬生生止住了,没往下说。



    小脸有点儿红扑扑的,看着陆枭。



    “是吗?”陆枭轻声问。



    喻菀不做声。



    陆枭便低头,凑向了她刚才指的那个方向。



    他的唇触上她的颈窝的瞬间,喻菀下意识微微动了下。



    但陆枭现在,是将她整个人都圈进了怀里,她背后抵着梳妆台,无处可避。



    陆枭一点点吻着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喻菀被他吻到的地方,便一寸寸地战栗着。



    他顺着她瘦削的锁骨,吻到了她的下巴,吻到了她的唇。



    喻菀一动不动,呆呆地看着他。



    “你同学倒是没骗你。”陆枭轻轻抚摸着她的耳垂,她耳垂边的发,低声道。



    “但是,无论你用什么味道的,叔都喜欢闻,所以,不用刻意去问别人的喜好,来讨好我。”



    因为喻菀就是他的喜好。



    喻菀脸更红了些,叫了他一声,“叔……”



    “或许,以后我们可以,慢慢地,改变一下你对我的称呼方式。”她还没说什么,陆枭便继续循循善诱。



    “那我不叫你叔,应该叫什么?”喻菀有些不解。



    “你跟我,已经发生了关系,你说,应该叫什么?”陆枭用左手,帮她轻轻梳理着还没干透的头发,柔声问她。



    喻菀抿着唇,不吭声了。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陆枭是什么意思。



    可她脸皮薄,实在是叫不出那两个字。



    而且,现在陆昌圣还没有首肯他们之间的关系,她这么叫的话,好像不行呢……



    “我……”她憋了半天,也没法说出口。



    其实陆枭倒并不是非得逼着她叫。



    他只是想让她知道,他是在给她灌输这样的思想,因为他们已经发生了关系,所以他们两人就是一体的,他早晚会娶她,她就是他的小妻子。



    他在变相地,给她一种安全感。



    “现在叫给我一个人听就好。”他轻轻扣住她的后脑勺,吻了她的耳垂一下,在她耳边柔声道。



    她和陆枭,已经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



    而且只要是陆枭想要她做的,她从来都会无条件地顺从。



    只是叫给他一个人听,也不是不可以。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声音很小的,像是蚊子叫一般的,说出了那两个字,“老公……”



    说出这两个字的同时,她连眼睛都不敢睁开,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小团,羞到无地自容。



    陆枭轻笑了声,随后将她抱了起来,将她抱坐在了床上,低声道,“乖,老公帮你涂药。”



    他想看看喻菀的伤,有没有更好一点。



    他憋了那么久,上一次,就一次,根本吃不够,哪怕就看到喻菀洗完澡,清清爽爽站在他面前,他都快憋不住了。



    “可是不是麦奶奶帮我涂吗?”喻菀愣了下,立刻下意识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腿。



    “麦奶奶说了,这两天,让我帮你涂,她年纪大了,眼睛花了,看不清楚伤口的位置。”陆枭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喻菀想了下,好像也对,在医院都是医生帮她涂的,麦奶奶一次都没帮她上过药,可能真的是看不清楚吧。



    “乖,腿放松,不然不容易上药。”陆枭轻轻掐住她并在一起的双腿,哄道。



    喻菀犹豫再三,还是顺从了,放松了自己腿上的力道,不再抗拒他的力量。



    陆枭替她脱掉了睡裤,又替她脱掉了粉红色的dǐkù,他抬起她的小腿,把裤子取下来的时候,喻菀的小腿都在打哆嗦。陆枭坐在沙发圆凳上,抬眸,看了她一眼,发现喻菀根本都不敢看他,耳垂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