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31章 我只喜欢你

    喻菀知道,那块平安扣是陆枭父母留给陆枭的。



    有一次,开玩笑问陆枭要,陆枭说,还没到时候,等时机到了,他会送她一块,一模一样的平安扣。



    她当时不太懂。



    但是现在好像隐约明白了什么。



    假如陆枭把他的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了她,或者说,跟她带一模一样的玉器,自然是意义非凡的。



    太公公他们也不是傻瓜,能看不出来吗?



    可是,还是不对,陆枭为什么要在现在这个时机,送她平安扣呢?



    他是打算,向太公公坦白了吗?



    “好啦,先吃饭,待会儿带着东西上去,在少爷面前撒个娇,让他帮你戴上,他肯定就不生气了。”麦奶奶见喻菀盯着平安扣,发了好一会儿呆,随即轻声道。



    “好。”喻菀心里又有些紧张,又有点儿开心,立刻三两口,吃好了饭。



    麦奶奶先送了点儿东西上去给陆枭吃,陆枭站在自己房间窗口前,看着外面,没开灯。



    麦奶奶敲门进去,朝他道,“少爷,肯定饿了吧?先吃点儿东西吧,小xiaojie就是个孩子,做错了什么事情,教导她两句便好,可别真生她气呢。”



    陆枭站在那儿没动,过了会儿才低声回道,“放桌上吧。”



    麦奶奶放下东西,想了下,还是没有继续往下说,用围裙擦着手,默默退了出去。



    正好喻菀带着陆枭送她的平安扣,上楼来了。



    喻菀小心翼翼地,轻轻问了声麦奶奶,“叔还很生气吗?”



    “好像,好点儿了。”麦奶奶小声回道,“你进去吧,麦奶奶肯定不跟旁人说,待会儿我和你麦爷爷出门散步去。”



    喻菀听麦奶奶这么说,脸不由得红了下。



    她以为就麦奶奶一个人知道她和陆枭的事情,她住院的时候,麦奶奶都是一直在边上照顾的。



    陆枭当着麦奶奶的面,也没隐藏什么。



    她轻轻敲了下陆枭的房门,在门口等了半分钟,也没听到陆枭的回应。



    毕竟是她的错,以前她跟陆枭也有过争执的时候,无论谁对谁错,陆枭从来不会不理她,不会把她晾到一旁,几分钟就会回过头来哄她,跟她说道理,向她道歉。



    想来,他今天真的是很生气了。



    也是啊,麦奶奶说得也很对。



    比如那天,她在皇家一号会所,看到别的女人搂着他的胳膊,坐在他身边,她当时也气得不行,比陆枭这可闹得严重得多了。



    她想好了,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不管陆枭待会儿会不会离她,反正这次她一定会先跟他道歉,死皮赖脸也要缠着他。



    陆枭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她打开房门走进去,眼睛一时之间没能适应,根本看不清陆枭在哪儿。



    她往里走了两小步,摸索着,反手关上了门,然后小心翼翼地叫了声,“叔?你在哪儿呢?”



    话音刚落下,右脚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东西,往前踉跄了下。



    还没站稳,便被一只大掌紧紧拽住了。



    被拖着,坐到了陆枭腿上。



    她惊魂未定,好半天才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看清楚,抱着她的人就是陆枭。



    “叔……”她在他怀里动了下,小小声叫了他一下,“你还生我的气吗?”



    陆枭脸色依旧是沉着的,黑暗中,一双灼灼的眼,盯着她。



    “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真的不知道会有其他男生过去,而且刚才,是因为我一直站在外面等你,他觉得我可能会冷,所以就出来问我,要不要进去等你什么的。”



    陆枭生气的,不仅仅只是,喻菀跟男生一块儿出去玩。



    他也在生自己的气,为什么不能现在,立刻就给喻菀一个名分。



    那么,她心里也就不会有不安全感,也就不会跟他犯别扭,自己偷偷一个人跑出去。



    他沉默了许久,还是不忍心哪怕骂喻菀一个字。



    陆枭不理她,喻菀心里就越发的着急了。



    她绞尽脑汁,想到底要怎么办,然后继续问他,“叔,要不然,你给我同学打个电……”



    “笨得要死。”陆枭不等她说完,低声道。



    “啊?”喻菀不明白,陆枭为什么忽然说她笨。



    但好歹,也算是跟她说话了。



    她心中长长松了口气,便把手中的平安扣,递到了陆枭面前,“叔,那你帮我戴上好不好?我好喜欢你今天送给我的礼物,跟你的好像一模一样哎!”



    说完,她自己主动站了起来,摸索着走到床沿边,背对着陆枭坐下,等着他给她戴上。



    她听到陆枭起身,走到她身后,忍不住的有些开心。



    麦奶奶说得果然没错,只要她在陆枭面前撒个娇,什么问题就能解决了,因为陆枭是真的宠她。



    陆枭撩开了她的头发,喻菀感受到冰冰凉的那一小块,落在自己胸口的一瞬间,又小声开口道,“叔,我只喜欢你一个。”



    “以后,不要再因为别的男生,对我这么凶了,好不好?”



    这句话刚说完,她便被陆枭抓着肩膀,狠狠推到了床上。



    喻菀微微喘着气,瞪着一双小鹿般的,迷蒙的水眸,盯着近在咫尺的他。



    陆枭是又想……



    她有点儿紧张,又有点儿害怕。



    尤其是害怕,那种撕裂的痛,会让她再次出血。



    可是,她又不想推开他,她不想让陆枭憋着,不想看到他有一点点的痛苦。



    所以,只是无声地看着他,没说话,也没挣扎。



    她愿意把自己交给陆枭,一次两次,十次一百次都可以,只要他想要。



    陆枭和她沉默得对视了一会儿,发觉她并没有抗拒他的意思,眼底里满是坚定和决绝。



    喻菀这么喜欢他。



    他不想再让她受委屈了,无论是谁的原因。



    他一定要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而且按照厉南朔的经验,厉慕白出生的日子,跟前世完全对得上。



    喻菀,也是时候该怀他的孩子了。



    他直接,用力撕开了喻菀的衣服,将她抱着坐在了床沿边,调整好了姿势,最不容易伤到她的姿势。



    喻菀也乖乖的,没有挣扎。他的力道,没有丝毫犹豫,坚定缓慢之中,又带着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