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59章 怎么舍得不要你

    陆枭觉得,可能是一个月之前,他才告诉喻菀,他喜欢她,所以她才会这样没安全感。



    但平日里他是真宠着她的,宠到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她难道感觉不出吗?



    全世界他最爱的人就是喻菀,偏偏这个小丫头还不自知。



    他有些无奈,低声回,“自然是你重要!我来接你,是因为被棠华带走的人是你,哪怕你没有怀上宝宝,我还是会来接你。”



    “也不对,假如你没有怀孕,那天我绝不可能让棠华带走你。”



    “我这样讲,你明白了吗?”



    喻菀愣了几秒,脑子这才反应过来。



    “所以,你真的早就知道我怀孕了!”她惊讶地问。



    她之前是脑子里胡乱瞎猜的,哪知道竟然猜对了!



    “小傻瓜,不然呢?我怎么能放心让棠华带走你?我哪怕炸了飞机也不可能!”陆枭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棠华那么精明的人,要是跟你朝夕相处,怎么可能看不出你的异样?”



    原来是这样!



    她就说嘛!



    虽然那天在飞机上,是她要求陆枭放她走的,然而当着飞机起飞的时候,她心里好难过好难过。



    而且这些天,陆枭都没有联系她。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她忍不住又是哭,一张小脸埋进了陆枭的怀里,哭得委屈巴巴。



    “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陆枭轻轻摸着她的后脑勺。



    “姜饼最近身体不太好了,我前几天去看它,带它去兽医那儿,兽医说,它生病了,而且年纪大了,快走了。”



    “我连姜饼都舍不得丢掉,又怎么能舍得丢掉你?”



    喻菀哭得鼻尖都红了,蹭着陆枭的衣服领子,道,“那我回去陪它,它肯定也想我了。”



    “是啊,它最想你了,就是因为想你,才会生病,叔想你也差点儿想得生病。”陆枭点头,捧着喻菀的小脸,又低头,轻轻吻了她一下。



    喻菀现在的心情是,忐忑紧张,却又幸福。



    只要陆枭心里有她,只要他不丢掉她,不论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和陆枭一起熬下去。



    陆枭让喻菀就在床上坐着,自己亲自动手,替她收拾好了衣服。



    他早就习惯了照顾喻菀,收拾东西做起来也得心应手的,收拾得很快。



    随后便叫保镖进来,将喻菀的东西拎走。



    他替喻菀穿好了干净的外套,帮她穿好了鞋,抱着她起身,没让她自己下地走路。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大片大片砸在脸上,很凉。



    “新年快乐。”喻菀在陆枭怀里,抬头看着雪,看着被爆竹烟火映红了的天,小声朝陆枭道。



    “新年快乐。”陆枭朝她温柔地笑。



    他说着,用自己身上的大衣,牢牢裹住喻菀,不让她吹到凉风。



    看着她露在外面的一张小脸,又道,“对了,忘记告诉你,我跟纪然分手了。”



    “还有,你现在,是我的合法妻子。”



    喻菀已经看到了陆枭大衣内袋里的一本红色本本,她抽出来,看了一眼。



    惊讶的同时,忍不住笑着骂他,“你这个大骗子!”



    那天她跟陆枭单独吃晚饭之前,陆枭带她去影楼拍证件照合照,还要红色的背景布,她就觉得很奇怪了。



    她问陆枭,陆枭说,她跟他从没拍过这样的合照,所以就去拍了,没有什么特殊理由。



    她当时还傻乎乎的就信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那时候他就在预谋了啊!



    “男人娶老婆不靠骗,怎么能娶到手?”陆枭扬了下眉头,厚颜无耻地回答她。



    喻菀脸有点儿红。



    直到今天她才明白,原来陆枭对她的喜欢,不比她对他的少。



    至少,她还没想到要用骗婚这种招数呢。



    被他骗,她也心甘情愿,而且心里甜滋滋的,觉得连今天下着的大雪,都是甜的。



    正要整个人窝进他的衣服里面,却看到棠夫人就站在门口,佣人替她撑着伞,她站在那儿,看着她和陆枭。



    棠夫人是喜欢她的,她知道呢。



    而且棠夫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她说,“喻菀,你没有妈妈,我没有女儿,以后你嫁进棠家,我只当你是自己亲生的女儿了。”



    那几句话,她会一直记得。



    从来没有一个年龄合适的女人,对她讲过这样的话,对她像对待自己女儿一样的好。



    所以喻菀也是打心底里的,喜欢棠夫人。



    快要走到棠夫人跟前的时候,喻菀犹豫了下,还是在陆枭怀里挣扎了下,朝他轻声道,“叔,你放我下去,我跟棠夫人道个别。”



    陆枭没有强迫她,俯身,将她放在了地上。



    然后看着喻菀走向了棠夫人。



    她喜欢棠夫人,他是不会吃醋的。



    喻菀走到棠夫人跟前,一句话没说,伸手,用力抱住了她,“我以后一定会常来看您的。”



    棠夫人忍着眼泪,用假装不在意的语气,轻声回道,“那就不必了。”



    “你是怕我们家被旁人笑话得还不够吧。”



    “那我就偷偷来看您,不让别人知道。”喻菀很认真地回道。



    然后,松开了棠夫人,又郑重地,给她鞠了个躬,“对不起伯母,但是在我心里,您真的特别重要。”



    “也请您给棠华带一句话,可能真的是我误解他了,希望他以后可以找得到比我好一百倍,知道珍惜他的女人。”



    棠夫人没有说话。



    喻菀等了一会儿,又朝她轻声道,“那我真的走了。”



    说完,便走向了陆枭。



    陆枭拉着她上门口的车上时,她又回头,看了一眼棠夫人。



    心里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如果,棠夫人真的是她妈妈,就好了。



    棠夫人也明知道她的缺陷,却从来不会笑话她的迷糊,一直都是很有耐心地引导她。



    她说以后会回来看棠夫人,绝对不是客套话。



    她也会想棠点点的。



    直到上了车,车子开始启动,离开了棠家大门口,喻菀还是在回头看着棠夫人。



    陆枭可以理解她,轻轻抓住了她一只冰凉的小手,道,“太公公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回去之后,要记得先给他倒茶,道歉。”“好。”喻菀听话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