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67章 新婚头一件礼

    麦奶奶晚上又开开心心地,置办了一大桌子菜,说是补上前几天的年夜饭。



    喻菀偶尔去厨房帮一下忙,全家人都把她往外轰。



    如今喻菀是整个家里最金贵的,怀着陆枭的孩子,一点儿差池都不能有的。



    等摆了满满一桌子菜,陆枭上楼去把陆昌圣扶了下来,看到喻菀偷偷在倒饮料,立刻严肃地喝止她,“你喝白开水,不允许喝饮料!”



    “可我就喝一小杯啊!这个饮料我用热水温过了!”喻菀不服气地回道。



    说话间,习惯性地看向陆昌圣,希望他能帮自己说句话。



    陆昌圣坐下的同时,也是笑呵呵地回,“就是啊,不能喝,实在馋,也得等到满了三个月之后,才准喝一点点。”



    “可是这是……”喻菀又望向麦奶奶。



    麦奶奶也是笑眯眯地摇头,“是啊,喝白开水吧。”



    “不行。”陆枭拿走了她手里的杯子,倒了,给她换了一杯温开水过来。



    “叔,那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吃冰激凌呢?”喻菀特别不甘心地问陆枭。



    陆枭还没说话,陆昌圣忽然笑着道,“还叫叔呢?”



    喻菀愣了下,脸颊迅速飞起一团可疑的红晕。



    她就是不好意思改口啊,哪怕是叫陆枭的名字,她都觉得好不习惯。



    “叫叔也挺好的,夫妻间不就是该有这些昵称吗?”麦奶奶在旁替喻菀圆场。



    “……”



    喻菀更加不好意思了。



    忽然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唯独她和陆枭的关系变了,她觉得有点儿别扭。



    陆枭坐在一旁,轻轻搂着喻菀的腰,垂眸看着她,眼底里满是笑意。



    “吃饭前啊,你们夫妻两个,是不是应该,先给我敬杯茶?”陆昌圣也慈爱地望着喻菀。



    他脑子里想通了,忽然好像一切,也都变得顺理成章了。



    陆枭和喻菀两个人,都对之前发生的事情,没有放在心上的意思,陆昌圣心里这道坎,也就跨了过去。



    “好啊。”喻菀立刻听话地点了点头。



    然后小声问陆枭,“那要不要跪着敬茶?电视上放的,结婚之后,好像要给长辈跪着敬茶哎……”



    “电视剧毒害青少年不浅。”麦爷爷在旁神补刀。



    一家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坐着就行。”陆昌圣点点头回道。



    喻菀想了下,立即举着杯子道,“那我和叔敬太公公一杯,祝太公公身体康健,长命百岁!”



    “错了。”陆昌圣摇头。



    喻菀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有些茫然地,回头向陆枭求助。



    “错了,小笨蛋。”陆枭也摇头道,“刚才不才说,称呼错了吗?”



    喻菀又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对啊,应该改口叫爷爷了,她现在跟陆枭是平辈啊!



    “爷爷……”她羞涩地,立刻改了称呼。



    “哎!”陆昌圣笑着,满口答应道。



    喝了一口茶,他便放下杯子,忽然从身上掏出了一只红色的锦盒,朝喻菀道,“手伸过来,这是爷爷送给你们的,新婚头一件礼。”



    喻菀有些好奇地,望向那只锦盒。



    然后朝陆昌圣摊开了自己的右手手掌。



    陆昌圣打开了锦盒,反过来,将盒子,轻轻放在了喻菀的手上。



    喻菀看清楚的一刹那,有些惊讶地,瞪圆了眼睛,是一块平安扣啊!



    “爷爷之前做错了事情,摔坏了你的东西,现在赔一只给你。”陆昌圣朝她轻声道。



    “陆枭先前送给你那只,也是有深意在里头的,那是他的父母,也就是你的公婆送给他的周岁礼物,他给你买了一只一样的,就证明啊,他把你看得像最亲的亲人一样重。”



    “爷爷现在赔给你这只,不仅是带着他之前的寓意,也是给你们的孩子的,上面还刻了孩子的名字,你拿起来看看。”



    喻菀心里实在有些感动,顺着陆昌圣的意思,把平安扣拿起来,对着光一看。



    果然,在穿绳的那个小孔边上,刻着两个字:“长安。”



    “说来也奇怪,我这两天在医院,闲来无事,看书翻词典的时候,也想到了这两个字,陆枭说这是你给孩子起的名字。”陆昌圣继续解释道。



    “也真是巧了,算是天大的缘分吧,所以爷爷就赶忙去叫人,刻了这两个字来,送给你们。”



    “祝你们长长久久,祝你们平平安安。”



    对于喻菀来说,她跟陆枭的结合,最重要的,就是陆昌圣的祝福。



    现在陆昌圣把这份祝福,终于给了他们,她心里头,这才安定了。



    “这是给你们的压岁包,这是给孩子的压岁包。”陆昌圣一边又从身上掏出了两只大红包,也都是锦缎织成的。



    一只红色,一只huángsè。



    “红色的是给你们的,huángsè的是给长安的。”陆昌圣郑重地,将红包递到喻菀手上。



    喻菀一摸那huángsè的,很薄,里面像是只装着几张东西。



    红色的也不厚。



    喻菀捏着,感觉都不是钱,是纸之类的东西。



    虽然好奇,但是当着长辈的面拆红包,是不合适的,喻菀明白这个道理。



    于是满怀着好奇心,先把红包放在了一旁,吃晚饭。



    晚饭过后,陆枭陪着老爷子先看了会儿电视,见喻菀坐在那儿,头直点,坐着都要睡着了,随即过去,抱起了喻菀,朝陆昌圣道,“那我们先上去休息了。”



    喻菀被陆枭抱着往上走时,便又醒了。



    她伸手勾住陆枭的脖子,小声问陆枭,“叔,桌上红包拿了吗?”



    “拿了。”陆枭当然知道这小丫头心里是什么心思,就是小孩子心性,好奇陆昌圣红包里会给他们塞什么。



    两人回到了三楼的房间,陆枭把喻菀放到了床上,用被子严严实实裹住了她,然后顶着喻菀殷切的目光,将两个红包拆开了。



    红色的里面,是叠成长条状的一封信,huángsè的里面,是一份房屋合同,京都的一处房产合同。



    喻菀和陆枭对视了一眼,陆枭随即把信展开了,和喻菀一起看到底写的是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份遗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