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68章 你开心就好

    陆老爷子这一辈子创下的功勋不少,国家级别的展馆里都放着他的一些荣誉勋章,但财产不多。



    京都的那处房产合同,留给长安的,是最值钱的。



    之前a国首富来询问过他的意思,愿不愿意把这处房产卖掉出手,老爷子十分坚决地回绝了。



    老爷子的意思是,把这处房产,随意改建一下,都能成为将来长安一笔巨大的财富。



    陆枭对这些倒是不在意,毕竟他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京都的房屋不动产,留下去,也全都是无意义的。



    他在意的是陆昌圣的遗嘱。



    他和喻菀看完了遗嘱,两人默默对视了两眼,陆枭忽然朝她轻声道,“咱们结婚吧,至少让爷爷看到我们的婚礼,让他安心地走。”



    在台灯温暖的灯光映衬下,喻菀的脸,看起来也多了几分女人的温婉,不再单纯是少女的青涩。



    她想了下,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下头,轻声回道,“好。”



    其实陆枭和喻菀两人之前,都没想过,他们会进展这么快。



    因为喻菀和陆家的关系特殊,又因为顾及着老爷子的身体,两人商量了下,就简单办了一场酒席,相当于家宴的意思。



    喻天衡不能出席婚礼,喻菀没有妈妈,陆枭没有父母,于是干脆连传统的婚礼仪式都省了。



    两人只请了最亲近的几个朋友,请他们去教堂,包了教堂半个小时的时间。



    喻菀穿着球鞋和短婚纱,陆枭穿的西装也不是特别正式的那种,两人交换了对戒,念了牧师的誓词,这个婚礼,便算是圆满了。



    厉南朔坐在下面,看着喻菀和陆枭两人的时候,厉慕白爬到他膝盖上,忽然小声地问厉南朔,“爸比,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没有,这两天工作太累了。”厉南朔十分镇定地回道。



    白小时扭头看了他一眼,也觉得,可能是厉南朔最近工作有点儿辛苦的原因。



    “下去,给陆爸爸送对戒去。”厉南朔轻声催促了下厉慕白这个小花童。



    他特意嘱咐了厉慕白,给喻菀递戒指的时候,要抱抱喻菀。



    因为厉慕白的老婆,现在就已经在喻菀肚子里了。



    想来,喻菀和陆枭两人,实在是不容易,前世不容易,这辈子也是历经千辛万苦,才走到一起。



    终于看到喻菀穿着婚纱,站在陆枭对面,厉南朔这心里,不免五味杂陈。



    最主要的,当然还是开心。



    他差点儿哭出来,那是因为替陆枭开心,是激动感动的眼泪。



    但是这份情绪,只有他自己明白。



    白小时即便知道他的过往,也是不能体会的。



    两人在台上拥吻的时候,厉南朔悄悄拉住了白小时的手。



    “待会儿就趁热打铁结个娃娃亲吧,你看我们厉慕白跟长安多配啊。”他望着台上,低声道。



    “???”



    白小时有些不太理解,长安还没生出来呢,厉南朔是怎么看出他们相配的?



    “咱们两家走得这么近,家世也相当,难道不配吗?”厉南朔认真地解释道。



    “你开心就好。”白小时半晌,低声回道。



    婚礼过后,便到了喻菀怀孕期间最难熬的时候了。



    也是陆昌圣最难熬的最后一段时间。



    喻菀每天都吃不下多少东西,即便是按照她喜欢吃的口味煮东西给她吃,也是吃了没多久就吐出来。



    怀上将近三个月的时候,比怀孕第一个月的体重,还轻了四五斤,瘦得皮包骨,只有小腹是微微隆起的。



    陆昌圣心疼得不行,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问麦奶奶,昨晚和早上,喻菀有没有吐。



    要是听说哪一天没吐,便一整天都是开心的。



    陆枭每天都会按时回来,回来时,总会看到一老一小,一条狗,在院子里。



    陆昌圣坐在摇椅上,喻菀坐在画架旁,姜饼要么睡在陆昌圣脚边,要么睡在喻菀脚边,懒懒地晃着尾巴。



    有时厉慕白也会过来玩儿,总会用小耳朵贴着喻菀的肚子,问喻菀一些好玩的问题,轻轻地摸喻菀的肚子。



    厉慕白不太明白,为什么长安还在喻菀的肚子里,大人们便说,肚子里的是他将来的媳妇儿。



    白小时告诉他说,要经常去看看长安,跟长安说说话,以后她生出来,认得的第一个人会是他,也会最喜欢他,也就名正言顺地是他媳妇儿了。



    这就叫做,谈恋爱要从娃娃抓起。



    而且厉慕白没有亲弟弟亲妹妹,平常原本就没有太亲近的玩伴,于是也就习惯了,经常过来看看长安。



    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陆枭心里都是暖暖的,便想着,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就好了。



    老爷子要是能看到长安出生,那就好了。



    某一天,陆昌圣再次发病之后,陆枭便将陆昌圣送到了医院。



    晚上回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回来的。



    “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爷爷呢?”喻菀惊讶地问。



    “住院了,爷爷叫你这些天不要去医院了,医院阴气重,对孩子不好,你最近身体又虚。”陆枭简单地解释了两句。



    喻菀饶是天真,也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之前医生建议陆昌圣回家静养,现在又让他住院,一定是情况不太妙了。



    喻菀晚上洗完了澡,走出浴室,发现陆枭没在房里。



    她将头发吹得半干,便下楼去找陆枭。



    陆枭果然在下边后院里,关着后厨的门,拖了张小凳子,在外面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陆枭听到喻菀开门的动静,回头看了她一眼,朝她笑,“我马上就上去,你进去吧,闻二手烟对长安不好。”



    喻菀觉得,陆枭应该是难过的。



    但陆枭从来没在她面前表现出过一点点的情绪,陆昌圣也是,一直都像以前那样,每天都乐呵呵的。



    她摇了摇头,朝陆枭走了过去,从背后轻轻抱住了陆枭,问他,“叔,要是爷爷真的走了,怎么办?”



    “小不点儿,人都是有生老病死的。”陆枭想了下,温柔地回道。然后将手上的烟丢掉,在脚底碾了几下,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