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69章 那你想吃什么?

    晚春的夜风吹过来,是暖的,带着点儿淡淡的花香。



    喻菀听说,老人一般会在严冬的时候离开,谁能想到,陆昌圣会在春天临近夏天的时候,病情加重呢?



    她有些不理解,小小的脑袋,窝在陆枭的颈窝里。



    陆枭抬起一只手,轻轻揉了下喻菀的脑袋。



    陆枭其实早就习惯了分别。



    所以真到了这个时候,他似乎也没有特别难受,只是心中的郁结,有种没法打开的感觉。



    因为烦闷,所以下来抽几根烟,难过,倒没有太严重。



    “我已经满足了。”陆枭继续朝喻菀轻声道。



    “嗯?”喻菀有些不解。



    陆枭解释道,“许唯书说,老爷子心态很好,比原本预期的,还多撑了一个月,往好处想,这也是好事,也是因为咱们长安,给咱们家带来的福气,是不是?”



    “而且老爷子今天在医院也说了,等他离开的时候,咱们谁都不许哭,要笑着送他走,他现在人在医院,也是开心的,觉得这辈子够了。”



    其实堵在陆枭心里的,也正是这几句话。



    好在,除了喻菀这件事,陆枭一直都是顺着老爷子的。



    能让老爷子觉得,可以放心地走了,是陆枭这辈子想做到的事情。



    他终究还是做到了。



    因为前世,陆昌圣临走都是带着遗憾的,都是不放心的,担心他,担心喻菀,担心长安能不能平安出世。



    现在的结局,不正是他想要得到的吗?



    喻菀趴在他背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爷爷也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呢,说不让我伤心难过,会对长安不好。”



    “而且,他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会在另外一个地方,继续安静地陪伴着我们。”



    会的吧。



    陆枭觉得,会有那么一个地方的。



    已经经历过生死的人,听到喻菀这样讲,好像心里的那股烦闷,没有刚才一个人坐在这儿抽烟时,那么厉害了。



    他起身,将弱不禁风的喻菀抱了起来,轻声道,“进屋吧,别又感冒了。”



    “那叔,你还想抽烟吗?”喻菀轻轻摸着他的脸,问他。



    “不抽了。”陆枭低头,微微笑着,吻了下喻菀的唇,“以后都不抽了。”



    喻菀真的是老天爷派到他身边的天使,好像有她陪在身边,无论多大的事情,都算不上事了。



    听她软软地叫他一声叔,都会叫他心里顿时化成一池春水。



    想每天都这么抱着她,每天睁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然后把睡得像小猫似的她,用他的方式叫醒,带她去做他们最想做的事,见最想见的人。



    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都只想跟她在一起,过这种简简单单的生活。



    他已经看得通透了。



    把她抱到床上放下的时候,喻菀忽然悄悄拉住了他的手,小声道,“叔,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陆枭想了下,好像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喻菀的生日上个月就过了,除了关于她的特殊日子,其它在他心里,就没什么特殊的日子了。



    陆枭老老实实地摇头回道,“不知道,你说。”



    “哎呀!”喻菀的脸忽然慢慢变红了些,望着他,神色有些羞恼。



    “嗯?”陆枭更加不理解小丫头的心思,“怎么了,你说。”



    “这个事情要怎么说呀!”喻菀的手指,轻轻抠着陆枭拇指食指间的虎口,一边红着脸回道。



    陆枭被她挠得,有点儿痒。



    仔细想了会儿,忽然明白了过来。



    喻菀说的是,三个月之后解禁的事情。



    因为除了怀孕刚开始,喻菀出过一点儿血,后面都养得很好,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馋了?”陆枭轻声笑了笑,问她。



    喻菀抿着小嘴,没吭声。



    陆枭只当是没听懂,然后又道,“那只准吃一点点儿冰激凌,我下去给你用小碗,舀一点儿上来。”



    虽然喻菀确实是想吃冰激凌了,但是陆枭说的这个,跟她想表达的,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她以为她暗示一下,陆枭就能懂了啊!



    前几天,白小时过来跟她聊天的时候,她就很不好意思地问白小时,当初白小时怀孕的时候,厉南朔是怎么过的。



    因为她有天早上,一不小心,看到陆枭在厕所里自己解决的画面。



    白小时当时回答说,厉南朔是怀了将近四个月的时候开始碰她的,因为她怀得不稳,在那之前,厉南朔也是自己用特殊办法解决了。



    白小时见过两次,实在过意不去,用过一种另外的办法帮他。



    喻菀问了那个另外的办法是什么。



    然后白小时的回答,听得她眼睛都直了。



    可是白小时又说,陆枭的性格和厉南朔不一样,厉南朔是那种,想要什么就直接讲,陆枭跟他不一样,所以就要喻菀自己,去试探一下。



    而且还神秘兮兮地说,男人要是一直憋着,会憋出病来的,尤其是陆枭现在,因为陆昌圣的事情,压力比较大。



    喻菀觉得,白小时说得很有道理。



    她又问,“真的会憋出病来吗?”



    白小时说,“应当会的,苏苏和池医生都是这么说的。”



    池医生说会肯定就会了,她可是很厉害的医生呀!



    所以现在喻菀现在就急了,她觉得陆枭今天会不开心,那方面的事情又一直憋着,别真的憋出了病,她可不想做寡妇啊!



    她一把又紧紧抓住了陆枭的手,红着脸道,“我不想吃冰激凌。”



    “那你想吃什么?”陆枭反问她。



    喻菀犹豫了好半天,想要帮陆枭的思想,占据了上风,才用蚊子叫一般的声音回道,“帮你吃那个……”



    陆枭愣了下,随即皱紧了眉头,低声问她,“哪儿学来的?”



    喻菀低着头,小小声回道,“没有上哪儿学呀……”



    陆枭想了下,扭头指着书架上那些花花绿绿的书,沉声道,“往后不允许再看这些小说漫画!明天就全给你卖了!”



    他那么纯洁的一个小不点儿,都是被这些东西给教坏的!“凭什么卖我的书呀!”喻菀一听急了,立刻kàngy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