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71章 小秘密

    池音看着激动的两人,点点头笑着回道,“不用担心,下个月挑个方便的时候,再来一次医院检查,反正长安现在情况很正常,你们母子两个各项指数都是正常的。”



    因为之前喻菀差点儿流产,陆枭一直紧张到现在,就怕再出个什么状况。



    池音这么一说,两人心里都长长松了口气。



    喻菀下床穿鞋子的时候,又很认真地偷偷问了池音一句,“现在真的看不出男孩女孩吗?”



    池音一边将病例报告塞到喻菀手里,一边摇着头,轻声回道,“你也看到了,长安就比一直苹果大一点儿,辨性别就是摸瞎,下个月才行呢。”



    “我是想,要是能看出男女,待会儿就去告诉爷爷,也让他开心一下。”喻菀的语气里带着些遗憾。



    池音很了解陆老爷子的情况,安抚地回道,“无论是男是女,老爷子都一定会开心的,放心吧,只要你们母子平安,就是老爷子最大的心愿。”



    喻菀一想,也是,她之前问陆昌圣,喜欢男孩还是女孩,陆昌圣也说,都喜欢,只要是她和陆枭生的,都喜欢。



    她和陆枭手拉手,拿着b超的片子,上楼去找陆昌圣。



    陆昌圣现在得靠着呼吸器了,睡着的时候比醒着多,也不怎么能下床。



    听到喻菀他们过来,看到b超图,笑得慈祥,不住地点头。



    “爷爷,放心吧,池医生说我和长安都很健康呢,说叔他们把我照顾得很好。”喻菀在陆昌圣耳边,对他小声道。



    “而且等到下个月,池医生就会偷偷告诉我,是男孩还是女孩。”



    “都好。”陆昌圣艰难地张开嘴,朝她回道。



    喻菀也觉得,陆昌圣能看到长安出生才最好呢。



    但是连她都看得出,怕是不行了,老爷子进的气比出的气都多。



    她在医院陪了陆昌圣一下午。



    临近傍晚的时候,陆昌圣便坚持,让陆枭把喻菀先送回去。



    “爷爷,我现在吐得没那么厉害了,所以不用担心我,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哦。”喻菀临走前,拉着老爷子的手,贴心道。



    “好。”陆昌圣朝她笑着笑着,一颗眼泪便掉下来了。



    “爷爷,我再给你说一个秘密。”喻菀又趴在陆昌圣耳边,朝他轻声说了最后两句话,“我的表叔公对我说,我爸爸是叔让人给抓进去的,但是叔以为我不知道呢。”



    “我没有生他的气,因为我知道我爸爸是坏人,叔和您都是好人。”



    陆昌圣惊讶地看着她,半晌,将目光转向了站在门口的陆枭。



    陆枭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以为他们是像以前那样,说一些不算悄悄话的悄悄话。



    脸上透出了几分无奈,朝喻菀道,“小不点儿,爷爷要休息了,他一下午都没睡觉了,咱们先回去行么?”



    “好!”喻菀元气满满地回道。



    然后勾住陆昌圣的小指,道,“这是我跟您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叔哦。”



    说完,便转身朝陆枭小跑了过去。



    这大约便是命吧。



    陆昌圣望着他们两人,相依相偎着离开了病房,好半晌,才收回了目光。



    他最后一桩心事,也了了。



    两天后的下午,三点多,喻菀照例闲着没事做,支着画架,在院子里画画。



    她在画关于他们陆家一家人的最后一幅画,以陆枭的视角,画傍晚陆家的院子。



    她想把这幅画送给陆昌圣,让他知道,在她心里,和他们在一起,到底是多么温暖的事情。



    然后,她忽然听到了车子刹车的声音。



    抬头一看,陆枭不知怎么的,这么早就回来了。



    他下车的速度很快,然而走到篱笆门前,手抓住篱笆门的一刹那,望着喻菀,动作便忽然放缓了。



    两个人一个字都没说,但对视了几秒之后,喻菀忽然放下了画笔,转身,去屋里换衣服。



    “麦奶奶。”她叫了一声麦奶奶的名字,“咱们换衣服吧。”



    陆枭缓缓走到了院子里,低头望向喻菀的画。



    随后,把画板拿了起来,这幅画,他知道是喻菀要送给老爷子的。



    但是老爷子看不到了。



    走得很突然,没有一丝预兆,早上的时候,还吃了两口粥。



    他低着头,眼角余光瞄到脚边躺在地上的姜饼。



    姜饼趴在那儿,一动不动,几分钟了,就轻轻晃了下尾巴。



    “带你一起去送送老爷子吧……”他叹了口气,轻声道。



    弯下腰去抱姜饼的时候,他察觉到,姜饼的身体很硬,很重,比平常重了许多。



    他弯着腰,愣了许久,还是松开了姜饼。



    他看到姜饼艰难地半睁着眼睛,眼角好像有眼泪。



    所以,畜生也是有感情的,它也能感觉到,家里最重要的那个人,走了。



    “没关系的,过两天,我和小不点儿回来送你。”他轻轻摸着姜饼,朝它轻声道。



    他回来这世的第一天,姜饼像是不认识他似的,绕着他的脚直跳,叫了许久。



    陆枭便知道,狗是真的通灵性。



    除了厉南朔以外,就姜饼最懂他了。



    姜饼抬起眼皮,吃力地望向他,眼珠子都是浑浊的。



    就如同陆昌圣之前吩咐的那样,他的葬礼上,一个人都没哭。



    陆枭说了,不许哭,大家就都沉默着,默默地送走了陆昌圣。



    喻菀在葬礼上,亲手烧掉了她没有完成的那幅画。



    回去的路上,将脸闷在陆枭怀里,抱着他,在他怀里缩成一小团。



    陆枭也不知道她哭了没有,轻轻摸着她的背,道,“小不点儿,人都有长大变老的时候。”



    “你要记住爷爷之前对你说的那些话,走了的人,不过是换了种方式陪在我们身边。我们要替他们,更加开心幸福地生活下去。”



    “知道了。”喻菀在他怀里,小声回道。



    他们回去,两人一起在后院里挖了个坑,把姜饼埋了进去。



    天是大晴天,艳阳高照的,喻菀果真一直都没哭,看着陆枭把姜饼埋了进去。



    “我去棠家的时候,他们都想我,从今往后,换成我想他们了。”埋了姜饼之后,喻菀看着那个小小的坟堆,靠在陆枭怀里,小声道。陆枭觉得,陆昌圣和姜饼走了之后,喻菀又长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