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76章 秀色可餐

    棠点点往哪儿,棠华就堵住哪儿。



    折腾了半天,棠华也不管自己来不及脱掉的衣服上面,有泥有水草什么的了,直接也下了水。



    棠夫人听佣人说,棠华把棠点点丢进了鱼池,两人打起来了,少爷说不定会把棠点点胖揍一顿。



    棠华的性子是惹火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棠夫人一听不得了,赶紧往这边赶。



    刚跑到棠华房间门口,就看到喻菀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见棠夫人匆匆赶过来,朝棠夫人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棠夫人愣住了,轻声问他们,“怎么了?”



    “没事儿了。”喻菀摆了摆手,小声回道,“不要打扰他们了。”



    认干女儿这顿饭,就拖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棠华和棠点点两人出现在餐厅里的时候,棠华的脸上简直惨不忍睹,全是指甲印子,脖子上也有指甲印,还有牙印,但印子不深。



    棠天赐作为公公,自然是尴尬一些,轻咳了声。



    棠夫人假装没看见。



    反正这是他们儿子自找的,好好的温柔的媳妇不要,偏偏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喻菀看着他们,看着棠点点,没想到棠点点还有这么一面呢,出乎了她的意料。



    但是正如陆枭所说,棠华肯定是喜欢棠点点了,所以叫她,别人小夫妻吵架的事不要管,棠华喜欢上别人,不正好吗?



    喻菀觉得陆枭说的有道理。



    喻菀既然认了棠夫人做干妈,称呼什么的自然是要全都改掉。



    一圈叫了下来,就剩下棠华棠点点夫妇。



    “二哥。”喻菀看着棠华,喊出这声尊称的同时,看到棠华不爽的脸色,忍不住“噗呲”轻笑了声。



    他脸上全是疤和红印子,做不爽的样子,看上去挺滑稽的。



    然后又笑着叫棠点点,“二嫂。”



    棠点点没有答应,应该是还没打算跟棠华和解吧,虽然昨晚两个人该做什么,全都做了,但不代表她就原谅了棠华。



    “你还是叫我点点吧。”棠点点轻声回道。



    “听着是亲切一些。”棠夫人在边上柔声回道,“反正你们两个也差不多大。”



    棠华和棠点点打架的事情被陆枭喻菀夫妇碰到以后,陆枭这心里就算是彻底放下了个大疙瘩。



    棠华往后就不可能来招惹喻菀了,而且只要一回想这件事,棠华就得尴尬好久。



    喻菀生下长安这天,厉南朔他们也来了,棠夫人和棠点点他们也都来了。



    大大小小一帮朋友亲人,vip病房里压根都站不下。



    陆枭先把喻菀送进了病房,然后赶紧去看看长安,可不能被别人给换错了。



    小长安躺在育婴室里,边上还有几十个这两天刚出生的小婴儿,陆枭隔着透明窗子,站在走廊上往里看,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宝贝女儿。



    因为这次是足月顺产下来的,所以一生下来就会睁眼睛,很神气。



    小东西眼睛跟喻菀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漂亮有神,刚在产房里生下来时哭得很凶,现在倒是不哭了,躺在那儿,白白粉粉的,特别乖巧可爱。



    陆枭站在那儿,看着她,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前世长安生下来的时候,就是个小可怜,因为喻菀生产过后,忽然大出血,陆枭第一天都没能去看她一眼,只顾着喻菀了,把她一个人丢在育婴室里一天一夜。



    这辈子好了,他一定会用尽全力呵护好她们母女两人。



    他在育婴室外面看了有十几分钟,随后才擦干净了眼睛,匆匆转身回去病房,看喻菀有没有事情。



    走到病房门口,发现他根本都挤不进去,人挤得要命。



    棠夫人和白小时两人在床沿边上,跟醒过来的喻菀说着什么。



    陆枭看着里面,忽然就不着急了。



    他脑子里,满是前世发生的事情,瘦小的喻菀躺在那儿,满床的鲜血,呼吸弱到好像根本没法抢救过来了。



    而现在,顺产很顺利的喻菀,生完孩子以后,脸色照样是粉粉的,没有太大变化,被这么多关心她的人围着。



    这辈子值了。



    哪怕陆昌圣不在了,还是值了。



    有人忽然从背后,拍了下他的肩膀。



    陆枭回头一看,是厉南朔,他手里拿着一瓶水和面包,问他,“吃吗?你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了吧?”



    然后又轻声笑他,“大男人,哭成这样。”



    陆枭哪怕被厉南朔看到他哭得狼狈的样子,也没在意,还是该哭照哭。



    哭完了,找了个地方,把东西吃了。



    然后问厉南朔道,“你说,我和小不点儿以后,还会那么早就离开吗?”



    “你肯定不会,因为你一直都是活着的,即便跟正常人不同。”厉南朔看了他一眼,低声回道,“喻菀也不一定。”



    “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二十几年以后,人口库里的数据都是乱的,活着的人登记死了,死了的人倒还是登记活着。”



    “到时的事情到时再讲吧,反正,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和喻菀,不要再离开我们了。”



    陆枭和厉南朔对视了几秒,忽然间笑了。



    “是啊,谁能说得准呢,尽人事,听天命吧。”



    自从喻菀从月子中心出来回家之后,厉慕白便天天的往陆家跑。



    有一天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厉慕白都没回家,白小时便怒了,直接去陆家,提着厉慕白的小耳朵把他揪了回来。



    “光看着长安,能吃饱饭吗?”白小时问厉慕白。



    厉慕白低着头,站在那儿不吭声。



    “秀色可餐,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厉南朔在旁,一本正经地帮他儿子解释。



    “满月酒还没办的孩子,怎么就秀色可餐了?”白小时皱了皱眉,反问厉南朔。



    “哎呀,儿子就是个妹控,不挺好的吗?以后不会欺负妹妹,知道疼人,随我,多好啊。”厉南朔满不在乎地回道。



    白小时觉得,厉南朔这脾气,是越来越佛系了,跟她原本刚开始认识的那个厉南朔,完全都不一样。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白小时有些不太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