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77章 甜甜的

    但是厉南朔自己心里清清楚楚的。



    以前啊,他对厉慕白太严厉了,严厉到他自己回想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儿过分。



    厉慕白是很好不错,但太死板也是不行的。



    以后怎么能让老陆家的女儿自己主动呢?男孩子就该先主动才好,以后才会更疼陆长安。



    厉南朔觉得,自己上辈子是什么都全了,除了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他其实是过得最圆满的,所以陆家那一家子人,无论谁,他全都心疼。



    他觉得他们老厉家,就该事事都帮着他们,都顺着他们才好。



    儿子喜欢赖着陆长安,而不是赖着顾暖暖,又正合他的意。



    所以,不管了,吃不吃饭有什么要紧?饿了他会自己回家吃饭的。



    厉慕白哪怕上小学就跟陆长安早恋,他也不管了,反正陆长安就是他们家的媳妇,管那么多做什么?



    白小时见厉南朔对儿子老上陆家看陆长安这件事,没有太大意见,她也就不大管了。



    直到她把厉朝歌生下来了之后,厉慕白忽然就变得比以前斯文了些。



    白小时有一天好奇,就去问改行给阳城军区内部学校当小学老师的秦苏苏,儿子怎么就忽然变了。



    秦苏苏说,“教育心理学上说,孩子到了这个年纪,就会有比较强烈的男女性别意识。”



    “他会意识到,自己跟长安性别不一样,也懂事了,明白长安不是他亲妹妹,孩子也有自己自主分辨的能力。”



    白小时看了眼怀里的厉朝歌,心想,添了个妹妹,还能有管制哥哥的作用,这小二子添得值当。



    厉朝歌自打生下来,就是家里的宝贝疙瘩,而且厉南朔确实是喜欢女儿多些,厉慕白就变得性格越来越内敛了。



    等到他上小学的时候,就不大去隔壁陆家了。



    厉南朔偶然打趣,问他,“怎么不去隔壁找你老婆?”



    “老婆老婆!”厉朝歌的小嘴皮子也利索了,跟在边上,也笑她哥哥。



    厉慕白脸红了下,“我跟他们小女孩怎么玩的起来,朝歌去找长安玩才对啊。”



    说完,抱着自己的足球就往外走,“我跟同学打球去了。”



    厉朝歌跟在他身后,把他送到了门口,一边还笑他,“脸红!羞!”



    厉朝歌打小就比较坏,和白小时像。



    白小时听到厉朝歌嘲笑她哥哥,有些惊讶,问厉南朔,“她才三岁不到,知道害羞是什么意思吗?”



    “大约是知道的吧。”厉南朔微微勾着嘴角回道。



    他以为他变了,孩子也会跟以前不一样,但现在算是明白了,基因真的是个很强大的东西,厉慕白像他,就不可能是外向的脾气,天生就是个内敛的性子。



    家里宠着厉朝歌还是跟以前一样,所以厉朝歌从会说话起,就爱欺负她哥哥,这是跑不了的宿命。



    厉慕白抱着篮球走了出去,关上了自家大门,刚踩上自行车,就看到隔壁陆家有人出来了。



    是陆家的佣人,带着陆长安出来玩儿。



    陆长安怀里抱着个芭比娃娃,她梳着两个小辫子,怀里的芭比娃娃也梳着两个小辫儿,都是穿着粉粉的裙子,很是乖巧的样子。



    比他家的厉朝歌,不知道要乖巧多少倍,厉朝歌就是个小恶魔。



    “小少爷要出门啊。”陆家的佣人好奇地问他。



    厉慕白想到刚才厉南朔打趣他的话,还有些不自在,没再多看陆长安,朝佣人笑了笑,点头回道,“是啊,出去跟同学踢球。”



    “我们xiaojie刚才还说要过来看看你,和你还有朝歌xiaojie一起玩会儿呢。”佣人有些遗憾地回道。



    “冒冒哥哥。”陆长安随即乖巧地叫了一声厉慕白。



    “朝歌在家。”厉慕白微微点了下头,轻声回道,“去找妹妹玩吧。”



    说完,就跨上了自行车,准备走了。



    陆长安见他要走,小跑着跑到厉慕白车前,叫他,“冒冒哥哥!”



    “嗯?”厉慕白低头看她,“怎么了?”



    “这是爸爸出差带回来的糖。”陆长安声音里带着细细的奶音,将自己像是牛奶棉花糖一般白白软软的小手,在厉慕白面前摊开了,“我拿来给你吃。”



    她手心里握着两颗巧克力,又往厉慕白跟前递了一下。



    厉家是想要什么什么都有,但白小时管教厉慕白还是挺严格的,从小就克制着厉慕白吃糖果,久而久之,厉慕白也就不喜欢吃甜的了。



    这种进口巧克力虽然好吃,但厉慕白从小就不怎么吃,放在家里糖果盘里,他也不会去拿。



    然而,他望着陆长安高高举起的小手,忽然抿着嘴笑了下,然后,伸手接过了。



    刚塞进自己口袋里,陆长安又从裙子口袋里,又掏出来几颗,举得高高的,给厉慕白。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觉得别人要了你分享的东西,就是很喜欢。



    所以她把自己的份,也一并全给了厉慕白。



    “剩下的给朝歌妹妹吧。”厉慕白摇摇头,轻声回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对着厉朝歌讲话都不会这么温柔,但对着陆长安,就好像心都要化了。



    “给妹妹的是草莓味的,有很多。”陆长安摇摇头回道。



    厉慕白有些无奈,给了他,他也不怎么吃,也是浪费。



    但还是没法拒绝陆长安的一片拳拳心意,他接过那几颗巧克力,低头,亲了下陆长安带着甜香草莓味的小脸。



    “行了,剩下的你自己藏着吃吧,妹妹也想你了,快进去找她吧。”



    “好!”陆长安看到厉慕白接过了她送的东西,简直开心死了,元气满满地大声回道,“冒冒哥哥再见!”



    有这么开心吗?



    厉慕白忍不住笑,看着陆长安进了他们家里。



    转身踩着自行车往操场的方向骑。



    脖子上挂着的那块平安扣,轻轻地碰着他的锁骨。



    他刚才看到陆长安也戴在脖子上。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领里面,不知怎么的,脸又红了下。



    这块玉是白小时他们前几年让他戴上的,说是保平安。



    后来他才发现,陆长安也有一块,几乎一模一样的。也不知大人们说的那些,是玩笑话还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