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81章 胖乎乎的

    可陆长安也没有理他,可能是真的被他伤透了心。



    她一边挖着这棵树的根,一边默不作声地擦着眼泪。



    小丫头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对他这种态度。



    以前两人偶尔也会拌两句嘴,前面刚拌完嘴,后面没过一分钟就会和好。



    陆长安的性子比较急比较倔,和厉慕白比起来,完全是两种极端。



    但今天,倒是陆长安不吭声了,厉慕白在旁,急得有点儿心慌。



    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反正他知道陆长安今天是真的生气了,说不定往后会不理他。



    他暗忖了会儿,伸手轻轻抓住了陆长安一只小手,“别把手弄疼了,别挖了。”



    “不要你管。”陆长安终于跟他说了第一句话。



    厉慕白悄悄松了口气,随后轻声反问道,“谁说不要我管了?”



    “我说的。”陆长安撅着小嘴气恼地回道。



    厉慕白看着她气嘟嘟的样子,眼睛里噙着眼泪还瞪着他的样子,只觉得这丫头,可爱到了极点。



    忍不住轻轻笑了声。



    “坏哥哥!别人在哭你还笑!”陆长安另一只沾了泥巴的手就朝厉慕白推过来。



    厉慕白轻松地将她另外一只小肥手也抓在了手心里,捏了捏,问她,“你最近是不是又长胖了点儿?”



    “没有!”陆长安红着脸抵赖。



    厉慕白觉得这两只小手抓在手心里,分明是又鼓了点儿。



    小丫头比去年高了点儿,饭量也变大了,他前几天在陆家吃早饭,还看到她,一顿早饭就能吃一个肉包子一只烧饼半碗粥,夸张地说,马上追上他的食量了。



    虽然喻菀的手艺确实不错,比白小时做饭好吃多了。



    “你要是继续这么吃下去啊,就会变成小胖墩。”厉慕白一脸严肃地朝她道,“以后就会变成齐奶奶那样,胖乎乎的。”



    “你瞎说!”陆长安被厉慕白这么一打岔,立刻就忘记了刚才还在生气,还在默默想着,既然厉慕白不喜欢她,那她以后都不跟厉慕白说话了。



    气得一张小圆脸,越涨越红。



    “不过也好,胖乎乎的就没人喜欢了。”厉慕白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继续打趣。



    “没人喜欢就没人喜欢!”陆长安忽然嘴撅得更高,生气地回道。



    “我说没别人喜欢。”厉慕白又捏了捏她的小胖手,轻声解释道,“不包括我啊。”



    陆长安有一点儿听不懂,疑惑地看着他,“嗯?”



    厉慕白没说下去了,顿了下,才又道,“哥哥可能念完初中,就会离开阳城,所以,你确定一定要转到我那的小学部去念吗?”



    陆长安抽回了一只手,掰着手指头算了下,“暑假结束了,我就念二年级,冒冒哥哥念初一,冒冒哥哥初三,我就念四年级……”



    “等到冒冒哥哥走了,我就自己念五年级……”



    她算完了,表情有点儿,茫然。



    保持了有十几秒,疑惑地抬头问厉慕白,“可是冒冒哥哥你为什么要走啊?”



    为什么要走?



    因为这是他作为厉南朔儿子,必须承担起来的事情,这是厉南朔早就为他计划好的,铺好的路。



    他自己其实,也挺想成为一名军人,所以他要走。



    但是现在跟陆长安说这些话,她当然不能懂。



    他垂眸望着陆长安,只是笑了笑,“小长安,你再长大一些,就能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哥哥不是不回来了,是要离开几年。”



    “可是我会想你啊!”陆长安更加不解,“朝歌也会想你,姨姨也会想你,爸爸妈妈也会想你!”



    “我也会想你。”厉慕白沉默了几秒,轻声回道。



    没有然后。



    白小时跟他说,媳妇儿才是对他来说以后最重要的人,所以要把陆长安放在心里第一位。



    他说完,右手食指勾出了陆长安挂在脖子上的平安扣,道,“记住了,这个东西,不可以送给别人,因为你的跟我的,是一对的。”



    “还有,你既然坚持要转学去附小,那就去吧,别生气了,哥哥会照顾你的。”



    他忽然觉得,提前考虑那么久以后的事情,也没用,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现在让陆长安开心起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也许是性格有点儿像厉南朔,白小时就总是说,厉南朔喜欢未雨绸缪,厉慕白知道今天,才明白了,什么叫做未雨绸缪。



    就比如,离他离开阳城入伍的时间,还早得很,他就在想,离开之后,陆长安一个人在学校没人照顾她,会不会有心理落差,会不会不适应。



    想得太早。



    陆长安好歹是被他哄得好了,没继续哭了,把小铁锹丢到了一旁,然后神秘兮兮地朝厉慕白道,“冒冒哥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厉慕白的手,让他去摸根她手臂差不多细的小树的树干。



    一边期待地看着他,问他,“有没有摸到什么?”



    厉慕白摸出了凹凸不平。



    他凑近了,往树上不平的地方看去,才发现,上面刻了字。



    一看就知道是陆长安刻的,刻了歪歪扭扭的四个字:长安冒冒。



    陆长安随即献宝一般向他解释,“我上回听爸爸给我讲了个故事!”



    “故事里面说,把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的名字,刻在小树苗上,种下去,等到小树苗长大了,这两个人以后就会一直不分开。”



    “我不想长大以后和冒冒哥哥分开,所以就种了这棵小树!”



    厉慕白静静地望着陆长安,没有说话。



    现在陆长安所说的喜欢,或许跟他理解的不一样。



    毕竟她还小。



    但是他会努力,像刚才陆长安说的那样,让她愿望成真,等到陆长安长大了,一定不会和她分开。



    “那以后可不能随便把它的根挖掉了。”厉慕白抓着陆长安的小手,沉默了好一会儿,回答她道,“以后生哥哥的气,也不能像刚才那样。”



    陆长安撅着小嘴,皱着眉头,像是在考虑要不要答应厉慕白的话。



    厉慕白见她想得认真,起身,将她从泥地上抱了起来,“好了,去洗手吧。”



    “可是我还没想好哎!”陆长安嚷嚷。“不用想啦,先把小手小脸洗干净,脏得像小花猫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