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82章 一起上学

    当天晚上,厉慕白彻底蜕变成大男孩这件事,陆家厉家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陆枭个喻菀两人听说陆长安早上哭得特别凶的原因之后,都表示很理解,男孩子青春期开始了,自然脾气会有一点儿古怪。



    厉南朔晚上回来,听白小时说起这件事,随即把厉慕白单独叫到了书房。



    厉慕白出来的时候,脸通红。



    吃饭时,齐妈一个劲地,往他碗里夹各种大补的菜,鲍参鱼翅夹了一大碗,堆得高高的,一边夹一边慈祥道,“多吃点儿啊!补充体力!”



    白小时在旁,偷偷看着,自己儿子的脸色由红转青,再转白,也是一脸的欣慰。



    最后好不容易吃完碗里的东西,齐妈又给他舀了一碗红枣燕窝,“益气补血的!吃一碗!”



    厉慕白好不容易才吃完了那些东西,忍不住皱着眉头反问,“齐奶奶,我不需要补血的吧?”



    “怎么不要!”齐妈语重心长地回道,“俗话说得好啊,一滴……”



    说了几个字,忽然觉得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确实有些不好,于是笑呵呵地止住了,“反正你听齐奶奶的!喝一碗红枣燕窝总是没错的!”



    厉慕白忽然懂了,齐妈是什么意思。



    虽然饭厅里面,除了他们一家人还有齐奶奶,没有其他人了,但还是躁得慌。



    他愣了下,有些窘迫地端起碗,一口就喝光了,然后包在嘴里,一句话没说,起身就独自上了楼。



    “你刚跟儿子说了什么啊?”白小时见厉慕白上去了,这才忍不住笑,问厉南朔道。



    “没什么。”厉南朔稳稳端着碗,目光都不带斜一下的。



    缓缓嚼完口中的东西,才又继续道,“儿子长大了。”



    他跟厉慕白谈了几年后入伍的事情,告诉了他z国已经开始爆发的病毒事件,谈了往后可能会发生的巨大变故,又跟他谈了几句陆长安的事情。



    厉南朔问他,对于和陆长安这个两家家长都当了真的婚约,有没有什么不满。



    假如没有不满意的地方,这个媳妇儿,厉南朔就会替他看住,无论厉慕白什么时候能回到父母身边。



    谈话结果,他发现儿子其实是真的长大了,不仅生理上踏入了成熟的槛,心理上也比一般的孩子,要成熟稳重很多。



    父亲可以明白儿子是否真的长大了,但这句话现在对白小时说,她肯定不会觉得。



    毕竟做妈妈的,不管孩子多大,都觉得是她的宝贝。



    一个月后,暑假后开学第一天报名。



    恰好早上喻菀身体有点儿不太舒服,头痛得起不来床,陆枭正在犹豫,是先送老婆去医院看看,还是先送陆长安去学校报名。



    这两件事都有点儿麻烦,一时半会儿肯定没法解决好。



    白小时将厉慕白送到门口,叮嘱了几句。



    看到隔壁陆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就叫厉海去问问,怎么了。



    厉海进去的时候,陆长安背着小书包,穿着整整齐齐的校服,坐在楼下,抱着她的小水壶,乖巧地坐在那儿。



    “长安啊,怎么还不去学校?你爸爸妈妈呢?”厉海惊讶地问。



    “妈妈今天早上起来就头痛,痛得眼睛都睁不开,爸爸在上面给她喂药吃。”陆长安认真地回道。



    喻菀这两年,确实是犯了头痛的毛病,厉南朔说,肯定是因为,当年从楼梯上摔下来,那个血块的影响,毕竟是伤到了脑子。



    而且陆枭说,喻菀这两年,记性好像差了一点儿,做事总是要提醒,像个小漏斗似的。



    厉南朔和陆枭两人,其实都明白,这一定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但陆枭还是挺乐观的,这个小小的变化,对他来说,没有太大影响。



    只是比以前,更加黏着喻菀了,有时候会去过两人世界,把陆长安丢在他们厉家照顾。



    厉海想了下,上楼去,跟陆枭说了几句什么,两分钟后下楼,抱起了陆长安,笑呵呵问,“那小长安今天跟哥哥和海爷爷一起去学校报到,好不好?”



    “好啊!”陆长安开心地点头回道。



    她其实也想爸爸去照顾妈妈,只要有人能送她去学校就好了。



    开学第一天,能跟厉慕白一块儿去学校报名,也很好啊!



    她搂着厉海的脖子,用脸亲昵地贴了下厉海的脸。



    厉海不由得感叹,“也不知道为什么,咱们家朝歌就没你这么亲人。”



    厉朝歌那就是个小宝贝小zhàdàn,一个不顺心就要bàozhà的。



    明明两家都靠在一起,两个孩子都差不多大,搞不懂陆长安为什么这么惹人疼。



    可能是陆长安比厉朝歌懂事,没有那么娇气吧。



    厉慕白坐在车上,看到厉海抱着陆长安过来,便知道,今天陆长安大概要拜托他们家了。



    厉海打开车门,陆长安一下就开心地钻了进来,朝气十足地叫他,“冒冒哥哥早上好!我们一起去学校!”



    厉慕白低头看着她,伸手将她抱在了座椅上,替她扣安全带,轻声回道,“早上好。”



    “你喻菀阿姨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厉海朝厉慕白解释了句。



    厉慕白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陆长安却不甘心被安全带锁在位置上,被厉慕白抱上座椅的一瞬间,像是条鱼似的,滑溜溜地就从厉慕白手上脱手了。



    她转身,扒着座椅,看越野车后面的空间,好奇地问,“冒冒哥哥你为什么要带行李箱呀?”



    要和厉慕白念一个学校了,超级开心!!!



    厉慕白有些无奈,任由陆长安跪坐在了座椅上,伸手摘下了她背上的小书包,帮她看书包里的转学证还有报到的东西,是否都带齐全了。



    确认都带齐了,才回道,“因为哥哥以后要住学校宿舍了,礼拜一到礼拜四的晚上,都住在学校,不回家。”



    “啊?”陆长安猛地回头看向他,愣住了。



    她还以为,以后都能和厉慕白一起顺路回家呢。



    厉慕白这才想起,他只和陆长安说过,他们初中部管得严格,不能经常和她见面,并没有说住宿的事情。也就白小时那天早上,提了一嘴,小丫头肯定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