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84章 我不怕

    从刚才的惊吓缓过神后,陆长安才觉得自己有点儿不懂事。



    冒冒哥哥手都受伤了,还亲自把她抱了进来。



    幸好他一只手就能抱住她,不然受伤的右手伤得更重,她可不知道怎么办了!



    陆长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明明在家里都是乖乖的,爸爸妈妈有事的时候,她都会很自觉很乖,不去打扰他们。



    陆枭半年前跟她聊过一次,说妈妈身体不太好,她看在眼里应该很明白,妈妈每年都会生几场小病,因为年轻时候的一些事,身体底子差。



    陆长安其实是真的明白的,所以她跟陆枭约定好了,他们父女两人,要一起照顾好妈妈,要自己懂事一些,毕竟陆枭经常不在家,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她们身边。



    然而在厉慕白跟前的时候,她好像总是会不自觉地,黏着厉慕白,很依赖他。



    好像就算天塌下来也没事儿,只要冒冒哥哥在她身边。



    他总是很厉害的样子,只要他朝她笑,陆长安便觉得,一切都会变好的。



    厉慕白的伤处理好了之后,俯身要将她抱起来,一起出去,陆长安却往后退了一小步,躲开了他的手。



    “怎么了?”厉慕白以为她又生气了,柔声问她。



    “冒冒哥哥手上的伤好之前,我都不要抱了。”陆长安很认真地回道。



    厉慕白垂眸望着她,微微笑了笑,道,“没事儿,一只手也能抱。”



    厉慕白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了,陆长安粘着他,他担心她以后自己会不够独立。



    她不让他抱了,他又觉得,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



    他说完,没等陆长安再次拒绝,就将她抱了起来。



    陆长安愣了下,随即紧紧勾住了厉慕白的脖子,能让他的手省力些。



    厉海跟在两人身后,看着两个孩子,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慈祥的笑。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眨眼间,厉慕白也要长大chéngrén了。



    还记得,白小时当初跟厉南朔重逢时,也不过十几岁而已。



    这个年纪的孩子啊,其实也不是完全不懂感情这回事,看厉慕白就知道了。



    往后,这长安,肯定是他们厉家儿媳妇,宠成这样,肯定跑不掉了。



    ·



    与小学部不同的是,初中部一报名,当晚就得留校住宿了。



    厉海晚上把陆长安带回去,跟厉南朔和白小时他们说了下情况,厉南朔脸色就有点儿沉了下去。



    z国的消息已经传过来了,关于z国大面积病毒感染爆发事件。



    虽然这个消息是瞒着普通民众的,怕引起民众恐慌,但他们上层的领导,关于这件事,已经开过两次秘密会议了。



    在这种人人自危,国难当头的时刻,那些人还想着怎么陷害扳倒他们厉家,简直是可笑至极!



    “我明天,去趟京都。”他看着小小的陆长安,忽然朝白小时和厉海道。



    白小时有些惊讶,“怎么这个时候去?”



    “今天是长安跟厉慕白一起坐在车上。”厉南朔回头,看向白小时。



    白小时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倘若这件事情不解决,以后陆长安肯定就麻烦了,她的人身安全肯定会受到威胁。



    厉慕白就住在军区学校,相对来说,还是很安全的。



    反而,陆长安每天上下学,路上会有多少安全隐患,可想而知。



    她想了下,点头回道,“行,那你就去吧。”



    白小时早就把陆长安看作是自己家里人,厉南朔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早就知道了,所以也早就知道,陆长安将来会是他们厉家的媳妇,从来都对她和厉朝歌一视同仁。



    他们厉家的儿媳妇,自然也得好好保护。



    “长安,别害怕。”白小时将陆长安抱在了自己腿上,摸着她的小脸道,“从今天晚上起,你爸爸妈妈没回来之前,你就跟姨姨一起睡。”



    陆枭带喻菀出国了,看头痛得毛病,估计要一阵子才能回来。



    “姨姨,我不怕。”陆长安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冷静地回道。



    陆长安跟厉慕白一样,从小就省心,懂事。



    懂事得叫人心疼。



    白小时轻轻揉了下她的小脸蛋,笑,“但是姨姨胆子小啊,需要长安陪着姨姨一起睡觉,才能睡得着,你保护姨姨好不好?”



    陆长安一把抱住了白小时,认真地点头回道,“好!”



    第二天,白小时亲自把陆长安送到了学校门口。



    下车之前,对陆长安千叮咛万嘱咐的,“长安啊,哥哥那里的药只能用两天的,我已经跟他打了电话,傍晚放学的时候,你就送到宿舍楼底下。”



    厉南朔在厉慕白上学之前就说了,无论他们厉家地位有多显赫,在学校,就不能让厉慕白有优越感,不然以后去了部队,厉慕白会犯错。



    即便是厉慕白受伤了,厉南朔昨晚也没说,要去看看厉慕白,或者让教导员多关照厉慕白一些。



    白小时做妈妈的,虽然心里特别心疼,想亲自去看看儿子伤得多严重,但也知道,厉南朔的话有道理。



    所以只能叫陆长安,把药送给厉慕白。



    “好,我不会忘记的姨姨。”陆长安背着小书包,肯定地回道。



    这一整天,陆长安上课都有点儿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白小时对她叮嘱的话,说让她把药要记得给厉慕白。



    最后一节课铃响,老师刚布置完课后作业,陆长安便第一个冲出了教室,往初中部宿舍楼的方向跑。



    初中部的宿舍楼特别好认,就在操场边上,一排砖红色的小楼房,陆长安昨天报道的时候就记住了。



    她跑到宿舍楼底下,左等右等,也不见厉慕白过来,就有点儿急了。



    她走到看宿舍的人面前,问,“爷爷,初中部的哥哥姐姐,他们还没有下课吗?”



    “下课了啊,但是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吃晚饭吧,他们晚上还有体能训练。”看宿舍的大爷慈爱地回道,“你找谁啊?”



    陆长安犹豫了下,看着宿舍楼,小声回道,“我找我哥哥。”



    “我哥哥他昨天手受伤了,这是我姨姨叫我带过来给他的,他的手要换药。”说话间,她正好眼尖地,远远看到厉慕白进了最后一栋宿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