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86章 你妹妹?

    陆长安听厉慕白这么一说,立刻紧紧闭上了嘴巴,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她不想害厉慕白被老师罚。



    她听说了,初中部管得特别严格,犯了错之后会有体罚。



    厉慕白望着她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又是笑,轻轻亲了下她的脸颊,随后拉着她,在一旁的小凳子上坐下了,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



    随后自己拿了药出来,重新给自己上药,缠绷带。



    陆长安坐在他一边腿上,靠在他怀里,认真地看着他给自己换药,不时贴心地帮他一下下。



    厉慕白的呼吸洒在她一边耳朵上,痒痒的,她忍不住伸手挠了下自己的小耳朵。



    厉慕白垂眸看着她,眼底里满是温柔。



    门外有人拧门把手,似乎想进来,发现反锁上了,随即大声问,“厉慕白,你在里面是吗?”



    厉慕白抬头看了下门的方向,暗忖了两秒,回道,“对,我在洗澡换药。”



    “好吧。”他舍友的声音有些无奈,“你快点儿啊,我肚子疼。”



    “你要么去教学楼的厕所,我换药麻烦。”厉慕白抱紧了陆长安,低声回道。



    他的舍友都是回来换衣服的,晚上有开学第一次体能训练,要换军装。



    厉慕白听着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轻了下去,又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距离集合还有十几分钟了,把陆长安送出去再回头准备他的东西,时间上可能会来不及。



    正好他的军装是放在卫生间衣架上的。



    他放开了陆长安,考虑了下,还是硬着头皮,背对着陆长安开始脱裤子,换军装。



    陆长安乖乖自己坐在小凳子上,她有点儿饿了,冒冒哥哥这么早回来,也许没有吃饭,肯定也饿了。



    她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包小熊饼干,拆开了,掏了两颗,起身送到正在换衣服的厉慕白跟前,垫着脚往他嘴边送。



    厉慕白愣了下,偏过身体,飞快地拉好了裤子拉链系好皮带,才微微红着脸,低头,吃陆长安递给他的饼干。



    “卫生间里是好热哦……”陆长安小小声朝他道,“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出去?”



    厉慕白不是因为热。



    但陆长安既然这么说了,他抿着唇,没说话,轻轻点了下头,继续穿上衣。



    刚换好,陆长安的眼睛就亮了,盯着他目不转睛地看,“冒冒哥哥穿这个衣服,好好看!”



    这小丫头,平常和他说话也是这样,总是用把他夸上天的语气夸他。



    厉慕白微微勾了下嘴角,道,“是么?”



    “是啊!”陆长安用力点头,“嗯……比厉伯伯穿这个衣服都好看呢!”



    厉慕白听外面没声音了,顺手将她抱了起来,轻声道,“行了,哥哥送你出去了。”



    “好!”



    陆长安虽然舍不得,但知道厉慕白得上课去了,于是乖乖地点了点头,将小熊饼干一颗颗地往厉慕白嘴里送。



    “这颗是巧克力口味的,这颗是芝士口味的,全部给哥哥吃,爸爸说吃巧克力和芝士,能补充能量,就会有力气了。”



    她喂什么,厉慕白就吃什么。



    两人刚走出卫生间,厉慕白去房间里拿军帽,一转弯,就看到自己同一个房间的舍友云夜寒站在那儿,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两人。



    “妹妹?”云夜寒目光落在了他怀里的陆长安身上,轻声问。



    厉慕白没想到云夜寒没走,愣了下,硬着头皮,点头回道,“是啊。”



    厉慕白和云夜寒倒是有点儿亲戚关系的,努力掰扯一下,也能算得上是表叔侄,云夜寒是他表叔。



    开学之前,白小时和厉南朔也对他说过,说小时候和他见过几面的云夜寒,也是考上了附中,会跟他一个班。



    也许是云家故意安排了,又或许是厉南朔安排的,让他们叔侄两个住在一间宿舍,能放心些。



    云夜寒也是因为担心厉慕白手上的伤,见他久久不出来,就想着等他一下。



    “几年没见,朝歌变化这么大?”他继续笑着问。



    厉慕白还没开口说话,陆长安好奇地看着云夜寒,问他,“哥哥,你也认识朝歌吗?”



    这么一来,云夜寒就知道了,面前这个肯定不是厉朝歌。



    他想了下,问陆长安,“暖暖?念念?还是长安?”



    “我是长安,哥哥你怎么也认识我吗?”陆长安更加惊讶。



    云夜寒抬眼望向厉慕白,脸上还是笑着的,“你刚会走路那会儿,我们见过的,你可能忘记了,我是厉慕白的亲戚,表叔,去你们那儿玩过几次。”



    陆长安对云夜寒倒是真的没什么印象了,在她心里,除了厉慕白,别的小哥哥都是过眼就忘。



    “行了,咱们集合时间就快到了,赶紧送她出去吧。”



    云夜寒说完,便先走了出去。



    因为是被云夜寒看到,不是别的同学,厉慕白没说什么,也没紧张,拿了军帽,就送陆长安出去了。



    他看着她跑到铁门边上,出去了,又回头朝他甜甜地笑着,挥了挥手离开,才转身朝集合的地方快步走去。



    云夜寒还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他。



    见他过来了,与他并肩而行,玩笑似地道,“你和这小丫头挺亲近的啊?几年没见,她倒是比小时候更可爱了。”



    “你记性好得很。”厉慕白面无表情地回道。



    “那当然,你表叔我看书一目十行地过,都能倒背如流。”云夜寒厚着脸皮回道,“长安这么乖巧可爱,我能不记得吗?”



    厉慕白回头扫了他一眼。



    两年后。



    周四晚上,初中部是休息的,不需要晚自习也不需要集训。



    云夜寒回到宿舍时,一个人都没回来,他进了房间,准备先洗个澡,然后去教室找厉慕白,要么一起自主自习会儿,要么一起去自主训练。



    刚从衣柜里拿出换洗衣服来,忽然觉得有哪儿不太对。



    他扭头,朝厉慕白床上看去,看到被子里那鼓起的一小块。



    厉慕白可是有洁癖的,早上起来,就属他的床整理得最干净,宿舍检查从来都是最高分。



    他想了下,走到厉慕白床边,隔着被子揪住了一块软软的东西。“哎呀!”被子里发出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