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87章 你们在干什么?

    陆长安随即掀开了被子,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又羞又恼,甩开了云夜寒揪住她的手。



    云夜寒也是,下手没轻没重的,揪住了她的腰。



    女孩子的腰哪是能瞎给别人碰的?!



    “什么时候偷配的宿舍钥匙?”云夜寒挑了下眉,收回手问她,“你冒冒哥哥知道吗?”



    “小小年纪不学好,放了学不回家,往男生宿舍里钻,给你爸妈知道,不扒了你的皮!”



    “我才没有!”陆长安皱着眉头回道,“是我妈妈啊,看平常冒冒哥哥晚上集训太辛苦,所以一大早炖了补汤放保温盒里,让我放学给他送过来的!”



    云夜寒已经看到了,厉慕白书桌上的保温桶。



    他走过去,打开看了一眼,汤还是温的,鸡汤,加了木耳枸杞海参炖的,香得不行。



    顺手就拿起勺子喝了一口。



    陆长安随即从床上蹦了下来,“又不是给你喝的!你不能喝!”



    云夜寒往后躲,笑,“他一个人能喝掉这么多吗?我是在帮他排忧解难啊!”



    陆长安这两年没少来找过厉慕白,这丫头胆子大,性格又倔又好玩,一来二去的,云夜寒也跟她熟了。



    陆长安来夺勺子。



    她素来都知道云夜寒脸皮厚,所以对云夜寒从来都不客气,该怼就怼,毫不留情。



    云夜寒往后退,正好后面有张椅子,没留神,被绊到了。



    恰好陆长安抓住了铁勺的长柄,被他一下子带得摔进了他怀里,两人一起坐到了椅子上。



    “你……”陆长安的鼻子,正好磕到了他肩上,痛得脸都变了颜色,顾不上其它,一手捂住了自己鼻子,看有没有流血。



    云夜寒也是冤枉,他们附中的学生比一般孩子强壮,身上肌肉很紧。



    他也没碰陆长安,陆长安自己撞上他肩上的肌肉,磕着了鼻子。



    但看到陆长安的表情,也有些慌了,随即伸手去抓她捂住鼻子的手,想看看有没有流血,一边关切地问,“痛不痛啊?”



    “不要你管!”陆长安有点生气了,没好气地回道。



    话音刚落下,背后就传来一道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陆长安回头,看到是厉慕白回来了,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们这边,脸色有点儿不太对。



    云夜寒看出了,厉慕白是生气了,没说话,松开了抓着陆长安手腕的那只手。



    陆长安劈手就夺走了云夜寒手上的勺子,从他身上跳了下来,转身走到厉慕白跟前,怒气冲冲地回道,“冒冒哥哥,我来给你送汤啊!”



    “但是云夜寒一定要偷喝,我怎么可能让他喝你的汤!”



    厉慕白没有看陆长安,而是冷冷地盯着云夜寒。



    云夜寒明明知道,他喜欢陆长安,而且他跟陆长安是有婚约在身的,还要招惹她。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沉声回道,“知道了,你放这儿,我会喝的。”



    云夜寒也是一不小心,才会跟陆长安闹得这么过分,以前都只是开玩笑拍拍她脑袋,揪揪她辫子而已,从没有出现过把她抱在怀里这样的状况。



    厉慕白生气,也是正常。



    他和厉慕白对视了两眼,从椅子上起身,笑着拍了下自己的衣服,走到了两人跟前,轻轻揪了下陆长安的小辫子。



    “没大没小,什么云夜寒?要叫叔叔。”



    说完,擦着厉慕白的肩膀,出去了,把空间让给了两人。



    厉慕白心里憋着这股火,不痛快到了极点。



    没跟陆长安说话,绕过她,径直走到书桌旁,重重放下了自己手里的东西。



    陆长安有点儿不太明白,厉慕白为什么要生气,也许是因为,这个汤被云夜寒先喝过了一口。



    她想了下,去卫生间把勺子洗了,默默走到了厉慕白身边,把勺子放回到了保温桶里。



    刚要开口说话,厉慕白便头也不回地,低声道,“往后不要让阿姨再费神给我熬汤了,她身体不好,应该多休息。”



    陆长安轻声回道,“妈妈最近身体好了点儿了,刚开完画展,在家也是没事做,所以就……”



    “你回去吧。”厉慕白不等她说完,从书包里掏出了书丢在桌上,一边皱着眉头又道。



    厉慕白鲜少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陆长安就是个傻子,也知道厉慕白是真的挺生气的。



    “那我以后给你送东西来,一定不让云夜寒吃!”陆长安有些急了。



    厉慕白没说话。



    “冒冒哥哥,其实我今天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所以我就躲在你的被子里,没有看好鸡汤,我下次一定……”



    话说到一半,厉慕白猛地回过头来,望向她。



    这个傻子,没看出他是吃醋了吗?还一口一个云夜寒,当真是让他烦躁。



    他咬了咬牙,反问道,“谁给你开的门?”



    “我……”陆长安支吾了一下。



    在厉慕白气头上,她不敢说,自己偷偷配了他宿舍的钥匙。



    “交出来。”厉慕白朝她伸手。



    他怎么知道,她有他宿舍钥匙的?



    陆长安惊讶地瞪圆了眼睛。



    她心里在想什么,厉慕白简直看一眼就能看穿她,从小一起长大,他太了解陆长安。



    而正是因为了解她,所以厉慕白心里尤其的烦躁。



    她今年十岁了,还是一点儿都不开窍,不明白他对她的喜欢,不是哥哥或者长辈的那种喜欢。



    且不说,他明年就要走了。



    陆长安越长越漂亮,不安分的云夜寒,还有那些总爱往她桌肚里塞小纸条塞情书的小男生,让他恨不得带她一起走。



    “钥匙!”他又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



    陆长安哭丧着一张小脸,老老实实从包里掏出了钥匙,放到了厉慕白掌心里。



    “下次要来,必须先跟我约好时间,确认我在宿舍,才准自己一个人悄悄过来。”厉慕白直接把钥匙丢进了一旁垃圾桶里,沉声道。



    “听到了没有?”



    厉慕白是第一次,用这么严肃的,命令的语气跟她说话,他以前都是纵容着她的。



    陆长安呆呆地看着他,小小声回道,“听到了。”尤其是,他不想让陆长安和云夜寒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不想再看到有下一次,他们两人有这么亲密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