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92章 我在这儿

    “可是冒冒哥哥,不会嫌我笨吗?”陆长安抿了下嘴角,轻声反问厉慕白。



    “怎么会呢?”厉慕白忍不住笑,“再笨我也喜欢。”



    厉慕白最喜欢的就是,陆长安在他面前才会偶尔露出的小马虎,小冒失。



    厉家对他严格,对厉朝歌并不严格。



    只有经历过被要求事事做到完美,才知道这个完美,来得有多么艰辛。



    他是老大,当然不希望因为他的不完美,让自己肩上的一部分责任,落到自己的亲妹妹身上。



    这也是太公公厉云途,临终前对他的唯一要求。



    他疼爱厉朝歌,更疼陆长安,自然不希望,陆长安学他,跟着他的脚印往前走。



    那样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太残酷。



    “你以后,不要进部队,也不要参加任何形式的特种部队,那样我会心疼。”他暗忖了会儿,低头,抵住她的额头,轻轻蹭了下,朝她道。



    他参加过的任何一种特训,他都不希望陆长安受到类似那样严酷的训练。



    女孩子家,本来就该娇养着,什么苦都不应该受,更何况那种非人的特训。



    再苦再累他自己受着可以,但是他在乎的人,不可以。



    陆长安,不可以。



    他不要陆长安入伍去部队找他,他宁愿两人分开不见面,也不想她入伍。



    陆长安看着他,默不作声了好一会儿。



    她在想,厉慕白不让她追着他的脚步往前走,那她要怎么办呢?



    半晌,才犹豫着问厉慕白,“哥哥,你要去部队,那我将来大了就当医生,然后去部队,像池阿姨他们一样,做军医,去你的部队找你,好不好?”



    “池阿姨以前跟我说过,其实在部队里,跟士兵最亲近的人其实是随行的军医。”



    “到时的事情,到时再讲,说不定等你大了,就不想做医生了。”厉慕白依旧回答得模棱两可。



    随行军医有多苦,现在的陆长安也是不懂的,他不能随便决定她的未来。



    “可我真的想做医生啊,我想像那些医生一样,我想比他们更厉害,治好我妈妈的病。”陆长安十分坚定地回道。



    厉慕白从未在陆长安的小脸上,看过如此坚定的表情。



    为了她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为了喻菀和厉慕白,她愿意用她的以后去陪伴,去赌。



    假如这是陆长安内心最想做的事情,厉慕白自然不能替她决定,她往后的人生。



    他盯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



    半晌,拿起了桌上的笔,帮她解附加题,“你看,这边这个三角形……”



    陆长安拿走了厉慕白手上的笔,看着他,脸色十分严肃,“哥哥,你会回来,接我去部队的,对不对?等我成为了医生之后。”



    厉慕白横竖也是拗不过这小丫头片子。



    轻声叹了口气,点头回道,“会。”



    “那我一定会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陆长安激动地回道。



    她不知道的是,她长大以后,确实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军医。



    陆长安没有睡午觉,趴在桌子上做了会儿作业,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厉慕白起身,将她抱到了隔壁他的房间床上,让她能睡得舒服点儿。



    放下她的一瞬间,陆长安动了下,似醒非醒地闭着眼睛,念了句,“冒冒哥哥……”



    “我在这儿。”厉慕白坐在床头,轻声回道。



    陆长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他一下,然后将头枕在了厉慕白的腿上,窝在他怀里。



    一闭眼,又睡着了。



    厉慕白低头望着她,轻轻摸着她的脑袋,“睡吧,哥哥陪着你。”



    等她睡沉,他小心翼翼托起她小脑袋时,陆长安又在梦中笑了下,抿着小嘴。



    厉慕白看着她可爱的样子,鬼使神差般,低头,朝她凑近了些。



    这可能是他离开之前,最后一次跟陆长安独处的机会了。



    然而,盯着她像是果冻般可爱的唇看了一会儿,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挺恶劣的。



    半晌,轻声叹了口气,只是低头,在她的鼻尖上,浅浅啄了一口。



    便松开了她。



    ·



    厉慕白终究是被选上了。



    选拔通知下来,根本没有给他时间,第二天就得去京都紧急报到。



    两家人提着的心,这才落了下去。



    但同时又舍不得厉慕白,这一去,少说就是一年半载的,不会回来了。



    厉南朔倒还好,可能有时候任务交叉时,可以有机会见厉慕白一面,可其他人,就得很长时间,见不着厉慕白了。



    白小时没有去厉慕白房里替他收拾行李,在自己房间里,偷偷哭了一场。



    又怕自己这个样子,被儿子看到了,儿子也会难过,就没去厉慕白房里。



    就齐妈和两个孩子在厉慕白房里,晚上陪他一起收拾行李。



    厉朝歌拍着胸脯对厉慕白道,“哥哥,你别担心,你不在的时候,我一定会替你保护好长安姐姐!”



    厉慕白轻轻敲了下她脑袋,回道,“惹事精!你别给长安惹麻烦,就是给我帮忙了。”



    陆长安半跪在地板上,替厉慕白叠干净袜子,低着头,没作声。



    她昨天晚上经过陆枭他们房门口的时候,听到陆枭跟喻菀说,厉慕白这一去,得至少三年。



    他被编入了精英部队,训练紧张不说,会经常参加国际援助之类的行动,估计忙得连喘口气都难,更别说回家了。



    陆长安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个梦似的,现在坐在这儿给厉慕白收拾行李,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厉慕白这么厉害,她应该为他感到开心,感到骄傲才对。



    可一想到,至少三年见不到厉慕白,这心里,实在是不好受。



    所以从刚才看到厉慕白一直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话。



    陆长安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厉慕白也早就察觉出了她的异常。



    齐妈给他收拾得差不多了,把东西都塞进了行李箱里,陆长安也把厚厚一叠袜子,放进了里面。



    随后起身,小声道,“那冒冒哥哥,我回去了,你早点儿睡,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坐飞机呢。”刚要走,厉慕白伸手,轻轻拉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