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98章 事事自有老天安排

    “在楼上收拾行李呢。”陆长安指了下二楼的方向。



    厉南朔单手提起了陆长安的行李箱,径直往陆家门里走,“厉伯伯帮你把行李放回去。”



    “可是……”陆长安有点儿不解。



    “先去上学吧,乖,你爸妈今天不会走的。”厉南朔伸手揉了下陆长安的小脑袋,低声回道。



    陆枭他们不心疼陆长安,他心疼。



    毕竟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待,而且他不希望,陆长安会变得像前世那样。



    太懂事了,懂事得叫他不知如何是好的那个样子,他不想再看到。



    陆长安这样就已经很好了,比起他家的朝歌,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厉南朔又想到他家那个小魔王,昨天扯着景少卿的腿,要把他从三楼丢下去的场景,头都大了。



    “去吧,去上学吧。”他又轻轻催促了陆长安一声。



    “好。”陆长安认真地点了点头。



    两个月后,学校期末考试结束,要放寒假了。



    云夜寒提前通知了陆长安,让她把厉慕白没有来得及收拾干净的宿舍里的东西,一起带回去。



    陆长安来学校拿成绩报告单的时候,初中部正好期末考试结束。



    她站在操场栅栏外面,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儿,等云夜寒过来递东西。



    云夜寒远远就看到陆长安站在那儿,鼻子和小嘴都用草莓围巾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



    他朝她小跑过来的时候,陆长安也看见了他,朝他笑了下,眼睛弯成了弯月牙。



    “他的几件衣服,还有抽屉里一些零碎的东西,其它都没了。”云夜寒将手中的纸袋,递到了栅栏前。



    陆长安伸手去接的时候,云夜寒的手,往回收了下。



    “又要干什么?”陆长安被他耍了下,有点儿恼了,没好气地问他。



    “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云夜寒笑着问她。



    “第二名。”陆长安迟疑了下,还是告诉了云夜寒。



    “上课开小差了?”云夜寒伸出右手,轻轻隔着帽子,弹了下陆长安的脑门。



    “厉慕白走之前可叮嘱了,要我帮他多关心关心你,你可不许跟以前那个第二名早恋传纸条啊!”



    陆长安有些无语。



    她这次考了第二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才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影响的呢!



    还早恋?



    要不是因为厉慕白,她连异性之间什么是喜欢都分不清呢。



    “知道啦!给我吧!”陆长安拖长了语调回道,“海爷爷还在外面等我呢!”



    “要么一起走呗。”云夜寒指了下自己宿舍的方向,“我去提个行李箱就好,袋子里东西有点儿重,你可能拎不动。”



    东西在云夜寒手里,他说这话也不是询问陆长安的意思,说完就往自己宿舍方向走了过去。



    陆长安“哎”了一声,云夜寒没理她,她只能停在原地等他回来。



    云夜寒出来的时候,手上还拿了杯奶茶,从后门出去的时候,放到了陆长安手上。



    “哪儿来的?”陆长安接到手上时还是热的,有些惊讶。



    “宿舍的人庆祝考试结束买的,我不爱喝这种甜甜的东西。”云夜寒看着她惊喜的样子,笑了笑回道。



    这小丫头就喜欢喝奶青加布丁,他知道。



    他不爱喝,陆长安也就不客气了。



    两人走到家长接送孩子的停车场前时,云夜寒看着走在前面的陆长安,叫了她一声,“长安。”



    “嗯?”陆长安扬了下眉毛,回头看他,嘴里包着布丁,脸颊鼓鼓的。



    “你要转校了是吗?”云夜寒问她。



    “是啊,我以后就和朝歌一块儿在一区小学上学了。”陆长安想了下,咽下嘴里的东西,点点头回道。



    那他们这就是最后一次,在学校见面。



    云夜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测评的时候,要犯那种低级错误,被扣了分,没能去得了京都。



    可能是觉得,厉慕白走了之后,陆长安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没人照顾,有点儿可怜吧。



    又或许是其它原因,反正就是不想离开阳城。



    现在陆长安要转校了,他们不在一个学校,还怎么照顾陆长安?



    他沉默了半晌,朝她笑了下,“海叔来接你了,那以后咱们有缘再见吧。”



    陆长安盯着他看了会儿,点头回道,“那再见了叔叔,提前给你拜个早年,新年快乐哦。”



    “以前你没大没小惯了,忽然叫我叔叔,我还挺不习惯的呢。”云夜寒又轻轻弹了下她脑门,“没有压岁钱给你,去吧,回家吧。”



    陆长安转身朝厉海走过去,上了车,云夜寒才收回了盯着她的目光。



    以后就再也见不着这小丫头了,这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或许会不习惯的吧。



    陆长安回去的时候,恰好厉南朔也到了家门口,手里拿着一份研究院报告下了车。



    “厉伯伯好!”陆长安元气满满地朝厉南朔招呼了声。



    “长安啊,这就放寒假了?”厉南朔摸了摸她的脑袋,问她。



    “是啊,我们比朝歌她们早一天呢。”陆长安点头回道,看了眼他手里的东西,问他,“这是什么呀?”



    “正好,我也得去你们家一趟,一起吧。”厉南朔难得脸上带着表情,陆长安看得出,厉南朔今天心情很好。



    拉着厉南朔的手,进了自家大门。



    一进门,厉南朔便朝陆枭使了个眼色。



    陆枭看到了厉南朔手上的那份文件,没说话,起身去关上了大门。



    “什么结果?”他低声问厉南朔,神色不免有些紧张。



    “喻菀的骨髓没用。”厉南朔将报告递到了陆枭手里。



    “怎么会呢?”陆枭有些惊讶,“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这文件是封着的,我没拆,你自己打开看了就知道了。”厉南朔说着,看了眼一旁吃着水果,好奇地打量他们的陆长安。



    “长安,上去把妈妈叫下来,让她休息会儿别画了,马上吃午饭了。”陆枭随即找了个理由,支开了陆长安。



    等到陆长安上了楼,厉南朔才继续朝陆枭低声道,“你知道的,变异分为好几个阶段,至少现阶段的病毒,喻菀的骨髓对它完全没有作用。”“咱们都想得太多顾虑得太多了,事事老天自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