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00章 巧遇

    “姐姐姐姐姐姐姐……”厉朝歌不依不挠的,过来挠陆长安痒痒,“你告诉我嘛!”



    “我上次都看见我哥亲你的脸了哎!我从记事起我哥就没亲过我!”



    陆长安被挠得忍不住求饶,笑得小脸通红的,好不容易逃开了厉朝歌的魔爪,才若有所思回道,“或许吧,或许是因为他。”



    “那你和我哥,是大人们他们之间的那种互相喜欢吗?我哥以后真的会跟你结婚吗?”厉朝歌简直是好奇宝宝附身,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陆长安很认真地思考了会儿,回道,“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因为冒冒哥哥上次告诉我,我才明白什么是大人们之间的那种喜欢啊。”



    “那你跟我说说呗!”



    “差不多就是,他总会想着我,我也总会想着他,每次见到他,都会很开心,只要跟他在一起,就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他看着我的时候,我就希望他一直都那样看着我。”



    “而且,就好像是,世界上,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陆长安一边说着,一边掰着指头数。



    越说,声音越轻。



    她想厉慕白了,这么久没见了,也不知道厉慕白有没有想她。



    厉朝歌费解地想了会儿,忽然想到刚才,在楼下,景少卿一直看着她,但是她被看得很烦,恨不得他立刻走才好。



    也不知道,怎么忽然就想到他了。



    她随即晃了晃脑袋,小声骂了句,“讨厌鬼!以后都不要来我家了!”



    陆长安捏了下她的小脸,笑眯眯问她,“刚刚那个,就是你说的救了他的那个吧?”



    “是啊,说不定我爸爸想起了那天的事情,待会儿又要因为他,再骂我一顿,烦死了。”厉朝歌烦恼地回道。



    “你不是说,厉伯伯他们认识他们家吗?说不定以后每年过年都会来的,因为你们救过他。”陆长安认真道。



    “呸呸呸!快把这句话吐掉,他来我害怕!”厉朝歌一把捂住了陆长安的嘴。



    陆长安之前听厉朝歌说这个景少卿,还以为有多可怕,但是今天看到了,觉得也没厉朝歌说得那样啊。



    相反的,景少卿除了有点儿清瘦,不比厉慕白那些常年训练过的,看起来那么有肌肉,长相倒是很好看的,属于白白净净清清爽爽的那种。



    但是厉朝歌不想提到他,那她就不说了。



    被罚跪一天,不给吃饭,换成她是厉朝歌,也会不喜欢景少卿的。



    ·



    厉慕白离开阳城的第一年,十一月份初的时候,陆长安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是邮寄回来的,一枚沾了血的子弹。



    厉慕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第一次中弹,被射中了小腿。



    一直等到痊愈,才敢告诉家里这个消息。



    陆长安将它和平安扣拴在了一起,系在了自己脖子上。



    厉慕白离开阳城的第二年,让厉南朔提前几个月,带回来了第二份生日礼物,一只扁长的小铁盒里,装着一束干花。



    那是他出国执行任务时,国外特有的一种野外的花,新鲜的时候,嚼碎了敷在伤口上,可以止血。



    陆长安收到这份礼物之后,便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报考军区附中。



    她在想,厉慕白在外面的时候,一定很艰苦,连基本止血的设备和药物都没有,才会选择用这种花给伤口止血。



    不敢深想。



    只是心里越来越担心他,也越来越想他。



    她想早点儿长大,想去有厉慕白在的地方,陪着他一起,照顾他。



    刚考上初中几个月,便通过跳级考核,直接连跳两级,上了初三。



    旁人都羡慕,陆枭家里有这么一个乖巧聪明的孩子,但是只有陆长安自己知道,为了早一点儿去陪厉慕白,自己付出了多少艰辛的努力。



    她是脑子比较聪明,背书看一两遍就能背得下来,做任何题目都可以举一反三,可连跳两级,是军区附中这些年唯一出现过的特例。



    有时看书做题,做到深夜一两点,趴在桌上睡着了,陆枭给她送宵夜上来,根本都不忍心叫醒她。



    但也从来不阻拦她这种行为,他知道陆长安为了什么。



    孩子是为了厉慕白,才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她是为了追上厉慕白的脚步。



    她考上军区高中,去学校报道的第一天,随后就把入学证书,交给了厉南朔,让他有机会,把这份东西交到厉慕白手中。



    她觉得,这是她能送给厉慕白最好的,十八周岁礼物。



    交到厉南朔手上时,她小心翼翼地,像是在对待一件珍宝。



    “厉慕白一定会喜欢。”厉南朔轻声,向她保证,“不过他什么时候能看到这张录取通知书,我不能保证,我已经有几个月,没得到他的任何消息了。”



    “不要紧的厉伯伯,只要他能看见就行了,多晚都没关系。”陆长安不在意地摇了摇头。



    因为这几年,他们全都习惯了这样,总是连着好久都得不到厉慕白的任何消息。



    但只要厉慕白回到京都常驻部队,就一定会找机会给家里报个平安。



    陆长安也相信他,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护好自己周全。



    第二天新生动员大会,陆长安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老面孔。



    学校邀请了几个往届优秀毕业生,回到母校上台演讲激励学弟学妹。



    陆长安看到了站在台下,穿着军装,站得笔挺的一道身影。



    是云夜寒。



    而恰巧,陆长安也是上台发言的唯一新生代表。



    她站在班主任边上,愣愣地盯着云夜寒看了许久,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



    “……稿子写得不错,这两句话要稍微修改一下。”一旁的班主任指着她的发言稿道。



    “哦,好的。”陆长安这才回过神来,匆忙收回了望向云夜寒的目光。



    看到云夜寒,她有一种,回到了几年前的那种感觉。



    因为真的,从她转学之后,就再也没看见过他了。



    时间过得真快,云夜寒也服役了,厉慕白已经快四年没有回家。



    云夜寒看着,倒是好像比几年前稳重了许多,不再是吊儿郎当的样子。



    陆长安想到了,他最后给她的那杯奶茶。其实陆长安现在已经回味过来了,怎么恰好他给她的那杯奶茶,就是她爱喝的奶青加布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