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02章 想得心肝疼

    “五点钟,我到学校门口接你吃饭,只是叙个旧,想你了,也不能吃了你是不是?”云夜寒最后一句话说得情真意切。



    陆长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那边解散的铃声响了。



    “看情况吧!”她匆匆回了句,便转身一路小跑向自己的班级。



    回到自己班级的时候,她听着老师在上面讲话,看着同学一个个上去自我介绍,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方才云夜寒跟她说的那些话。



    云夜寒脸皮厚之程度,陆长安简直再了解不过。



    他今天等不到她,往后估计也会跟着她的课表,趁她有空来找她的。



    打扫教室的时候,跟她一起考上军区高中的隔壁班宋念,过来找她。



    问她,“长安,你待会儿要不要跟我一起出校,去买点儿日用品什么的呀?六点半以后就会封校,不允许出入校门了。”



    家长总有考虑不全面的地方,而且陆长安入校买的东西,都是宋煜送她们一起去超市,她跟着宋念一块儿买的。



    “咱们防晒霜和防蚊喷雾忘买了你知道吗?明天军训第一天,据说要进山,全是毒蚊子哎!”宋念见她不吭声,又继续问她。



    陆长安简直纠结到了极点。



    她不想出校被云夜寒撞上,但是又想跟着宋念一块儿出去买东西。



    宋念比她大,她虽然从小就习惯了独立,但心理上还是有些依靠着宋念。



    “念念姐,要不然……”她犹豫了半天,凑到宋念耳朵边上,悄悄说了几句。



    云夜寒从四点开始,就在校门外等着陆长安了。



    他换了套便装,在学校马路对面,站在车子外面,靠着车门,望着校门口的方向。



    有学生陆陆续续地从学校里出来买日用品,云夜寒耐心地等着,不厌其烦地打量每一个出来的学生,就怕漏掉了陆长安。



    有新生认出了云夜寒,经过他面前的时候,轻声讨论着他。



    “这不是刚才的云师兄吗?云师兄这车得多贵啊!”



    “云师兄家里背景多强你们不知道啊?这车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的!”



    “要不然,趁这个机会问他要电话号码吧?”



    “怕是要不到,他看着有点儿冷哎……”



    “他在这儿等谁呢?他有认识的人在我们学校吗?”



    云夜寒只当没听见,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看手表。



    事实上,部队里已经打电话来催他了,让他晚上准时归队。



    他爸也警告过他,让他不要仗着云家的家世,就无视部队纪律军规,出了什么问题,家里绝不会给他兜着。



    倘若不是今天看到了陆长安,他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等到靠近五点的时候,才看到陆长安和几个女生,一起嘻嘻哈哈地走了出来。



    云夜寒记得以前,陆长安的朋友不多的。



    他还以为,她这个小朋友刚入学,又比同学小了一两岁,交际上会有点儿问题。



    但看来,又是他想多了,陆长安适应环境的能力,远比他想得要厉害。



    他远远地,隔着马路,便朝陆长安的方向挥了挥手。



    陆长安看见他,随即回头朝身边的女生说了两句什么,两人便手拉手地朝云夜寒这边走了过来。



    陆长安走到云夜寒面前的时候,明显发现他的脸色有点儿不太好看。



    云夜寒只是单独请陆长安一个人吃饭,她却带着同学一起过来了。



    她假装不知道是为什么,拉着宋念,朝云夜寒介绍,“叔叔,这个就是念念,你还记得她吗?”



    云夜寒皱了下眉头,看向宋念,问,“宋念?”



    “是啊。”陆长安已经提前和宋念打好了招呼,宋念面色如常地点头回道。



    “你跟长安一个学校啊。”云夜寒又问。



    “对,就是隔壁班的。”宋念笑着点头回道。



    有熟悉的人陪在陆长安身边,云夜寒这心里,忽然一下子就踏实了,他还是不自觉地,把陆长安当成是那个需要人照顾的小朋友。



    “那就好……”他轻声回道。



    “嗯?”陆长安没听清他说什么。



    云夜寒笑了下,回道,“没什么,那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不行,我和长安还得去买点儿驱蚊药水什么的,怕去晚了超市就没货了。”宋念拽着陆长安,说着她们之前商量好的说辞。



    “有车呢,怕什么,远一点儿的超市肯定有货。”云夜寒不在意地回道。



    两人和云夜寒推辞了半天,云夜寒又看了眼时间,直接把两个小丫头,塞进了他的车后座,带她们去吃饭。



    还好带了宋念……



    陆长安心中满是庆幸。



    路上宋念为了避免尴尬,和陆长安挤眉弄眼了一会儿,便和云夜寒聊了起来。



    “云师兄是真的厉害,我们后来开班会的时候,老师还拿你做了例子呢,说你在学校平常表现怎么怎么好。”



    “那都是骗你们小孩儿的话。”云夜寒忍不住轻笑出了声。



    “我在学校除了体能测试,平常上课都是站着上的,老师看见我就头痛,哪天能不跟指导员打架,我父母就谢天谢地了。”



    “那你还能全区第一呢!”宋念惊讶地反问道。



    “那是因为啊,厉害的都提早选拔去了京都,剩下的都太弱了。”云夜寒漫不经心地回道。



    “假如厉慕白他们没有提前服役的话,今天过来的,应该就不会是我了。”



    宋念回头看了眼陆长安。



    陆长安默不作声地,和她对视了一眼。



    随后撑着胳膊肘,下巴支在手心里,望向了窗外。



    都快四年没见着厉慕白了,今年是他十八周岁生日,不知道上面是否可以通融一下,给他放几天假,回阳城休息几天。



    她真的真的,好想厉慕白啊。



    他们是特殊部队,管理尤其严格,手机是完全不准用的,一年跟白小时他们也视频不了几回。



    要么,就是在国外秘密执行什么任务,半年都看不到一眼他的脸。



    尤其是今年,陆长安真的一眼都没见过厉慕白,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大的变化没有。毫不夸张地说,想他,真是想得心肝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