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09章 你最好不要骗我

    坐在楼下,等着陆枭和陆长安做好最终决定下来时,陆长安正好看到池音从外面进来了。



    “池阿姨!”陆长安立刻起身,嘴甜地叫了声,“您也正好在这儿啊?”



    “长安?”池音看见她也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儿呢?”



    “我陪我爸妈过来啊。”陆长安笑了笑,指着楼上回道。



    池音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不是啊,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现在还在这儿坐着呢?”



    “池非和宋念他们不都已经去你家了吗?今天是你生日,这都快五点了,还不赶紧回去和他们一起庆祝啊?”



    池音这么一提醒,陆长安才反应过来,“啊对!我给忘了,家里阿姨从早上就开始准备了呢!”



    被喻菀怀孕这件事一打岔,她差点儿都忘记了!



    蛋糕在蛋糕房,也忘记去拿了。



    “小傻瓜。”池音忍不住伸手揉了下她的头发,笑着道,“赶紧回去吧,不然他们该等急了。”



    陆枭他们在楼上,也不知道要磨蹭到什么时候才下来。



    陆长安想了下,要么自己先去蛋糕房去拿蛋糕。



    而且厉朝歌他们也是的,在那儿傻等着,也不知道给她打个电话催一下。



    她一路小跑到研究院附近的公共单车停车场那儿,取了辆车就拼命往蛋糕店的方向骑。



    刚骑到军区出入大门那儿,正好有人开车从她身边经过,摇下车窗叫了她一声,“长安,你这是去哪儿?”



    陆长安骑得满头都是热汗,回头看了眼,是云夜寒。



    她想了下,回道,“我去外面蛋糕店。”



    云夜寒瞥着她,忍不住笑,“都五点了,这个点去蛋糕店,你确定还有蛋糕吗?”



    “我早就预定了。”



    云夜寒见她骑着车就要走,立刻又叫住了她,“哎!你等一下,正好顺路,我送你去!”



    “不用了!”陆长安想都没想,一口回绝。



    而且她过生日,压根就没请云夜寒,这会儿让他送她去蛋糕店,搞得乱七八糟的,她不喜欢自己的计划发生她预期之外的变化。



    云夜寒见她骑着车就跑,随即开了车门,直接几步追上她,扯住了她的单车后排座椅,将陆长安从车上抱了下来,转身又丢回到了他车副驾驶座上。



    “真的顺路,不骗你。”见陆长安一脸的恼怒,他紧跟着,一本正经地解释了句。



    “你最好不要骗我。”陆长安指着他,认认真真回道。



    “怎么会?”云夜寒朝她勾了勾嘴角。



    然后从驾驶座上伸手过来,亲自替她扣上了安全带。



    陆长安伸手,一把挡住了自己的脸。



    “做什么?”云夜寒见她这样,有些好笑,忍不住问她。



    “你看不见我,碰不到我,我也看不见你,免得有个什么意外,两人都尴尬。”陆长安闷闷的声音,从手掌后面传了出来。



    “……”



    云夜寒觉得这个丫头,性格是越来越古灵精怪了,脑子里总有一些异于常人的想法。



    不过这小性子,他偏偏就是喜欢。



    “那你说,我要是真想做什么,你用手挡一下,就能没事儿了?”他故意靠近了陆长安,在她耳边轻轻道。



    陆长安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努力往边上躲了躲。



    “呵……”云夜寒一边笑一边摇了摇头,松开了她这边的安全带,坐直了身体,什么都没做,便继续启动了车子。



    陆长安这才敢把手拿开,撇着嘴角,上下打量了云夜寒一眼。



    “你就不能不那么讨厌吗?”



    云夜寒对陆长安这句话,不敢苟同。



    一边开着车,一边漫不经心地回道,“人生要是过得一成不变,一点儿乐趣都没有,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况且,现在世界局势这个样子,谁能保证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你觉得呢?”



    陆长安倒是觉得,云夜寒这个想法,和她脑子里的想法,是相近的。



    她陆长安也不是墨守成规的人。



    “算你说对了一次吧。”她暗忖了下,点点头,同意地回道。



    云夜寒倒确实是,正好跟陆长安顺路。



    只是到了蛋糕店门口,没让陆长安下车,他下去帮她拿了,顺便在边上花店,给她买了束花。



    上车便丢到了陆长安怀里,一脸轻狂样地朝陆长安道,“叔叔我最近有些忙,倒是忘记了,今天是你生日,帮你个忙,送你束花,算是送你的礼物了吧。”



    陆长安被这一大束花挡得,小脸都埋在了后面,勉强抱住了花束,不屑地回道,“还是别了,你带回去讨好其他姑娘吧,送我也是浪费。”



    “生日礼物罢了。你以为什么?”云夜寒随即怼了回来,“少爷我追姑娘就这么小的手笔,你觉得可能吗?”



    陆长安被怼得,简直没法回。



    虽说现在这个世道,只要是种植在土里的东西,都特别珍贵,尤其是鲜花这种难侍养的,这一大束花,估计都能抵得上正常人好几个月工资了。



    可对于云夜寒这种家境的人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



    她想了又想,才勉强接受了,回道,“等你下回生日,我也回你件礼物。”



    “可以啊,求之不得。”云夜寒欣然接受。



    陆长安叹了口气,“你脸皮就不能薄一点儿吗?”



    两人又互相怼了几句,云夜寒便将陆长安送到了她家门口。



    陆长安下车时,犹豫了下,要不要也请云夜寒进去,反正也就多双筷子罢了,最多晚上的活动,不带着云夜寒一起。



    云夜寒将她送到了她家门口,把蛋糕和花,一股脑地塞到了她怀里,“行了,我有急事儿要走了,就不进去了,代我问你爸妈好。”



    “真有急事儿啊?”陆长安显然不怎么信。



    云夜寒朝她勾了下嘴角,低头,靠近了她,用有些暧昧的语调,轻声问她,“怎么?想请我进去坐坐啊?”



    “你有这份心是好的,不过,等下次吧,我给你打电话,你可不许拒绝了。”



    陆长安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云夜寒便笑着,伸手轻轻弹了下她脑壳。



    这男人的套路,真是一套接着一套啊。



    陆长安随即没好气地回道,“我可没说要答应你。”话还没说完,忽然察觉到,云夜寒的脸色变得有些怪异,看着她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