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10章 一帮大骗子!

    陆长安以为是,被宋念他们看到了。



    也不打紧,反正宋念他们都知道,云夜寒喜欢缠着她,就爱动手动脚的。



    “那你有急事,就赶紧走吧。”她又叮嘱了句,后退了两步,打算看着云夜寒走。



    还没止住脚步,就撞进了一个宽阔的怀里。



    陆长安愣了下,心道刚才云夜寒离她那么近被陆枭看到了,简直尴尬。



    暗忖了下,随即硬着头皮一边回头,一边打岔地问,“爸,你们不是……”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站在她身后,低头看着她的,是一张陌生而又熟悉无比的脸。



    厉慕白面色平静地,微微低着头,看着撞进他怀里的陆长安。



    和她对视了几秒,又抬眸,望向面前的云夜寒。



    “什么事,要走得那么急?”他朝她微微勾了下嘴角,语调沉着平静。



    云夜寒其实着急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城郊接引大批的特种部队归队,因为a区最近形势严峻,自顾不暇,召回了大部分外援部队。



    他也知道,厉慕白这两天就要回来的消息。



    重要领导班子都得回来进修一段时间,他前两天看到,厉慕白的名字赫然在名单上。



    方才在车上,存着私心,没有告诉陆长安。



    没想到,厉慕白已经回来了。



    “去接人。”他斟酌了会儿,才也朝厉慕白笑着回道,“就是急得很。”



    厉慕白依旧心平气和地朝他回道,“也不多你一个做事的人,不进去坐坐么?咱们这么多年没见了。”



    云夜寒看了眼陆长安,陆长安显然因为厉慕白的回归,而震惊到还没回过神来,一个字都没说,只是看着厉慕白。



    他心里,好像被扎了两下似的,强忍住了,眯了下眼睛笑道,“不了,确实很忙,明天得空再找你叙旧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两天。”



    “你知道我要回来。”厉慕白轻声回道。



    云夜寒没吭声了。



    只是又朝他和陆长安笑了下,随即转身上了车。



    陆长安还跟在做梦似的,眼前的厉慕白对她来说,有点儿不太真实。



    她有点儿想不太明白,明明前几天的时候,她在厉家吃饭,厉南朔还说什么,厉慕白今年也回不来了这样的话。



    就厉慕白和云夜寒两人说了几句话的这会儿功夫,她脑子还是蒙的。



    直到厉慕白接过她手上巨大的花束,直接丢到了一旁垃圾桶里,又接过了她手上拎着的蛋糕,另一只手拉着她往屋里走时。



    陆长安才反应过来,是真的,她没做梦。



    厉慕白的手还是像以前一样,特别暖,比她的手大了一圈,将她小小的手包在拳心里,丝毫不费劲。



    她低头,看着厉慕白新伤旧伤叠加在一起的手背,忽然眼泪就忍不住了。



    从背后,不管不顾地一把抱住了厉慕白。



    “哥哥,你回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震惊之下,第一句责问他的话便脱口而出。



    她这心里简直五味杂陈,当然最多的是激动和开心。



    厉慕白任她抱着,停住了脚步。



    天快黑透了,面前陆家的屋子里,只有客厅里开着灯,边上邻居都还没回来,院子里的点点小星光,包围着他们两人。



    仿佛这黑暗的世界上,就剩下了他和陆长安两人。



    很生气,但是心里又很暖,陆长安从背后抱住他的温度,是真的。



    他曾不止一次,一个人,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独自待着。



    而让他从绝望和孤独里挨过去的,就是陆长安朝他笑着的样子。



    这次是真的。



    他轻轻叹了口气,回身,扯开了陆长安的手,直接将她扛了起来,往屋里走。



    陆长安一边还在他肩头上哭着,两只拳头往他后背上捶,“厉伯伯还说你又受重伤了,我都急死了!吓得晚上都没睡好觉,你们全都骗我!”



    直到现在,陆长安才反应过来,他们全是骗子!



    厉慕白这不好好的吗?身上也没绑绷带,也没血腥气,摆明了就没有受伤!



    厉慕白一声不吭,扛着陆长安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家里,将她丢到了沙发上。



    转身要把蛋糕放好的同时,陆长安直接蹦到了他身上,缠住了他,一手挂住他的脖子,一手捧住他半边脸,仔细看他的脸。



    一边抽抽搭搭地哭着,一边看他的脸有没有受伤。



    她的冒冒哥哥长得这么好看,可不能毁容了!



    厉慕白脸上确实有一道新伤口,不过不深,已经结了疤了。



    陆长安立刻伸手去摸,一边心疼地问,“痛不痛?”



    厉慕白托着陆长安,目光深邃,看着她,没有作声。



    今天的一切,全都是安排好了的。



    从陆长安陪着陆枭喻菀去研究院,然后池音催她回去,宋念他们都没给她打电话催她,这一切,只不过是全部的亲朋好友,想要给陆长安一个生日惊喜。



    众人预料的都是,陆长安肯定会一阵惊讶狂喜,然后开开心心流着眼泪跳到厉慕白怀里。



    厉慕白自己都没想到,会看到陆长安和云夜寒打情骂俏的场景。



    虽然是他自己说的,假如他回不来,就让陆长安别等他了。



    然而,这才多久?



    他心里很不爽。



    陆长安泪眼婆娑地抬眸望向他的眼睛,有些不解地问,“冒冒哥哥,你……”



    话说到一半,厉慕白便腾出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后颈,朝她吻了过来。



    少女的身量不过刚刚长成,纤细,像是初夏刚从荷塘里冒出的一朵新荷花骨朵,厉慕白单手抱着她都丝毫不费劲,陆长安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然而,她只惊讶了一瞬,便闭上了眼睛。



    因为这个人是厉慕白,所以他对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推开他。



    即便他吻得她有点儿痛,他托着她的那只手,也掐得她很痛,腰都快被他折断了似的,但她抱着厉慕白,一下都没松手。



    她这几年,总是做梦,做到她和厉慕白分开的最后那个晚上,她亲了下厉慕白。



    醒来会觉得自己特别没脸没皮,再喜欢,怎么能总是梦到亲他。身上传来的痛告诉她,现在真的不是做梦了,厉慕白是真的在抱着她,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