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11章 两个选择

    陆长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两人就坐倒在了沙发上。



    她爬到了厉慕白身上,她在上,他在下的姿势。



    这才有了喘口气的机会。



    她胳膊肘撑在他身上,松开了他的唇,两人依旧靠得很近。



    她轻轻喘着气,盯着他看着。



    还是她的冒冒哥哥,只不过,他的五官已经褪去了先前的稚嫩,身材比以前魁梧了许多。



    他走得时候,脸上还是干干净净的,现在多了几道浅浅的伤痕,多了淡青色的胡渣。



    她还没有长大,可他已经俨然是个有担当的成年男人的模样了。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但是回想起来,好像又过得很慢。



    她的指尖,轻轻划着厉慕白身上的军装衬衫,“我想看看你身上的伤,都好全了没有……”



    她真的没有其它意思,只是想看看这几年来,厉慕白身上的伤,都伤到了哪儿,都好了没有。



    然而厉慕白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他现在是个男人,只是和她吻了一会儿,便有些情难自控。



    一手,紧紧抓住了她乱动的小手,看着她通红的小嘴儿,微微皱起眉头道,“都好全了。”



    他扣住她手腕的那一下,力气很重。



    陆长安愣了下,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厉慕白应该是在生气,她感觉。



    又或者是因为几年没见,所以有些生疏了。



    可她以前都是在他身上爬来爬去,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他抓住了她,不让她碰,她实在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两人对视了几秒,她随即,轻轻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然后从他身上爬了起来。



    她想他想得都快成疾了,换来的,却是他对她的生疏。



    她没吭声,走到方才他放下的蛋糕边上,想了会儿,打开了上面的缎带。



    厉慕白也跟着,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她身后,揽住了她的腰。



    其实陆长安的生日是提前了,因为今年生日的时间正好是工作日,要上课,所以才提前的。



    可距离他们分开,差不多就是足足五年了,厉慕白离开阳城的那一年,也是提前走的。



    “冒冒哥哥,其他人呢?”陆长安低头,自顾自地打开了蛋糕,头也没回地问他。



    两人谁都没提方才云夜寒那件事情。



    厉慕白下巴轻轻抵着她的额头,低声回道,“或许待会儿就来了吧。”



    陆长安停下了手里要切蛋糕的动作,她还以为就她和厉慕白两人。



    放下刀的同时,眼泪又忍不住往下掉。



    她心心念念的人,为了他,她几乎是拼尽全力在努力,在追随他的脚步。



    可他现在,却好像和她有了嫌隙。



    她转身,又抱住了他,将脸埋进了他怀里,抽抽搭搭地开口道,“我好想你啊,真的好想好想的!”



    “可是我又不能总在厉伯伯和姨他们面前问起你,因为怕提起来了,他们也会伤心难过,我就一个人偷偷地想,晚上睡觉也会梦见你……”



    “冒冒哥哥,你这次回来了就别走了?好不好?”



    她怕以后见面见得少,两人之间会更加陌生,会比现在情况更糟糕。



    厉慕白搂着她,轻轻摸着她的脑袋,低头回道,“自然是不行的。”



    “可……”陆长安一张脸哭成了小花猫,抬头委屈地看向他。



    厉慕白接过了她的话,“可这次,我们会在总部停留少说两三个月,长则半年。”



    陆长安愣了下,眼里刚涌上狂喜,便听到背后大门那儿,传来了熟人的低声谈笑声。



    她下意识,立刻松开了厉慕白,往后退了一步,飞快地抬起袖子擦脸上的眼泪。



    等旁人进来的时候,只看到厉慕白和陆长安两人,面对面地站着。



    陆长安放下了袖子,回头朝众人笑了笑,道,“你们迟到了哦,这么晚才来!”



    厉慕白只是盯着陆长安的后脑勺,没说话。



    “嗨!这不是大家忽然想到家里什么都没布置,看起来没那么热闹,去买了些东西回来嘛!”宋念第一个反应过来,举高了手里的东西。



    “烟火还有仙女棒哦!”



    “都买了些什么啊?”陆长安随即自然地勾住厉慕白的一只臂弯,拉着他走到众人面前。



    “你自己看了就知道啦!”厉朝歌有些鸡贼地朝两人看了眼,瞄了两眼陆长安通红的嘴唇。



    “我哥也真是会享清闲,就他一个人留在家里等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刚回来几分钟吧。”陆长安笑了下回道。



    厉慕白伸手,接过他们买来的东西,打开袋子都看了遍,随后问,“不说在院子里烧烤吗?串东西的签子呢?”



    “啊呀!给忘了!最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厉朝歌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我刚在路上就说,好像有什么东西给忘记了,谁也没想起来。”



    厉慕白这么一打岔,大家的注意力就从他和陆长安身上转移了,嘻嘻哈哈地你责怪我我责怪你。



    “那我去买吧,你们赶紧收拾下食材,把不用签子的先烤着,这都几点了。”厉慕白一边不动声色地回着,一边接过厉朝歌递来的车钥匙,拉着陆长安往外走。



    陆长安原本是想着,留下来和大伙一起弄的。



    但是厉慕白拉着她,她也不好拒绝,就顺从着他,跟他一块儿出去了。



    来到了最近的便利超市,才发现超市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门口几个穿着军装的士兵守着。



    “怎么没人啊?”陆长安有些好奇。



    厉慕白搂着她往里走,一边低声问道,“知道钢签在哪儿吗?”



    “知道啊。”陆长安点点头回道。



    说完,便朝生活用品区的方向走了过去。



    刚转过转角,眼睛才瞄见了那边的钢签,忽然,被厉慕白轻轻推了把,撞上了身后的货架。



    陆长安眨了眨眼,茫然地看着,厉慕白一手将她圈禁在货架和他的怀抱之间,低头靠近了她。



    “两个选择,现在买了东西回去,他们还没准备好东西,肯定要调侃咱们之前单独相处发生了什么,厉朝歌那张嘴多厉害你知道。”“或者,第二个选择,晚些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