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15章 没事,有哥哥就行了

    “许伯伯说没事了,还怕什么?”一旁的池音柔声朝陆长安道,“去吧,看看他,可能快醒了。”



    陆长安有些无措地,缓缓走到了手术台附近,看着他们将厉慕白身上那些东西拿了下来,给他盖好了被子。



    厉慕白这伤,倒是暂且不能将他身体翻转过来的。



    看着一旁的护士收拾好了,陆长安才小心翼翼地,蹲在了床头边,望向厉慕白。



    他脸上的血污和灰尘还没来得及清洗干净,就被推进了手术室,这样瞧着,还是有些吓人。



    想着刚才骇人的场景,陆长安眼泪又是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没哭出声,只是无声地流着眼泪,一边接过护士递来的干净纱布,轻轻替厉慕白擦着脸上的血污。



    没擦几下,便看到他眼皮子动了下,似乎是要醒了。



    “冒冒哥哥!”她蹲在边上,像小猫似的,声音又细又轻地唤他。



    厉慕白朦胧间,听到陆长安叫他的声音。



    努力挣扎着,睁了下眼睛。



    模模糊糊地看到,陆长安在他跟前,一张小脸上满是眼泪,盯着他看着。



    “长安……”他想问她,为什么要哭。



    然而口中只吃力地发出了两个字,便没了力气,浑身上下都不听使唤,没有一处是不痛的。



    他想起,刚才他,好像是被变异人,从战机上拖了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他杀了对方,后面,便被剧痛拖入了一片黑暗。



    现在连伸手去帮陆长安擦一下眼泪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好歹,看到了她,知道自己还没死,那才是万幸。



    他只清醒了一小会儿,陆长安刚问了他两句话,是不是很痛,他只觉得浑身又痛又累,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被推出去的一刹那,看到门口焦急等着的白小时和厉朝歌他们,他努力朝他们笑了下,便又昏了过去。



    ……



    厉慕白听到了有人低声争吵的声音,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趴在床上,几乎是被绑成了木乃伊的样子。



    除了小腿和双手能稍微动弹一下,其它地方又痛,又动弹不能。



    他看了眼床头边的万年历,发现是三天以后了。



    想起这几天,偶尔会醒来,看到经常有人围在他的床边,白小时总是坐在他的床头边哭。



    眼下外面正在低声说话的人,正是白小时。



    病房门是虚掩着的



    “……我们就这一个儿子!厉南朔你真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



    “三天了,你到现在才回来!”



    白小时和厉南朔两人,对厉慕白的爱,从来都不表达在嘴上,他们言行上的宠爱,都是给了厉朝歌。



    但厉慕白知道,正因为他是一个男人,所以厉南朔对他的感情,从不放在表面。



    是他自己选择了这条路,而他自从进了部队之后,才真正理解了厉南朔。



    有的时候不是厉南朔不想去做,而是他真的万般无奈,没有办法。



    而且这一次,被变异人从一二十米高空拖下去,是他自己一时疏忽,是他自己的问题。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而引发厉南朔和白小时的争吵。



    厉南朔一个字都没说,只是保持着沉默。



    良久,厉慕白听到有人推开病房门进来的声音,吃力地别过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陆长安。



    陆长安看到厉慕白盯着自己,眼神比前几天明显清醒了很多,随即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了,快步走到厉慕白病床前,惊喜地问他,“冒冒哥哥,你醒了?”



    “嗯。”厉慕白的嗓子哑得很,发出的声音险些自己都听不出是自己。



    “真好,总算是醒了!”陆长安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去,紧紧抓住厉慕白一只手,朝他道,“我这就告诉厉伯伯他们去!”



    厉慕白轻轻反握住了她的手,没让她出去。



    厉南朔和白小时可能还在犯别扭,还是过一会儿再说好了。



    “怎么了?”陆长安有些不不解,轻声反问他道。



    “带的什么?”厉慕白问她放在床头柜上的东西。



    “是去了鸡油煮的鸡汤,比较清淡,我妈妈煮的,这几天你都吞不下东西,我妈怕你营养不够,所以每天都会让我送一壶过来。”陆长安认真地回道。



    随后便立刻给厉慕白盛了一点儿,放在那凉凉。



    厉慕白闻着香味,立刻想起了,多年前喝的喻菀熬的鸡汤的味道。



    部队里条件艰辛,有时会连着许多天,连一口热的东西都吃不着,热水都喝不到。



    有时确实是会想念,喻菀煲汤的味道。



    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吃到她煮的汤。



    “辛苦你们了。”他朝陆长安勾了下嘴角,轻声道,“代我向阿姨说声谢谢。”



    “没有啊,我妈妈其实很想跟姨轮流换着,守在病房里,可是条件不允许。”陆长安摇了摇头回道。



    “明天妈妈说,会给你熬点儿鱼汤。”



    “那是自然不用轮流,假如我妈回去煮饭,我估计好不容易才活过来,又给她毒死了。”厉慕白笑,开了句玩笑。



    “呸呸呸!这个话可不能瞎说!”陆长安立刻皱着眉头回道。



    厉慕白看着她有些恼了,又有些着急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甚。



    想了下,又问她,“那,你妈妈怎么了?头又痛了吗?”



    “不是啊,头痛的毛病从年初那次动了手术之后,好了许多了。”陆长安摇摇头回道。



    想了下,才有点儿为难地回道,“是妈妈怀孕了,这几天症状有点儿严重。”



    “阿姨怀孕了?”厉慕白有些惊讶,“那是好事,怎么有点儿不开心的样子?”



    “你想要个弟弟还是妹妹?”



    厉慕白这么问的同时,忽然想起来,小时候,他也问过陆长安这样的问题。



    当时陆长安才两三岁的样子,羡慕厉朝歌能有个哥哥,厉慕白便打趣问她。



    陆长安回答他,想要个哥哥,不想要弟弟妹妹。



    而今,又问了她这个问题。



    “我爸妈打算再过半个月左右,把孩子拿掉,所以不管我喜欢弟弟还是妹妹,都不可能了。”陆长安回答着的同时,眼神黯淡了下。



    其实这个决定,也在厉慕白意料之中。



    因为喻菀身体不好。



    他想了下,将自己可以活动的手,吃力地伸到陆长安脑袋边上,轻轻摸了下她的脑袋。轻声道,“没事,你有个哥哥就行了。”